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三國淫戰 作者:fellowmemm-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米約罕逵窠嗟納磣穎┞┰謚諛款ヮブ攏撬米約菏艿攪飼八從械奈耆瑁約旱母惺埽丫皇僑粵接錁湍苊枋鑾宄摹?br />   當她看到蓮月時,險些控制不住自己沖上去扇她一個耳光的沖動,但她忍住了,她知道眼前能跟主子一爭高下的女人決非常人,不能給貂禪惹麻煩,所以偷偷地拉了拉貂禪的衣袖。
  貂禪被美芳如此一拉,回過神兒來,發現美芳正用仇視的眼光看著甄宓身邊的婢女,知道眼前就是昨晚商量要對付的人,可自己畢竟是失算了,第一,沒有想到對方身份如此之高,第二,沒想到對方也是個不輸給自己的絕色美人,無奈已經到了這一步,只好聽天由命了。
  想著,上前幾步,行禮道:恭迎世子妃殿下,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甄宓見了貂禪,也是內心憂慮,如此美貌,在許都必定人脈極廣,可能遠超自己想象,自己初到許都,人生地不熟,難道就要得罪如此一號人物?但見貂禪如此有禮,當下松了一口氣,趕忙說道:靜溢夫人不必多禮,本宮早就聽聞夫人美貌天下無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說著拉起貂禪的玉手,以示親熱。
  貂禪也客套了幾句,兩人便有說有笑并排進了靜溢圓,就如親姐妹一般,但兩人誰也沒有想到,一會兒之后,兩個男人的到來,使她們之間陷入了長期而又艱苦的戰爭。
  進了靜溢園,來到客廳,主賓入坐,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可謂相談甚歡,一見如故。
  但旁邊的美芳和蓮月可就不一樣了,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她們早就都去投胎轉世了,兩人怒目而視,恨不能將對方生吞活剝,方解心頭之恨,弄得雖然是初春季節,但客廳內似乎寒風凜冽,另人瑟瑟發抖。
  甄宓貂禪知道內情,但礙于對方的身份地位,不能為了這種事鬧翻,更何況相互還存有好感,也只好暫時任由她們這樣了。
  又過了一會兒,貂禪靈機一動,對甄宓說道:最近正是初春時節,萬物復蘇,世子妃可愿與妾身去后花園賞花?甄宓本想拒絕,就此打道回俯,但見貂禪不等自己回答便對身邊的婢女說道:美芳,我與世子妃前去賞花,其他人由你安排照顧,要好好照顧呦!接著又對甄宓說道:下人的事就由著她們下人去解決,不知世子妃可愿賞臉?甄宓自然知道貂禪打得什么注意,也對蓮月的本事很有信心,自己也不會因此得罪貂禪,自然滿口答應,便跟著貂禪出了客廳。
  貂禪出門前偷偷對著美芳眨了眨眼,美芳會意,將甄宓的下人逐一安排,惟獨流下蓮月,等人都走光了才來到蓮月面前,恨恨地罵道:賤人!說著用自己的胸部頂向蓮月的胸部,蓮月毫不畏懼,用胸部回頂,四個乳頭碰巧頂在了一起,由于絲制衣物較薄,兩人的乳頭與赤裸對頂無異,倆人都輕輕地啊!了一聲,一股快感傳遍全身,乳頭瞬間變硬,呼吸似乎有些急促了。
  兩人四目相對,乳房互頂,誰也不肯退后一步,僵持幾秒,乳頭的對頂難分勝負,那小小的一點怎能支撐兩人的體重,不堪重負地交錯開,象矛尖一樣刺進了對方的乳房,快感再次流遍全身,兩人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就在這時有人的腳步聲向客廳這邊過來,似乎人數不少(眾人:為什么關鍵時刻總有搗亂的?!),兩人迅速分開,假意在攀談,待人走后,美芳說道:這里人來人往不是地方,跟我來,一會看我玩死你個婊子!蓮月反唇相譏:哼!誰玩誰還不知道呢!


  第三章 難解之緣
  貂禪帶著甄宓在后花園游玩,兩人有說有笑,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時辰(約2個小時),也都有些累了,便在小山坡上的涼亭里休息。
  此時正是春暖花開之季,山坡之上開滿牡丹,似乎在迎接兩位絕世美女一般,貂禪一時起性,跑到花叢之中翩翩起舞,春風吹過,帶起牡丹花瓣飛向空中,牡丹本就是百花之王,兼有色、香、韻三者之美,特有的富麗、華貴和豐茂,在中國傳統意識中被視為繁榮昌盛、幸福和平的象征,但在為貂禪甘愿成了陪襯之物,圍繞在貂禪周圍不肯散去,花美,人更美,四大美女誰為首?沉魚之西施?
  落雁之王昭君?
  羞花之楊玉環?
  NO,NO,NO,那是她們長得太丑把魚嚇沉了、把雁嚇傻了、把花嚇蔫了!甄宓在邊上看得有點羨慕,也有點嫉妒,忽聽身后當啷一聲,回頭一看,羨慕已經完全被嫉妒所代替,因為她看見了自己的夫君曹丕正直勾勾地盯著貂禪,剛才正是他手中的寶劍落地的聲音。
  原來此時曹操攻破三郡烏桓,也徹底肅清了袁氏勢力,大勝而歸,此時正在路上,曹丕早就聽說貂禪美貌,但不曾見過,正好自己遠在后方供應糧草,可以比他老子早一步回到許都,就急急忙忙地趕了回來,到了許都也不趕回俯,披甲帶劍地向靜溢園趕來,進門也無需不通報,直接打聽到靜溢夫人正在后花園會客,便急匆匆地趕了過來。
  但他萬萬沒想到的就是靜溢夫人所謂的客人便是自己的老婆,只看見了一眼貂禪的背影就想溜之大吉,正巧貂禪一時起性,跑到花叢之中翩翩起舞,把曹丕看傻了,手中的寶劍沒拿住,因此被甄宓發現,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貂禪這時也發現了曹丕,本來貂禪并不認識曹丕,但看見曹丕用畏懼的眼神看著甄宓時,心里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此時曹丕出現在這里,對于她跟甄宓關系絕對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當下便有了計較。
  甄宓本來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知道在這種場合再怎么憤怒也不能發作,只好耐住性子柔聲問:夫君幾時回來的,怎么不通報臣妾一聲?曹丕心想:我敢通報你嗎?但也不不能這么說,正在犯難,這時貂禪過來解圍:這位便是世子殿下吧?小女子有禮了,世子殿下親自到來,難道丞相有什么事找小女子?那曹丕也不是傻貨,正好順水推舟:是啊,家父遠征烏桓大勝而歸,幾日后要在銅雀臺上宴請百官,希望到時靜溢夫人能獻上一曲,特派我前來通知一聲。
  貂禪知道這全是作假,還是回道:那真是小女子的榮幸,到時定然不會讓丞相失望。
  這一切看在甄宓眼里,好似貂禪與曹丕一唱一和,更加確信他們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但苦于沒有證據,只好冷冷地說道:既然父親大人的命令已經帶到,夫君,我們回去吧。
  曹丕連聲說好。
  三人回到客廳,貂禪命人去叫美芳蓮月,不一會,兩人便出現在客廳里,只見她們面色緋紅,衣著凌亂,眼神中的仇視不似開始那樣明顯,多了幾分曖昧,貂禪和甄宓還注意到兩人的衣服和開始時不一樣了,很多都換穿到了對方身上,心想可能是她們正斗到關鍵時刻正好被打斷了,慌忙穿衣的結果,兩人都還可以走路,說明結果是未分勝負。
  待美芳蓮月分別回到自己主子身后,甄宓對貂禪說道:今天真是打攪夫人了,過幾天我會在來拜訪,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其中的敵視,任誰也聽得出來,不等貂禪回答轉身就走,曹丕急忙跟了出去。
  看者甄宓夫妻倆遠去的背影,貂禪不由得升起一股失落感,想到自己已經是孤苦伶仃,只能依靠這美貌才能在此亂世之中保命,不禁感嘆:美女妖且閑,采桑歧路間,柔條紛冉冉,落葉何翩翩。
  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瑯髦榻揮裉澹漢骷淠灸選?br />   羅衣何飄飖,輕裾隨風還,顧盻遺光彩,長嘯氣若蘭,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借問女安居。
  忽聽一男聲朗朗回道:乃在城南端,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容華耀朝日,誰不希令顏。
  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佳人慕高義,求賢良獨難,眾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觀。
  盛年處房室,中夜起長嘆。
  后世流傳的曹植的《美女篇》其實并非曹植一人所作,其實是曹植回去后記錄下來的,只是無人知曉罷了。
  (其實原文我也沒考究什么意思,對不對題就不知道了,大家別見怪,哈哈)貂禪驚訝地回過頭來,只見一個青年緩緩走來,細觀之,其人身長八尺,面如冠玉,頭戴綸巾,手持寶劍,似書生,似儒將,自己剛才不過是有感而發,他卻對答如流,可見才思敏捷,日后必是人中龍鳳。
  只見其說到:沒想到靜溢夫人不僅美貌絕世無雙,而且還精通文略,真是天下少有的奇女子。
  貂禪見他彬彬有禮,卻又不拘一格,雖然在稱贊自己,但卻沒有看到平常那些男人眼中赤裸裸的欲望,奇之,見禮到:多謝先生夸獎,不知先生在下曹植,字子建貂禪驚曰:原來是十歲便誦讀詩、論及辭賦數十萬言,善屬文的曹子建,快快請進!曹植笑了笑,說道:不了,這次前來,是代家父前來通知靜溢夫人一聲,此次大勝而歸,幾日后要在銅雀臺宴請群臣,到時希望靜溢夫人能賞光獻上一曲,以助雅興,話已帶到,就此告辭。
  貂禪應諾,心想:沒想到曹丕順嘴胡說,竟然成真,老天還真是會捉弄人。
  看著曹植離去,貂禪突然感到一種落寞和失望,難道我愛上他了?不可能吧?
  她是這樣想的,但她不知道,曹植心里也在這樣問自己,只不過對象是他的嫂嫂甄宓貂禪拉著美芳回到自己的香閨,詢問今天的戰況,美芳禁不住主子盤問,只好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客廳那段省略),然后我就帶那賤人去了我的閨房。
  這賤人真是不要臉!居然趁我關房門的時候偷襲我,她從后面摟住我的腰,然后使勁捏我的乳房,那賤貨下手那么狠,疼死我了,看,現在紅著呢!這么說你吃虧了?美芳得意地笑了:怎么可能,開始的時候我是吃了點虧,后來我伸手插她陰道,嘿,這賤貨真是騷,沒一會就流水了,我感覺她手上的力氣比原來小了,就掙脫了。
  貂禪似乎也被勾起了興致,追問道:后來呢?說到這美芳有點臉紅了,說話支支嗚嗚的,但還是在貂禪的逼問下說了出來:后來后來我把她壓在床上,撕她的衣服,她也撕我的,沒一會沒一會倆身上就什么都沒了,然后我就用你教我的,使勁用我的乳房撞她的,不過效果好象年沒你說得那么明顯,而且那賤人的乳頭也不軟,刺得我好疼啊!然后然后她突然摟住我的脖子,上來上來親我,說到這美芳抿了抿嘴,又用手使勁地擦了擦,看了看貂禪皺起的眉頭,才接著說道,那賤人先是親我的嘴,然后順著脖子往下移,最后含著我的乳頭吸,象是能吸出奶似的,我那時感覺好舒服,感覺身體好熱,想出去吹風涼快涼快,又不想停下來,同時又感覺下面好癢,所以所以
  所以我就使勁地在她的大腿上蹭,使勁揉她的乳房,后來她好象也受不了了,我們就用陰戶相互對磨聽到這里,貂禪不由得驚叫起來:你們陰斗了?!誰先高潮了?快說!誰先高潮了?!美芳被貂禪從沒見貂禪這么緊張過,趕緊如實回答:我們我們同時高潮了,我們正斗到關鍵時刻,有人來敲門,嚇了我們一跳,都沒忍住就同時泄了聽說該回去了,衣服又都撕壞了,所以那賤人穿了我的衣服。
  一聽是同時泄身。
  貂禪不由得松了一口氣,美芳不解地問:姐姐,怎么了?(后面這段也是我曾經想過的題材,可惜自認寫不好,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動筆寫啊!)貂禪解釋道:其實女人間性斗是有淵源的,你可知道妲己?美芳點點頭:商朝因妲己而滅亡,眾所周知。
  這是一個只在女人中流傳的傳說,那妲己本是千年狐貍精所變,迷惑紂王,淫亂朝綱,武王伐紂,推翻了紂王的暴政,活捉了妲己,本想當眾處死妲己,可妲己媚功太高,別說是一般的刀斧手,就連太乙真君、廣成子那些得道的神仙也不能抗拒,只要一看妲己的臉,或一聽見妲己的聲音,便下不了殺手,后來眾人無奈,只好請來女媧娘娘,女媧娘娘將妲己帶回天宮,與妲己性戰了3天3夜,才擊敗妲己,要知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啊,這時男人們再看妲己,也就沒什么了,妲己也被處死。
  自此之后,女人中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性斗戰敗的女人,就算她美麗如天女下凡,在男人眼里永遠不如性斗戰勝的丑女人漂亮,你可要記住了。
  美芳聽了一陣后怕,不住點頭。
  貂禪看她明白了,又說:今天晚上就再教教你,你可不能輸,這可是影響一輩子的大事。


第二卷


  第四章 銅雀斗艷
  曹丕回到俯中立刻推脫有緊急公務要處理,終于甩開甄宓獨自來到書房,腦子里還在不住閃現貂禪戲花時的場景,對于他來說,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回到閨房,蓮月便開始滔滔不絕地跟甄宓談著她與美芳性戰的另一個版本:,我也不清楚她要把我帶到哪去,只想著讓她知道我的厲害,就跟著她來到了不知道是誰的屋子,一路上我仔細觀察,這婊子腰很細,奶子不小,一看就知道胸部是她的弱點!所以我趁她關門的時候撲上去摟住她的腰,把她頂在門那揉她的奶子,果然沒兩下那婊子奶頭就豎起來了。
  說到這里蓮月得意地笑了笑,接著講述:本來挺順利的,沒想到這婊子竟然伸手插我的陰道,姐姐你也知道,我那里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象男人肉棍的東西,她的手指在我陰道里不住攪動,又抽又插的,慢慢弄得我沒了力氣,也不知道她這時哪來的力氣,居然掙脫之后反將我壓在里面的床上,騎在上面撕我的衣服,我也撕她的,把她扒了個精光,其實我最大的失算就是小看了她的奶子,那不僅是她最大的弱點,也是她最有力的武器,她把我按在下面,不停地用她的奶子撞我的奶子,她的乳頭不是一般的硬,要不是我嘗過姐姐你的奶頭,估計沒準還真被她給頂趴下了。
  我被她頂得有點昏,拼盡力氣把她推翻,固定住她的脖子就親,嘿嘿,這婊子好象沒怎么被人吻過,一下子就亂了,任由我肆意玩弄,再后來那婊子春意大發,不住地在我腿上磨來磨去,弄得我腿上全是骯臟的淫水,看者她那淫蕩相,不知怎么我也失控了,不過最后要不是有人搗亂,我一定能干死那婊子,對吧,姐姐,姐姐?蓮月說了半天,發現甄宓竟然走神了,根本沒聽見她說了些什么五日之后,曹操果然在銅雀臺大宴群臣,慶祝勝利,對外宣稱是群臣,其實到場的不過全是曹氏、夏侯氏一族,說白了就到場的都是曹操的家臣,因此甄宓這樣的女子也得以參加。
  貂禪來到銅雀臺時,已經是人聲鼎沸,但她卻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發現了只有一面之緣的曹植,曹植今天穿了一件白衣,手中的寶劍換成了折扇,完全換成了書生模樣,但依然英氣逼人,處在人群之中格外顯眼,貂禪剛想上去搭話,卻發現曹植正癡癡地望著什么人,貂禪順勢看去,正好迎上甄宓那雙略帶怨恨的美瞳,貂禪不明白甄宓為什么這樣看著自己,但看著曹植默默地注視著甄宓的樣子,就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心里突然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失落感,同時還夾雜著一種被挫敗的感覺,這種挫敗感使她的心情煩亂起來,因此在與甄宓對視了幾秒后,匆匆離開準備獻舞的事情去了。
  其實貂禪不知道,自己背后也有一雙眼睛——那是曹丕的,曹丕帶著甄宓來到銅雀臺之后便一直魂不守舍的樣子,不住地四處張望,當看到貂禪時連招呼都不打便甩開了甄宓的手,也顧不得風范,連推帶擠?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