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三國淫戰 作者:fellowmemm-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其實貂禪不知道,自己背后也有一雙眼睛——那是曹丕的,曹丕帶著甄宓來到銅雀臺之后便一直魂不守舍的樣子,不住地四處張望,當看到貂禪時連招呼都不打便甩開了甄宓的手,也顧不得風范,連推帶擠地向貂禪這邊跑來,大約還有十步左右時,他發現貂禪在觀察一個人,一個男人,而且正是自己處處都比不過弟弟曹植,他發現貂禪略帶憂郁地望了曹植一眼,便匆匆消失在人群中,曹丕憤怒了,對于一個有身份有地位有能力有前途的男人無疑是個不小的打擊。
  這得以解釋了后世的諸多疑問:為什么生性放蕩,好游玩,喜歡無拘無束的曹植卻執意要與曹丕爭奪繼承權?因為甄宓。
  為什么曹丕登上了帝位依然不肯放過親兄弟曹植?
  因為貂禪。
  也正因為自己喜歡的男人反而看上了對方,貂禪與甄宓之間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以上純屬個人YY,請誤當成正史傳播,哈哈)。
  戌時(黃昏,此時太陽已經落山,天將黑未黑,天地昏黃,萬物朦朧),銅雀臺之宴正式拉開序幕,首先是嘉獎環節,曹操意氣風發,舉杯豪飲,與群臣歡慶勝利,酒過三旬,在場所有人都有了醉意,此時,歌舞聲響起,十個舞女簇擁著貂禪閃亮登場,原本喧鬧的會場登時鴉雀無聲,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絕世美人迷住了,隨著曲子,貂禪柔媚的舞動著身子,衣裙隨著動作裊裊飄搖,時而優柔的旋轉舞動長袖,時而又翩然的搖擺腰肢,這傾城傾國的絕色佳人似乎要用自己的歌舞去媚惑眾生。
  但這歌舞,貂禪只希望獻給曹植一個人,實際上在她眼里銅雀臺上也似乎只有她和曹植兩個人,她要用自己的舞姿征服的、媚惑的也只有曹植一個而已。
  因此她更加買力地舞動著自己的肢體,眼神更加嬌媚柔弱,使舞蹈宛然天成,那些依附在裙擺處的波絲小鈴鐺會隨著舞動發出悅耳的聲響,那聲音仿佛越女在舟上打漿的而在水面上弄出的波紋,一下一下四散開來,那清脆的聲音,帶來是震撼,而震撼的不僅僅是心靈。
  月光下,貂禪用她的長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間的褶裙,用她細碎的舞步,繁響的鈴聲,輕云般慢移,旋風般疾轉,帶來了美的盛宴,云袖輕擺招蝶舞,纖腰慢擰飄絲絳,何等舞蹈的功底,何等的月下美人!但貂禪失望了,這一切似乎并未打動曹植,他是在場唯一沒有陷入這美麗舞蹈的人,從表面上看他從始至終都保持著內心的平靜,只是用鑒賞的眼光觀賞完了貂禪的舞蹈,一曲終了,他第一個帶頭鼓起掌來,貂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力,還有什么能打動這個男人呢?答案很快便揭曉了。
  當貂禪出場的時候,曹丕的三魂和七魄就已經被吸走了一魂一魄,舞畢,他頂多也就剩下一魂一魄了,完全一副癡呆相,估計今天晚上在他夢里,除了美女戲花圖之外,又會多了一幅月下美人圖了。
  曹丕的一切表現甄宓全都看在眼力,她終于忍不住了,再這樣下去自己的夫君一定會被貂禪勾了去,而且她發現貂禪有意無意地看著她,露出挑釁般地笑容,她必須有所行動。
  于是她鼓起勇氣,站出來對曹操進言道:父親大人此次大勝而歸,妾身也愿獻上歌舞,以祝雅興,懇請父親大人恩準。
  古代成家的女子根本不能拋頭露面,更何況是曹丕這種地位人物的妻子,如果不是今天請來的都是曹氏一族,甄宓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里,更別說還要在眾目睽睽之下獻舞,這對曹丕來說無疑是一件很丟面子的事,曹丕剛要出言阻止,卻聽已經醉醺醺的曹操說道:既然你有這份孝心,準了。
  氣得曹丕差點沒背過氣去,心里大罵曹操糊涂,但也畏懼自己父親的權威,不敢出聲,因為他知道曹操酒品很差,喝多了時候最好別惹他,只好眼睜睜地看著甄宓下去準備了。
  沒一會兒,琵琶聲悠揚的響起,清脆的琵琶聲聲音歡快而靈動,甄宓登場,相對于貂禪的十人相伴,甄宓孤身一人獨自舞來,膽氣勢絲毫不弱于貂禪,伴隨著的琵琶彈奏的曲調,甄宓婆娑起舞,那是另一種舞蹈,沒有媚惑眾生的搖擺腰肢,沒有嬌媚柔弱的動人眼神,有的是變幻莫測的舞姿,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婀娜多姿身段柔美的舞出各種姿態,出塵脫逸,翩然的甩起如行云流水般纖長的舞袖,恰似輕云閉月,仿佛流風回雪,似乎那舞,舞在肉身,舞在心神,那是純潔而高貴的舞蹈,在舞中,你可以聯想到春天的萬物復蘇,可以聯想到百花齊放,可以聯想到奔流的河水,可以聯想到巍巍的群山,包容萬物,森羅萬象,加上甄宓高貴的氣質,嬌好的身材,令人大飽眼福!毫無疑問,甄宓的舞蹈也迷到了一片人,其中包括剛才雷打不動的曹植,如果不是大多數人都沉浸在甄宓帶來的美妙舞蹈中,相信很多人都會發現此時的曹植完全沒有了剛才的英氣和風雅,此時他眼睛瞪得大大地,死死盯住甄宓,生怕錯過每一個細節,而曹丕則表現得莫不關心,并不是甄宓的美貌和舞姿不如貂禪,而是曹丕的還在生氣,怪甄宓不守婦道,給他丟人現眼了,因此根本就沒看,仔細觀察貂禪去了。
  兩個男人的表現使貂禪和甄宓相互之間的仇恨和嫉妒徹底爆發了,兩人爭相獻舞,貂禪跳的一個比一個嫵媚動人,甄宓跳的一個比一個高貴典雅,她們不知疲倦似的在銅雀臺上展現自己的美麗,只想著將對方比下去贏得那個男人的心。
  當她們發現舞蹈并不能吸引自己喜歡的男人時,她們將所有的過錯都歸結到對方身上,恨和嫉更濃了。
  清晨,折騰了一晚上的群臣們是大飽眼福,隨著曹操昏睡在王座上,眾人也昏昏沉沉地各自散去,甄宓此時來到貂禪面前,略帶譏諷地說道:靜溢夫人昨晚的舞跳的還真是風騷啊,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教教我呢。
  貂禪針鋒相對:沒想到世子妃居然對這個感興趣,咱們是彼此彼此嘛,那明天就在靜溢園恭候世子妃大駕了,我會好好教的,昨晚跳了那么多,世子妃可要好好休息,到時別讓我失望了。
  一句話說得甄宓臉色發青,恨恨地說道:好!咱們走著瞧!說完冷哼一聲,上了車遠去。


  第五章 首次交鋒
  翌日卯時,甄宓送走了曹丕,便開始準備自己的第二次靜溢園之行。
  雖然對自己很有信心,但自從第一次相見,甄宓就知道貂禪不是一般的女子,絕對不好對付,因此將自己的所有優勢都展現出來才是明智的選擇,化裝,試衣,一遍又一遍,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
  蓮月從沒見過甄宓如此緊張,一邊梳理甄宓如絲的秀發一邊不解地問:不就是一個賤女人嗎,姐姐何必如此緊張,我料定那貂禪肯定不是姐姐的對手。
  甄宓微微皺了下眉頭,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回道:你也不想想那董卓和呂布哪個是身邊缺女人的主兒,還照樣不是被貂禪迷得團團轉,最后身首異處,可見貂禪必有過人之處,還是小心為妙。
  蓮月聽罷,吐了吐舌頭,不在說話,專心為甄宓梳理打扮。
  約過了辰時(古人朝食之時,也就是吃早飯時間),甄宓上了鸞駕,緩緩向靜溢園駛去,一路上甄宓面無表情,目光深邃,連蓮月都猜不出她在想些什么,也不敢出聲,一路無話,轉眼便到了靜溢園門前。
  此時靜溢園門前人流熙熙攘攘,在許都居住的人們也早已見慣了達官貴人之間相互拜訪,因此也沒有人大驚小怪,都只是匆匆望了一眼便敬而遠之。
  甄宓下了鳳鸞就見到美芳微笑著立于門前,卻不見貂禪,心中疑惑:莫非她怕了不成?美芳見了甄宓,不慌不忙地上前見禮,說道:我家夫人恭候世子妃多時了,特令奴婢在此恭候,請世子妃隨我來。
  蓮月大怒,罵道:靜溢夫人好大的膽子!世子妃駕到竟然如此怠慢,竟然讓你個賤話還沒說完便被甄宓欄住,甄宓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只聽她悅耳的聲音響起:不得無理!那么就請你前面帶路吧。
  美芳嘲弄似的看了蓮月一眼,譏諷道:真是沒規矩,主子還沒發話,當下人的卻象狗一樣亂嘯。
  說完轉身便走,你!如果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蓮月早就沖上去了,現在只好忍氣吞聲,跟在甄宓后面進了靜溢園。
  其實甄宓并非毫無怒氣,只是想知道貂禪到底耍什么把戲,所以忍了下來,同時也對今天的自己有著十足的自信,什么場面都經歷過的她料定貂禪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樣。
  進了靜溢園,美芳輕車熟路地帶著兩人東拐西轉,不一會就來到一個院子前,美芳吩咐下人沒有傳喚不得靠近后,便引著甄宓二人進了院子。
  院子不大,只有一個涼亭和一間不大的房子,房子里隱隱有水聲傳來,只見美芳走到房門前,輕聲扣響房門,說道:夫人,世子妃駕到。
  里面傳來貂禪的鶯聲燕語:還不快請世子妃進來。
  美芳應諾,打開房門請甄宓進去,甄宓雖然疑惑貂禪到底耍什么花樣卻凜然不畏懼,快步走了進去。
  身后,美芳攔下蓮月在其耳邊輕語:你跟我不便進去打擾,再說咱們還有筆帳沒算完呢!說著關上房門,拉著蓮月出了院子。
  甄宓進了小屋,發現一個絲制屏風擋在面前,屏風上懸掛著上好布料的衣物,屏風后水聲越發明顯,顯然貂禪正在沐浴,只聽貂禪之聲從屏風后傳來:世子妃來得好慢啊,小女子恭候多時了,可惜不方便外出迎接,請勿見怪,既然到了,何不進來一起洗浴。
  甄宓在屏風后氣得是咬牙切齒,萬萬沒想到貂禪居然選擇直接與自己赤裸相對,早上精心打扮原以為能確立點優勢,現在居然全部化為泡影,讓她怎能甘心?正在猶豫,耳邊又傳來貂禪的聲音:世子妃為何還不進來,還怕我吃了你不成?說完又輕蔑地笑了兩聲,甄宓此時怒火中燒,一咬牙一跺腳,將身上的衣物盡數脫下,緩步饒過屏風,此時,她終于又見到了貂禪。
  只見屋內一約三平方米左右的浴池,熱氣騰騰,浴池里飄滿牡丹花瓣,貂禪此時正坐在浴池的岸邊,雙腳泡在水里,屋內水氣繚繞,兩人都只能觀察到對方的上半身,但這完全能震撼我們的視覺神經:兩人的皮膚都特別的白嫩,離近了仔細看,皮下的毛細血管都依稀可見,就想剛生來的嬰兒一般,胸前的乳房雪白豐滿,高聳挺拔,豐碩肥嫩,一看便知彈性十足,不同的是貂禪的乳頭呈粉紅色,而甄宓的則顏色略深呈紅褐色。
  兩人都驚異于對方的身體居然跟自己的如此相象,果然不一般,看來今天難以善終。
  兩人同時冒出這樣的想法。
  相互之間對視了幾秒,貂禪率先進入澡池,坐在了一邊,背靠墻壁,水不深,坐下后剛好沒胸,用眼神朝甄宓挑釁著,甄宓自然不會退縮,幽雅地下水坐在了貂禪的對面。
  由于水池不大,兩人的腳對頂在一起,本來是可以相互交錯開,但由于她們之間的是是非非,自然不會讓步,水面上,兩人開始了唇槍舌戰,水面下,另一種較量也悄然展開。
  靜溢夫人真有雅興,想當年那董卓呂布肯定也是這么被夫人鉤上床的吧?說著甄宓兩腿發力,慢慢地伸直自己修長的美腿,拉開了這場較量的序幕,貂禪明顯感覺到了來自水下面的壓力,不甘示弱地兩腿加力,表面上卻看不出絲毫變化,只聽她反唇相譏:世子妃想象力還真是豐富啊,莫非你嫉妒了?甄宓見這招似乎只有僵持下去才會有結果,腿上力道不減,慢慢尋思其他辦法,嘴上卻不讓步:笑話!本宮怎么會嫉妒有克夫之命的女人,想想還真是可憐,那董卓呂布一世梟雄,卻被一個騷貨克啊!這話徹底激怒了貂禪,她突然用自己的腳趾猛地夾住甄宓的,使勁一夾,使得甄宓疼痛難忍,叫了出來,因此后面的沒說出來,看著甄宓那痛苦的表情,貂禪充滿了復仇的快感,但還不滿足,嘴上也不饒人:論到騷貨那小女子可萬萬不如世子妃,想那袁熙兵敗之時,世子妃已經上了世子的床;如今自己的原夫尸骨未寒,世子妃卻在仇人的宴會上獻舞,還真是啊!緊接著撲通入水之聲,水花飛濺,貂禪掙扎著從水中爬起來,對著得意地甄宓罵道:賤貨,你敢使詐!說著就撲了過去。
  原來,兩人為了將對方頂回去都用手推著后面的墻壁,借此來增加力道,剛才甄宓突然撤力,而貂禪沒有準備,還在使勁推著身后的墻,再加上浴池內光滑如鏡,沒有了著力點的貂禪沒有穩住身體,狼狽地滑入水中,喝了幾口水,因而大怒。
  見貂禪撲了上來,甄宓毫不猶豫地迎了上來,啊!,兩個絕世美女的身體第一次碰撞在一起,身上還粘帶著牡丹花瓣,一股清香撲鼻而來,更加促進了情欲的上漲,貂禪左手摟住甄宓的細腰,挺起酥胸頂住對手的胸部,右手則輕輕揉搓對手的臀部及美腿,請吻著甄宓的頸部,其高超的技巧險些讓甄宓淪陷下去,但甄宓畢竟是不是一般女子,只見她左手摟住貂禪的勃頸,使其不能隨意轉動,另一只手抓住貂禪的左邊的乳房或輕輕揉搓或捏住奶頭拉扯,此時屋內只剩下兩人身上滴落的水聲和逐漸加重的呼吸聲。
  果然果然是個
  騷貨!
  看你乳頭都硬起來來了。
  甄宓的香舌輕輕劃過貂禪的耳垂,雖然挑逗著對手,可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貂禪慢慢從勃頸吻上甄宓那美麗的臉龐,吐著香氣回敬道:彼此彼此嘛,看你面色都快快泄了吧?我干死你個賤人!看咱們誰先高潮,啊!來呀,我我好害怕呦!看你怎么干我字還沒說出來,嘴便被甄宓用自己的堵上了,兩人不分彼此似的摟在一起,嘴對嘴地吸吮,兩片香舌在口腔中不斷地糾纏、交錯,上面交鋒,下面也沒閑著,兩手撫摩著對方光滑的脊背,揉捏著對方性感的香臀,乳房在與對方對頂中早已擠變形,已經發硬的乳頭深深地刺進了對方的乳房里。
  兩人不斷地扭動著性感的腰肢,調整著身體較量的位置,屋內的春色越來越濃了,戰斗在繼續


  第六章 酣戰(上)
  兩人就這樣糾纏很久,誰也沒占到便宜,反而感覺自己的體溫在不住的上升,喉嚨里干渴難耐,陰部癢得厲害,都已經達到了爆發的臨界點。
  終于,在甄宓的手指劃過貂禪的胸部的時候,貂禪抑制不住與對手進行更深入較量的念頭,猛地分開與甄宓交錯的香舌,喘息著說道:總總這樣沒意思,咱們來點更刺激的,你敢嗎?甄宓原本都已經有些情欲迷亂,與貂禪嘴唇分開的一瞬還有些不舍似的,下意識地向前傾去,想去追吻那誘人的唇與舌,猛的聽見貂禪的話語,不由得顫抖了一下,清醒了不少,回道:有何不敢!難道還還怕你不成。
  由于兩人身體并未分開,甄宓那一下顫抖傳帶給了貂禪,惹得貂禪險些把持不住,數息之后才強壓下去,深呼吸過后才朝著邊上一努嘴:咱們去床上干個痛快!甄宓這時才發現在房間的角落里竟然還有一張大床,足以容納三、四個人同睡,白凈的床單下似乎墊了不少棉被,彈性十足,她盯住貂禪的眼睛,發現對方似乎沒有分開的打算,只好相擁著出了澡池,向床邊移動。
  兩人象走探戈一樣擁抱著,緩緩地移動,身體各處相互摩擦、碰撞,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對方,觀察著對方表情變化。
  身上的水珠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向地面,一滴,兩滴,三滴,本應越來越少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