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三國淫戰 作者:fellowmemm-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蔡琰當然知道她說的是什么意思,原本她回來后也很后悔,怕惹人恥笑,但一想到衛家人的冷言冷語,便覺得難以忍受,心高氣傲的她又怎會屈從于別人的威脅,為什么?她問道。
  蔡琰的態度使甄宓的眼睛幾乎噴出火來,但她還是壓住心頭的怒氣冷冰冰地說道:你克死了衛哥哥我可以不怪你,但你不能這樣一走了之!聽到這里蔡琰心中難平,怒道:仲道命該如此,他死與我何干,真是莫名啊!只聽啪地一聲,蔡琰左臉上便多了五個指印,后面的氣話硬是沒說出來,疼得淚水在眼窩里打轉,她本來就是小姐的身子,那里受過這般屈辱,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反手便想還甄宓一個巴掌,哪知甄宓反應很快,用胳膊擋住,蔡琰見一擊不成,心中怒氣再次翻騰,想也不想便撲了上去,兩人扭打在一起,原本都是大戶小姐,兩人也不知道如何打架,只知道揪頭發扯衣服,相互推擠,下面雙腳互踢,由于裙子的關系,也抬不高,只能踢到膝蓋附近,與其說是打架,不如說更像是摔跤或角力,只是沒有規則罷了。
  角力中,甄宓抬腿踢向蔡琰,不成想蔡琰正好發力將她向后推去,單腳支撐的甄宓一下便失去了平衡,向后倒了下去,她下意識地抓住了蔡琰,將她也拽倒,不過甄宓當了墊背,摔在地板上發出咚地一聲悶響,接著便是蔡琰壓了下來,疼痛使得甄宓有些眩暈,而蔡琰抓住機會騎在甄宓身上還了她兩個耳光。
  甄宓哪里受過這等屈辱,發瘋似的掙扎,又伸出一只手在蔡琰左乳房上用力一掐,疼得蔡琰一聲哀嚎,被甄宓頂翻,甄宓翻身上來,腰部被蔡琰用雙腿夾住,難以保持平衡,便一手支地,騰出另一只手扇蔡琰的耳光,蔡琰一手抵擋,一手在甄宓身上又拍又掐,甄宓見這樣吃虧,便一手抓住了蔡琰進攻的手腕,但蔡琰又使出了另一只手,只好放棄了支撐的手臂,抓住蔡琰的另一只手。
  兩人又回到了角力的狀態,在地上來回的翻滾,誰占據了上位便想辦法抽出一只手來或扇對方幾個耳光,或在對方身上狠掐幾下,疼痛使得她們更加仇視對方,心高氣傲的她們誰也不肯認輸,就這樣兩人僵持了約半個時辰,精疲力盡的她們終于停止了角力,坐起來在地上喘息,但兩人的十指還扣在一起沒有松開,她們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散架一般疼痛,這并不是因為她們相互毆打所致,實際上不會打架的兩人并沒有給對方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只因她們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劇烈的活動,劇烈的消耗使得她們身體這般疼痛,但她們將這疼痛悉數算在了對方頭上。
  過了一會兒,兩人感覺身體情況有所好轉,而且也冷靜下來,因此沒有再動手,只是相互瞪著,良久,甄宓才道:決斗吧。
  蔡琰知道甄宓指的是性斗,現在也只有女人間流傳的女媧戰妲己的傳說才能解決兩人之間的恩怨了,便想也不想便說:好,三個月之后,咱們決一勝負。
  甄宓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甄宓回到家中苦練原本十分厭煩的性技,只為打敗蔡琰,出心中一口惡氣。
  蔡琰也毫不懈怠,在家中請教有過此經驗的女人,請她們指點并與她較量。
  然而造化弄人,在離決戰還有半個月的時候,呂布因貂蟬殺了董卓,大肆追捕董卓舊部,結果李催、郭汜作亂,殺入長安,蔡邕被抓入大牢,死于獄中,又逢匈奴入侵,蔡琰被匈奴掠去,被左賢王納為王妃,一待就是十二年。
  這是十四年前的事了。


  第二十三章 蔡琰邀戰
  兩人對視了許久,一言不發,曹丕在旁,不明其中緣故,出于待客之道,咳了兩聲提醒甄宓,但甄宓沉溺于對往事的回憶當中沒有反應,曹丕心中不快,但在蔡琰面前不好發作,皺著眉頭冷聲道:夫人,見了貴客怎么發愣,還不過來。
  這時甄宓和蔡琰才從回憶當中解脫出來,尷尬地笑了笑,見曹丕似有不快之意,蔡琰連忙解釋:世子莫怪,我與尊夫人是閨中密友,相隔十四年未見,原以為今生再無相見之日,未曾想在此相見,夫人必是過于驚訝故而如此,世子莫怪。
  曹丕當下釋然,抓起蔡琰的手說道:真是造化弄人,沒想到內子竟與昭姬如此親密,真是有緣,來人啊!備宴!今日定要一醉方休!甄宓將這個動作看在眼里,她太了解曹丕,他若對一個女人有意,必定會抓起對方的手以作試探,如若對方也對其有意,便不會提及此事,倘若對方并無此意,便會以男女授受不親為由提醒曹丕,而曹丕只需道歉便可全身而退,因此甄宓的心提了起來,觀察著蔡琰的反應。
  只見蔡琰抽回雙手,若無其事,曹丕見狀美得樂開了花兒,甄宓只能心中哀嘆:曹氏父子都喜歡詩詞歌賦,對蔡文姬這樣既美貌出眾有善于寫詩作對的女人自然難以抗拒,而對蔡琰來說,如今舉目無親,唯有投靠權傾朝野的曹氏父子才是最好的出路,這對雙方都有好處,蔡琰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其中利害關系。
  席間,曹丕殷勤第向蔡琰敬酒,并賣弄起自己的文采,蔡琰對此頗感興趣,與曹丕吟詩作對,聊得十分開心,但曹丕敬酒卻只是淺淺一沾,并不多喝,時不時地看看旁邊甄宓的臉色。
  酒過三巡,曹丕已有幾分醉意,依然覺得不夠盡興,便提議玩詩詞接龍游戲,由他起頭,蔡琰爽快的答應了,甄宓對詩詞也是頗有心得,也就答應了。
  本來只是簡單的游戲,可論吟詩作對甄宓畢竟和曹丕、蔡琰不再一個級別上,常常對的漏洞百出,曹丕對此非常不滿,借著酒勁對甄宓冷嘲熱諷,弄得甄宓十分難堪,而蔡琰這時總是向曹丕敬酒,幫甄宓解圍,有美相伴曹丕自然是來者不拒,如此這般不一會兒曹丕便被灌得酩酊大醉,猶如爛泥。
  此時天色已晚,甄宓命下人將曹丕抬回臥房,心中正在盤算如何安排蔡琰,一時難以決斷,蔡琰知道甄宓心中有所顧慮,也不點破,說道:妹妹,如今天色已晚,留我一晚敘敘舊如何?甄宓眉頭一皺:姐姐剛回許都便在世子府中過夜似乎不妥吧蔡琰掩嘴一笑,說道:天下皆知世子乃是正人君子,當年迎娶妹妹之時先禮后兵(指曹操攻破鄴城后,曹丕第一次見到甄宓驚為天人,但并未強行霸占,而是帶到曹操面前誓娶甄宓,顯示了良好的家教和君子風范),再說我如今已經人老色衰,又已兩次改嫁,乃是不純之身,誰會將世子和我聯系在一起嚼舌頭呢,妹妹多慮了。
  由于喝了酒的關系,蔡琰臉蛋兒微微發紅,因此這個動作顯得格外嬌羞動人,曹丕若是沒走,見狀必定兩眼發直。
  甄宓猜不透蔡琰的心思,心里短短地計較一番,決定見招拆招,便道:姐姐說笑了,人老色衰四個字還用不到姐姐身上,既然如此,今晚咱們姐妹同床而眠,好好地敘敘舊。
  蔡琰聽罷又是一笑:正是求之不得,妹妹的床最好夠大,鬧起來才過癮啊。
  甄宓聽到如此露骨的話語便對蔡琰的目的了然:灌醉夫君后又賴著不走原來是想跟自己在床上鬧一鬧,哼!斗一斗才是真的吧,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難道說這么多年過去了她還忘不了以前的恩怨嗎?懷著復雜的心情,甄宓屏退了侍從,帶著蔡琰來到了后花園,進了庭院角落的假山后面的一座隱秘小屋。
  蔡琰環顧屋內,屋子很小,布置的簡單又很別致,中間的大床便占據了近三分之一的空間,床的四周用青紗籠罩,上面鋪了兩層軟綿綿的被子,被面都是上好的絲綢,光滑細膩,房間的角落里還放著一個箱子,走過去打開一看,里面全是女裝,此時已經繞過大床,蔡琰才發現房間這面竟然還有個門,推開一看,竟然還有個內屋,內屋更小,里面只有一個溫泉,一看便知是洗澡的地方,蔡琰心中了然,此處定是甄宓與別的女人性斗的地方,回頭對甄宓笑道:還真是準備充分啊,在許都你對頭很多吧?是有不少,不過只有一個能跟我拼個旗鼓相當,這里其實就是為她準備的,其他的全都不是我的對手。
  甄宓實話實說。
  蔡琰卻對此嗤之以鼻:哼,還報出了一個能跟自己抗衡的女人,你真是謙虛啊。
  甄宓聽罷微怒:昭姬,你以為我跟你吹牛皮?我告訴你,至今我還沒敗過呢!吹,接著吹,反正也沒人來揭穿你,說來也巧了,我至今也沒敗過呢,你敢跟我比試比試嗎?甄宓抑制住就此解決蔡琰這個隱患的沖動,她還不明白蔡琰如此挑釁她的目的,莫非真的是想嫁入曹家以保證日后的生活嗎?不,不會的,蔡琰不是膚淺的女人,性格剛烈的她不會輕易走這條路的。
  見甄宓沒有回應,蔡琰接著挑釁道:你也不用裝模作樣了,從再看見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咱們兩個肯定要干一場,這是遲早的事,在匈奴,女人之間只要感到一絲的威脅便會爆發性戰,即便沒有直接的理由,輸的一方將失去一切,哪像咱們漢族女人這般婆婆媽媽,想捍衛自己的幸福又不敢接受我的挑戰,我看你遲早要被人奪走夫君,還不如自己讓位算了。
  說罷轉身欲走,沒走兩步便被甄宓吼住,這一席話終于激怒了甄宓,她可以忍受任何事情,但夫君和孩子是她決不可能放棄的。
  你會后悔的!甄宓兩眼似乎能噴出火來,死死地盯著蔡琰。
  誰后悔還不知道呢!蔡琰滿不在乎地說道:你可別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滿足不了我呀。


  第二十四章 蔡琰性技
  甄宓還想還嘴,但還沒說出口就被蔡琰狠狠地推了一把,一屁股坐在床上,還沒反應過來,蔡琰就撲了上來將甄宓按倒在床上,并將她騎在身下,雙手齊出,瘋狂地撕扯她的衣服,那粗野的動作使甄宓感覺騎在自己身上的是個發情的男人,正急不可耐地要插進她的蜜穴似的,而且蔡琰的力氣遠遠大于她的力氣,身上的衣服在蔡琰面前就像窗戶紙一樣一捅就破,不一會兒她就被扒得精光,雪白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而那些衣服早已成了布條,在這過程中甄宓完全沒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亂揮手臂進行抵擋,但蔡琰輕而易舉地就將她的武裝全部解除,并按住她的雙手使其動憚不得,這一切過得極快,甚至蔡琰都有些錯愕:這似乎太容易了。
  兩人都愣住了,總覺得那里不對勁兒,蔡琰盯著甄宓,突然抱歉似的笑了笑,她放開甄宓得雙手,但依舊騎在她身上,居高臨下對甄宓解釋:在匈奴待得太久了,突然改變還真是不習慣啊,在匈奴都是先相互扒衣服,先把對方扒干凈才能使用性技的。
  甄宓對這種姿勢對話極為惱火,掙扎了幾下發現蔡琰紋絲不動,為了保存體力只好壓下怒火,暫時接受這屈辱,對蔡琰怒目相向。
  蔡琰對此不以為然,一邊慢條斯理地脫衣服,一邊接著說道:剛到匈奴時我對此一無所知,被虐得很慘,之后我掌握了她們的規矩,加上在日常生活中鍛煉的力量和耐力,她們誰也不是我的對手!不過既然回到中原,一切還是按咱中原的規矩辦,這樣你輸了才不會找借口,我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真是大言不慚,甄宓對此嗤之以鼻,看來你在匈奴學到的最大本事就是吹牛!蔡琰輕蔑地一笑:要叫囂也只有現在了,你以為我在匈奴孤身一人,憑借什么做了十二年的左賢王妃,你以為那些匈奴女人和被擄去的漢人女子各個是草包?馬上你就會領教到,我會讓你欲仙欲死的那還等什么?來啊,多說無益,用你的身體來證明吧,來呀!蔡琰將最后一件衣物扔在地上,便和甄宓熱吻在一起,兩人就像脫韁的野馬,將按耐了許久的性欲,一股腦兒地全部爆發出來,并傾瀉到對方身上,全身赤裸的兩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不停地變換身位,以求每一寸肌膚都與對方的摩擦、較量,房間內彌漫著兩人的體香,混合成最極致的天然媚藥,配合著從對方口中交換過來的津液,使得兩人更加不能自已。
  漸漸地,甄宓發現自己正逐漸被蔡琰壓制,自己已經很難占據上位,只能任由蔡琰將自己壓在身下,蔡琰那飽滿的雙峰似乎比自己的更堅挺有力,豎起的乳頭在體位優勢的支持下,對她刺激十分巨大,那種又麻又癢的的感覺帶給她無比的快感。
  但甄宓現在沒有多余的力氣用于與蔡琰爭奪體位,養尊處優的她在力量上遠不及在大草原上生活了十二年的蔡琰,而另一個因素的威脅,使她已經顧不得胸部和體位上的雙重劣勢——蔡琰的手。
  甄宓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怪異的事情,蔡琰的手根本不去愛撫她的陰部以挑起她的性欲,而是重重地煽打她的臀部,或是狠狠地揉捏她的乳房,放開時還拽她的乳頭,弄得甄宓生疼,原本甄宓以為這樣根本產生不了快感,起初也確實如此,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漸漸地從中感到了一種異樣地快感,而且越來越強烈,伴隨著疼痛沖擊著她的神經,在她失去體位優勢之后,配合著胸部的刺激,使得她有些難以自持,下體已經濕了一大片,陰部奇癢難耐,而蔡琰卻只是微微有些水跡。
  蔡琰長期以來自己孤身一人在匈奴生活,多年的性戰中,她發現快感的產生并非只靠愛撫產生,煽打適當的部位,在對方適應疼痛后也可以產生快感,而且這種快感往往難以抑制,而且十分強烈,常年的摸索使現在的蔡琰下手無論是力道還是位置,都拿捏得十分準確,自從她掌握了這方法便未逢敗績,她哪里知道,這種方法在現代叫做SM,在中國,sm有一個更為溫情的稱呼:虐戀,我們經常在會看到日本一些影片中的SM女王,技術高超的SM女王,揮舞她的皮鞭,即使抽打在沒有受虐傾向的人身上,也會產生快感,而且難以抗拒和忘卻,最終拜倒在女王的腳下。
  人,特別是女人,身體上或多或少都會存在這樣的部位,一般人在力道上很難把握,因此達不到SM女王那樣的水準,而蔡琰卻練成了,這與她剛到匈奴身份低下時的遭遇大有關系。
  而現在蔡琰卻驚奇于甄宓的忍耐力,換做其他的女人早已高潮連連,而甄宓卻濕而不泄,自己占據著體位上的優勢,卻壓不垮甄宓的胸部,那看似柔弱的豐胸卻彈性十足,雖然不及自己的堅挺,但怎么也壓不夸,而且反彈的刺激每次都令她微微顫抖,而甄宓的香舌卻一直壓制著自己的,每次熱吻都令蔡琰感覺呼吸困難,糾纏在一起的香舌總是落得下風,很難攻入對方口腔,原本自己獨創的性技就是要一邊煽打敏感部位,配合吻技控制對方呼吸,令對方難以呼吸,才能使對方快速崩潰,達到最佳效果,而今居然吻技不如對方,效果大打折扣,一旦時間拖得太久,對方的敏感部位被長時間煽打而麻木,到那時別說這性技,就是普通愛撫的效果也難以產生效果。
  然而甄宓不知其中奧妙,心中著急,一邊抑制著快感的沖擊,一邊思索這對策,蔡琰見甄宓居然沒有被自己擊垮,心中也是上下翻騰,了解自己性技的弱點,只能思索著速勝的方法,兩人各懷心思,動作上便緩了起來。


  第二十五章 原因
  “妹妹果然厲害能堅持這么久的你還是第一個。”
  蔡琰想借談話拖延一下時間,思索下一步的對策,但兩人糾纏在一起身體相互摩擦,使得快感流遍全身,一句簡單的話語也說得斷斷續續,嬌喘不斷。
  “姐姐你你也錯嘛可惜你贏不了我。”
  一直處于下風的甄宓早已在高潮的邊緣徘徊,靠著長期與?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