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三國淫戰 作者:fellowmemm-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尚睦鋃莢詿蜆模粽諾暮堋?br />   兩人不敢再向起初那樣唐突,伸吸一口氣,不約而同地挺著自己的淫屄緩緩靠近,最后滋地一聲貼在了一起,兩人都因一陣快感襲來而向后微仰,待快感過后,開始緩慢地撕磨起來,恩恩,啊啊,屋內再次回響起了兩人淫叫聲,兩人都心懷鬼胎,誰都沒使出真本事,只是普通的對磨而已。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都開始相信對手似乎沒留什么后著,便漸漸拿出了真本事,甄宓突然發難,只見突然貂禪突然面色一變,驚訝的看著得意的甄宓,緊緊地抿著嘴,怎么樣?我的龍珠屄可是會咬人的,爽嗎?賤人甄宓得意得想笑,好象勝利在望似的,可惜嘴角還沒彎起來,就變成了O型,驚叫道:你你竟然也會夾緊陰道?貂禪冷笑道:你見過不咬人的白虎嗎?哼!當下又加了幾分力道,下面夾得更緊了,甄宓皺了皺眉頭,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如此棘手,竟然連自己的絕招都會,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殊不知貂禪也是心中驚疑,抱著同樣的想法。
  想歸想,戰斗還得繼續,兩人下體各夾住對方一片陰唇,不住夾緊,兩人僵持不下,貂禪見這方法不靈,只好支起身子,挺著陰戶,推擠甄宓,想把對方擠下床去。
  甄宓見對方如此,立即明白了貂禪的用意,也挺起陰戶跟對手對擠,兩個兩個陰戶緊緊地挨在了一起,兩個陰核正好頂在一起,由于兩人不住地挺動陰戶向前,兩個陰核不斷地撞擊,帶來一陣一陣地快感,現在,誰先被這股快感弄得無力,誰便會被對手擠下床,也就輸了場戰斗。
  兩人雙手支床,你來我往,兩個陰戶親密無間,撞、夾、磨,無所不用,下體傳來的麻、癢、疼等各種感覺,使兩人既感覺舒服又感覺痛苦,說不出其中滋味,倆人的下體早已淫水泛濫成災,順著兩人的股間流至肛門,滴到床上,隨著時間的推移,高潮的腳步已經悄然臨近,貂禪和甄宓雖然極力控制,無奈這股來勢太兇,兩人雙雙在高亢的淫叫聲中達到了高潮。
  兩人已經筋疲力盡,倒在床上,兩人高傲地性格允許就這樣結束,定要分個勝負才肯罷休,休息片刻,這次是甄宓先掙扎著爬起來要求再戰,貂禪隨即也撐起身子,兩人剛要再度開始,突然有人敲門美芳被瞧門的聲音吵醒,頭還有些昏沉,感覺象酒喝多了宿醉一樣,她甩了甩昏昏沉沉的頭腦,清醒了不少,左右望望發現這是在自己的閨房里,而且感覺身上涼颼颼的,這時對面緩緩坐起個人來,誰呀?這么吵!美芳定眼一看,不是蓮月又是誰,美芳這才想起來,自己跟面前這個賤人大戰一場,弄得筋疲力盡,雙雙昏睡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蓮月這時似乎也清醒了,看見美芳,一副要撲上來的樣子,沒有說話。
  敲門聲越來越急,美芳只應了聲,下床去開門,走了一半發現自己沒穿衣服,急急忙忙地從地上揀了幾件穿上,才去開門。
  門外是靜溢園里的丫鬟,一副很著急的樣子,見了美芳,忙道:可找到你了,美芳姐,剛剛傳來消息,今晚司徒大人要來拜訪,夫人進了澡堂,現在也不見出來,夫人有命,我們不敢過去,眼看就到酉時(太陽落山的時候)了,晚宴還不知道如何準備,你快想個辦法!美芳看了看天,果然日落將至,想了想,道:你們去準備些下酒的菜,再準備些好酒,夫人那邊由我去叫,去吧。
  丫鬟應諾,跑了。
  美芳進屋,見蓮月已經穿好了衣服,也不多說,只道了句跟我來轉身便走。
  美芳帶著蓮月來到小屋門前,抬手叫門,過了會兒里面才傳出貂禪的聲音。
  門開了,貂禪和甄宓走了出來,從兩人的臉上看不出什么,甄宓一看天色便知不好,古代只有妓女才夜不歸宿,美芳簡單稟告了司徒大人的事,貂禪也是一驚,趕緊送了甄宓出門,末了,甄宓只簡單地說了句:咱們下次在會!便上了馬車,貂禪目送馬車遠去,神色復雜。
  車上,蓮月喋喋不休地述說著她與美芳之戰,并要求甄宓再教她幾招,甄宓只是悠悠地說道:如今我自己都自顧不暇,哪還有心思教你,貂禪如此難纏,我與她戰至酉時還不分勝負,哎。
  聽得蓮月合不籠嘴,自己只跟美芳對干了一個時辰便昏睡了一下午,主子竟然跟貂禪對干了一天?還不分勝負?
  甄宓嘆氣,撩起衣裙,露出陰戶,只見其原本粉紅的陰唇嫩肉,如今竟是青紫色,可見兩人的斗得之狠,蓮月看罷不由得驚叫起來:姐姐!這甄宓道:沒事,那賤人也比我好不到哪去,我娘在我出嫁時曾對我說,說我剛出生時曾請了算命先生幫我算命,先生說我有凰相,日后必定母儀天下,但美中不足的是我命運坎坷,且必有一個女子命中注定與我爭斗不休,我原以為是她,可我錯了,原來不是她。
  最后竟似自言自語,蓮月問她是誰,甄宓不答,只說了句:她也是個苦命的女人。
  說著,向北望去。


  第九章 隨軍荊襄
  甄宓走后,貂禪馬上漏出疲態,命美芳前去打掃戰場,自己則抓緊時間休息一下。
  美芳進了房內,首先撲面而來的是一股女性特有的排精的氣味,環視屋內,是一片狼籍,水池中漂浮著一塊塊乳白色的液體,沿著地上水跡向內看去,床上原本平整潔白的絲制床單如今已經千窗百孔,皺成一團,靜靜地搭再地上,床單滲出來的液體把周圍地面染濕了一大片,看得美芳瞠目結舌,愣在當場,過了一會才緩過神兒來,急急忙忙地收拾起來。
  貂禪沒休息多久司徒便來造訪,貂禪只好拖著疲憊地身體,笑臉相迎,心里卻猜測著甄宓現在一定在家舒舒服服地修養為下次對決而養精蓄銳吧?可惜貂禪猜錯了,甄宓這時候決不比她好過多少,甄宓回到府中發現曹丕不知在哪應酬回來已經是喝得爛醉,醉到連自己老婆都認不出來,還以為是哪個阿諛奉承的家伙進獻來的美女,強拉硬拽就和甄宓行了房事,還好曹丕喝得爛醉,沒有折騰得太厲害今夜,注定兩個女人都不好過。
  時間飛逝,轉眼已經過去了6年,公元207年8月曹操大破烏桓,消滅袁氏殘余勢力,統一了北方。
  而貂禪與甄宓在這6年中起初是頻繁交戰,但自從公元204年兩人的一次交戰過后,便再未發生戰事,似乎忘卻了對方的存在一般,起因是那天甄宓入了靜溢園后不久,蓮月便飛奔而出,不一會就拉著一個大夫奔進了去,又過了一會兒,貂禪攙著甄宓出了大門,甄宓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的模樣,內心的喜悅不言自明,貂禪的表情則比較復雜,有發自內心的喜悅,又有淡淡的憂愁,貂禪扶著甄宓上了馬車,目送其遠去。
  一年后,即公元205年,甄宓產下一子,取名曹叡,后世史稱魏明帝。
  公元207年,北方已定,這天曹操正在召集文武百官商議今后的戰略方向,忽一快報傳到,遞到曹操手中,看罷,曹操大笑,左右不明,問其原由,操曰:與耳等無關,只是了卻一裝心愿,如今事已辦成,吾愿足矣。
  左右皆莫名,又不敢多問,操問來者:尚遠否?其答約:不遠矣,年后便可抵達許都。
  操大喜,重賞之。
  轉眼又過了一年。
  此時,貂禪正在花園內賞花,忽然看見美芳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嘴里喊著:不好了!不好了!貂禪眉頭一皺,一邊扶住上氣不接下氣的美芳,一邊問道:出了什么事?慌慌張張的。
  美芳一邊喘著氣一邊答道:不好了打打仗了!貂禪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這年頭,天天打仗,人命比紙薄,這有什么好慌張的,莫非打到許都來了?不可能啊,曹操已有天下三分之二,誰還有能力打到這來?正在胡思亂想,只聽美芳接著說道:丞相大人要南征了,命姐姐你隨軍出征。
  貂禪反而更奇怪了,問道:你哪聽到的消息?丞相出征從不帶女人,怎么這次突然想起帶我?美芳答道:是許楮大人告訴我的,他說這次出征應該必勝,所以丞相大人應該是帶著半游玩的心態,聽說卞夫人也同去。
  貂禪瞇起眼睛上下打量美芳,笑道:哦?沒想到許楮大人待你挺好的嘛,這么重要的機密都告訴你,怪不得最近總來我這作客,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你這個小美人身上啊。
  美芳急得直跺腳:姐姐你還有心思開玩笑,咱們可就要離家出征了啊!貂禪聽罷只是悠悠地說了句:我早就沒有了家,沒有死在這亂世中已經算是萬幸,生兒教女已是奢望,還真是羨慕甄宓那賤人,至少她還有個家。
  美芳愕然。
  果如美芳所言,公元208年7月曹操聽從謀士荀彧建議,起兵20萬南征,對外詐稱百萬大軍,隨軍者諸如張遼、許楮、曹仁、張合、于禁等名將無數,一時間天下震動,聞此信者無不動容。
  曹操也擺出天下已定之態,軍中亦帶有卞夫人、貂禪為伴,氣勢兇兇殺奔荊州而來。
  當年8月,劉表病死,劉備無力抵抗曹操,棄城而走,9月,劉琮不戰而投降曹操,曹操未費一兵一卒便收了荊州,心中更是喜不自禁,隨后,曹操大軍進駐襄陽,召見劉琮。
  大殿之上,曹操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文武百官分列左右,卞夫人則坐在曹操身旁,貂禪立于曹操身后,操冷眼看著殿下跪著的劉琮等人,問:荊州軍馬錢糧,今有多少?蔡瑁曰:馬軍五萬,步軍十五萬,水軍八萬:共二十八萬。
  錢糧大半在江陵;其余各處,亦足供給一載。
  操曰:戰船多少?原是何人管領?瑁曰:大小戰船,共七千余只,原是瑁等二人掌管。
  曹操心想,此二人還有利用的價值,遂加瑁為鎮南侯、水軍大都督,張允為助順侯、水軍副都督。
  二人大喜拜謝。
  曹操又看向跪在最前面的兩個人,劉琮不過只是個小孩,從沒見過曹操這等威嚴,不住地發抖,旁邊跪著一個婦人,一直未曾抬頭,曹操心里盤算著,劉琮是荊州舊主,留之必為后患,當除之,正欲發話,卻聽那女人說道:我兒劉琮獻荊州,乃大功一件,丞相為何不加封賞?曹操一愣,問曰:汝乃何人?抬起頭來。
  只見那婦人緩緩抬起頭來,操觀之,其雖已是婦人之年但還略有幾分姿色,衣著華麗,聞其答曰:吾乃劉表之妻蔡氏,見過丞相,吾兒久居荊州,恐有鄉情,枉丞相體諒。
  隨后擺出一副媚態,又曰:丞相不必急于封賞,今夜可到妾身房中詳談。
  貂禪一聽心想,這女人還真是膽大包天,當著文武百官也就算了,竟然當著曹操的正妻就敢勾引曹操,隨后望向卞夫人,這卞夫人原本出身低微,不過是個酒樓的歌妓,曹操喜愛納為妾,曹操正妻死后卞氏便升為正妻,曹丕、曹植、曹彰、曹熊皆為其所生,曹丕、曹植如今是炙手可熱的繼承人選,曹彰又是勇冠三軍,如今的地位可是無人能比,為人也還算隨和,只要以禮相待她也不會成心刁難,一路上相處還算融合,不是那種嫉妒心十分強的女人,不然曹操也不會娶了那么多老婆,但蔡夫人這是成心找她的難看,完全不把她放在眼力,恐怕這下再隨和也會動怒了。
  只見卞夫人臉色登時就是一變,但當著曹操和文武百官也不好發作,等待曹操決斷。
  可惜曹操好色有個特點:好為人妻!
  對這種嫁過人生過孩子的女人他最沒抵抗力,宛城戰張繡的時候就因為睡了張繡的嫂嫂逼反了張繡,結果搭進去1個兒子1個侄子和猛將典韋,自己差點也折進去。
  這次依然不吸取教訓,竟然還答應了,然后馬上就打發蔡夫人等下殿去了。
  這可把卞夫人氣炸了,可她不能怪曹操,也不敢怪曹操,所以把所有的怒氣都加在了蔡夫人身上,等待機會教訓一下這個目中無人的下賤女人。
  沒想到機會來的太快,蔡夫人等沾沾自喜地剛剛下殿,機會就來了!作為曹操的謀士,荀攸是很清楚曹操的喜好和缺點的,如今荊州新降,人心不穩,曹操和蔡夫人發生關系極有可能重導宛城的覆轍,但他又不能干涉曹操的私生活,他腦袋一轉,想到了一個人,一個曹操十分畏懼的人,心中一喜,進言道:蔡瑁,張允乃諂佞之徒,主公何遂加以如此顯爵,更教都督水軍乎?操笑曰:吾豈不識人!止因吾所領北地之眾,不習水戰,故且權用此二人;待成事之后,別有理會。
  荀攸又曰:江陵乃荊襄重地,錢糧極廣。
  如今劉備南逃,若據此地,急難動搖。
  操大驚曰:孤幾忘之!操教各部下精選五千鐵騎,即日出發,星夜前進,追殺劉備去了。
  卞夫人知曹操出征,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當夜便命人將蔡夫人帶進了自己的臥室。


  第十章 蔡卞之戰(上)
  當夜,貂禪閑暇無事,正坐在窗前賞月,荊州氣候濕潤,此時又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在北方住慣了來到這里感覺不習慣是正常的,而且如此悶熱難免使人心情煩躁,貂禪無論怎么揮舞手中的扇子,也感覺不到絲毫涼氣,只好讓美芳陪著她到院中走走。
  才出門沒走幾步,便撞上幾個卞夫人侍女和被押著的蔡夫人迎面走來,月色朦朧,但貂禪依然清楚地看到蔡夫人臉上依然帶著那種桀驁不遜還夾雜著興奮的表情,似乎她已經勝利了似的。
  蔡夫人也見了貂禪,她瞇起眼睛笑了起來,停住腳步,擋下貂禪,用她那淫蕩的聲音說道:小美人,別忙走,我有話對你說。
  貂禪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沒有搭話,聽她下文如何說,蔡夫人見貂禪沒搭話,也不氣惱,自顧自地說了起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能陪著曹丞相來到這里,想必身份也決不尋常吧?不過你也不用自報家門,因為你和那個卞夫人,都將是我的墊腳石,解決完她之后也就該輪到你了,此次南下,曹丞相必定得勝而歸,一統天下,之后他早晚稱帝,此時我委身于他,日后必定飛黃騰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哈哈哈哈,你,就等著吧!說完轉身就走,院中回蕩著她狂妄的笑聲,久久不能消散。
  看著蔡夫人的背影,貂禪對其的厭惡又加重了幾分,美芳了蔡夫人走遠了,對著背影吐了吐口水,罵道:呸!什么東西,這騷貨也太狂妄了,就她,還想勝過姐姐你?看那模樣,恐怕都不是我的對手。
  貂禪斥道:你懂什么,姓蔡的女人不好對付。
  美芳不滿,小聲嘟囔:什么姓蔡的女人不好對付,直接說我不是她的對手就完了唄。
  貂禪聽了不怒反笑,解釋道:之所以說姓蔡的女人不好對付,有原因的,相傳很久很久以前,還在黃帝統治之前的部族時代,那時女人的地位很高,部族里的族長全部由女性擔任,有兩個部族生活在長江邊上,一個自稱草族,一個自稱祭族,都十分興旺,原本相安無事,和平共處,但后來,他們都看中了一片盛產果子的樹林而爆發了戰爭,雙方都是男女齊出,最后是兩敗俱傷,死傷大半,連他們爭奪的果林都毀在了戰爭當中,兩族人都面臨著餓死的危險,兩個部族的女族長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經過一番思考過后,決定用上古女媧娘娘流傳下來的方式決斗,相約性戰,解決兩族的恩怨,激戰過后,兩族化解干戈,合為一族,草加祭合成一個蔡字,這便是蔡氏一族的由來。
  (以上純屬劇情需要的胡編亂造,如果冒犯了哪位兄弟的姓氏,還望海涵)一席話聽的美芳瞠目結舌,半天才緩過勁來,問道:姓蔡的還有這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