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三國淫戰 作者:fellowmemm-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免費txt小說全終下載站 




第一卷


  引子
  東漢末年,先有冀州巨鹿(今河北寧晉西南)人張角,畫符行醫十余載,聚眾數十萬,號大賢良師,中平元年春二月(184年),發動黃巾大起義,自稱天公將軍,東漢朝廷無力圍剿,放任地方,一時間天下大亂,群雄并起,諸侯割據,開啟了三國時代的序幕。
  東漢中平六年(189)靈帝死,劉辯繼立為少帝。
  執政的何太后兄何進聯絡西園八校尉之一的袁紹,殺統領八校尉兵的宦官蹇碩。
  袁紹、何進等密謀盡殺宦官,并召并州牧董卓入洛陽為援。
  董卓率兵入洛陽,盡攬朝政。
  他廢黜少帝,另立劉協為帝,即漢獻帝。
  董卓的專橫激起了東漢朝臣和地方牧守的反對,釀成大規規模的內戰。
  189年12月曹操號召各鎮諸侯共起討伐董卓。
  190年1月以袁紹為首的18路諸侯起兵討伐董卓。
  董卓為避兵鋒,焚洛陽,挾持漢獻帝西遷長安。
  貂蟬是東漢末年司徒王允的歌女,國色天香,有傾國傾城之貌。
  一天晚上,她在花園拜月時,一片云彩將月亮遮住了。
  王允得意地說:月亮比不過我的女兒,都害羞地躲到云的后面去了。
  從這以后,貂嬋就被人稱作閉月了。
  貂禪見東漢王朝被奸臣董卓所操縱,於月下焚香禱告上天,愿為主人擔憂。
  王允眼看董卓將篡奪東漢王朝,設下連環計。
  王允先把貂蟬暗地里許給呂布,在明把貂蟬獻給董卓。
  呂布英雄年少,董卓老奸巨猾。
  為了拉攏呂布,董卓收呂布為義子。
  二人都是好色之人。
  從此以后,貂蟬周旋於此二人之間,送呂布於秋波,報董卓於嫵媚。
  把二人撩撥得神魂顛倒。
  呂布自董卓收貂蟬入府為姬之后,心懷不滿。
  一日,呂布乘董卓上朝時,入董卓府探貂蟬,并邀鳳儀亭相會,貂蟬見呂布,假意哭訴被董卓霸占之苦,呂布憤怒。
  這時董卓回府撞見,怒而搶過呂布的方天畫戟直刺呂布,呂布飛身逃走,從此兩人互相猜忌,王允便說服呂布,鏟除了董卓。
  自此貂禪便被呂布所得,直到198年12月呂布命喪白門樓,本來曹操也是色狼一條,貂禪又是國色天香,絕世美女,自然曹操是不可能放過,可曹操畢竟不是一般人,作為有理想有抱負有野心的亂世奸雄,使他在這種事上不能給他的敵人留下把柄,因呂布誅殺董卓,賜封貂禪為靜溢夫人,名正言順的將貂禪請進了自己的老巢——許都。
  公元199年6月,官渡之戰拉開序幕,200年10月曹操奇襲烏巢,以少勝多大敗袁紹,占領了袁紹的根據地——鄴城。
  曹軍破冀州城后,世子曹丕闖入袁紹府中抄家,見到袁熙之妻甄宓(著名美女啊,曹植還專門寫過《洛神賦》贊頌她的美貌,可見不一般呦),驚為天女下凡,被其所迷,后來曹丕還娶了甄宓,并且立為夫人(據說三國流行搶親,二喬是孫、周搶去的,張飛的老婆夏侯氏也是搶來的,不知真假),送到許都,就這樣,我們的兩位主角碰到了一起,到底她們之間會發生怎樣精彩的女斗故事,且看下文。


  第一章 沖突
  話說貂禪被封了靜溢夫人,入住許都已經過去了3年,因為有曹操的特別關照,所以上至皇親國戚,下至平頭百姓都對靜溢園(曹操為貂禪建的住處)里的人禮讓三分。
  這天貂禪派遣自己的貼身婢女美芳去買點布料,好為即將到來上元節作準備,貂禪囑咐美芳說:布的樣式品種我已經跟老板定好了,你可得給我看仔細,別拿錯了說著半開玩笑地用手指點了一下美芳的額頭出了差錯看我回來收拾你,面對這另人難以直視的絕世容顏,即使是貼身婢女也沒有習慣正面瞻仰,美芳趕緊應了聲:諾。
  便匆匆接過銀兩,坐上馬車,買布去了。
  其實美芳也是個美女,單拿出來完全可以迷倒一片富家子弟,可惜在這樣一個主子面前,自身的光彩完全被掩蓋,但她并不后悔,貂禪待她猶如姐妹,沒有貂禪她早就餓死在亂世之中,對于自己的主子,她總是心存感激的,這時馬車停了,美芳知道地方到了,趕緊收起自己的思緒,辦事要緊。
  這是許都最大的布匹店,許多達官貴人都是這里的熟客,老板也是個老油條,總能滿足各種高官貴族的需求和口味。
  美芳走進店鋪,發現店內氣氛不同尋常,以往都是聲音雜亂,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今天卻出奇的安靜,并不是人不夠多,相反,因為上元節的關系,今天來采購布匹的人格外的多,可人們都靜默的望向同一個方向。
  美芳也隨著人們的目光望去,只見老板正滿頭大汗的面對著一個婢女說著什么,態度十分的恭敬,不時地掏出手帕擦拭那張老臉上滲出的汗珠。
  看那婢女的背影,絕對是個難得的美女,身材嬌好,皮膚光滑,引人無限遐想,這婢女正不依不饒地跟老板討要什么似的。
  美芳也沒太在意,這婢女雖然穿著華貴,但樣式從未見過,想必也不是什么顯貴人家的(因為那些達官貴人她都見過),還是辦正經時要緊,想著,美芳便向老板走來。
  蓮月今天是奉了甄宓的命令出來買布料的,剛到許都就趕上上元佳節,作為世子妃(我也不知道曹否現在是個什么官職,就這么湊合稱呼吧)在許都的第一次露面,得趁這個機會好好把自己展示給許都的那些達觀貴人才行,對于這個貼身婢女甄宓還是很放心的,畢竟是從小就侍奉自己,表面上是主仆關系,其實是有姐妹感情的,從小到大蓮月對自己的愛好品位是一清二楚,所以交給她應該完全沒問題。
  蓮月出了世子府一打聽,便知道了這間全城最大布匹店。
  進了店鋪小二介紹了半天,沒想到完全沒有看上眼的,弄得蓮月煩躁起來。
  就在這時,蓮月看見老板剛剛拿出來準備交給美芳的那匹布,一看那面料和顏色,蓮月便看出,這絕對能討甄宓的歡心,便歡天喜地地過來問老板:老板,這布料怎么買?老板一看是個難得一見的美女又穿著華麗,心里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當下和顏悅色地說:姑娘真是好眼光,這可是剛剛從益州送來的上好絲綢,全都城就我們一家獨有,可惜賣得太好,已經全部買完了。
  蓮月指了指老板手里的,問:這匹呢?老板馬上解釋:這匹已經被人定下了,馬上就來取。
  蓮月馬上說:我出4倍的價錢,那人來了你退他雙倍,你也有得賺,如何?沒想到老板當下變色,說:姑娘,這定布之人我們可招惹不起,對不起啦。
  蓮月一聽原來是看不起我,那人招惹不起,我們就是好惹的?當下說道:怎么?是世子妃想要的東西還有人敢不給?老板一聽,壞了,這回麻煩惹大了,世子妃是什么人,弄不好以后是要當皇后的人啊,可靜溢園那邊可是由現在的掌權者曹操在撐腰啊,兩邊都不好得罪,怎么辦?急得老板可是刷刷地冒冷汗,就在這時美芳出現了。
  老板看見美芳如釋大赦,趕緊對蓮月說:她她來了,您們自己商量。
  說著趕緊把綢緞塞給美芳,自己閃到一邊。
  美芳在打量蓮月,同樣,蓮月也在打量美芳,美芳是不明情況,一臉茫然,而蓮月看她的目光象是在看待宰的羔羊,使她很不舒服,因此轉身想走。
  周圍人馬上給她讓出一條道來,沒想到才走了沒幾步就被蓮月一把拉住,只聽蓮月冷冷的說:把布匹留下,我們主子要了。
  美芳再次轉過身來打量眼前的同樣身為婢女的女子,聽口音象是冀州人,而且這身打扮確實沒見過,更加確定眼前這個外面來的哪家大戶人家的婢女,只要打出貂禪的旗號自然可以擺平,于是沒好氣道:靜溢夫人的東西你也敢搶?沒想到對方放聲大笑,說道:我還以為是哪家千金如此囂張,沒想到不過是一個被無數男人糟蹋的婊子,哈哈哈哈!美芳一聽,怒火中燒,竟敢侮辱自己的主子,甩開蓮月的手,狠狠地甩了蓮月一個巴掌,頓時蓮月的臉夾火辣辣地疼,似乎腫了起來,蓮月哪受過這種侮辱,反手又甩了美芳一個巴掌,并且雙手齊出,不住地向美芳的臉上打去,美芳一手抱著綢緞,一手抵擋,可一手怎能抵擋兩只手的進攻,自然吃了大虧,于是她將綢緞扔在一邊,與蓮月展開對攻,只見她一手抓向蓮月頭發,一手向著蓮月的臉上猛扇。
  蓮月也不甘示弱,也一手抓住美芳的頭發,另一只手反抓住美芳進攻的玉手,遏止她再向自己的臉打來,同時抬起自己的美腿恨踹美芳下盤,美芳也是同樣回敬。
  周圍圍觀的人不住地增加,聽說有美女打架,不管男女老少都來圍觀,卻沒有人上來勸阻(眾人:廢話!我們來勸阻你還怎么往下寫!)。
  兩人這樣糾纏了一會,突然兩人同時松開抓著對方頭發的手去搬對方的腿,原來兩人都是同樣的心思,想抓住對方的腿然后將對手撩倒在地,沒想到都是抓對方的腿沒抓撈,只抓住了裙子,兩人不肯善罷甘休,使勁拉扯著對方的裙子,那時侯顯貴家里的婢女都是穿絲制的衣服,哪有現在的那么結實,沒幾下就被兩位撕的千瘡百空,兩條美腿一覽無余,看的周圍的色狼那個口水直流啊,而且古時哪有內褲這種東西,關鍵部位是若隱若現古代的良家女子都是守身如玉,怎能輕易將自己的肌膚報漏在眾目睽睽之下,兩人都感到受了奇恥大辱,因此更加發瘋似的肉搏在一起,已至于連上身的衣物都要不保的時候,兩個跟她們趕車的馬夫跑進來將兩人拉開(眾人:多管閑事!我們還沒看見上半身呢!!
  蘿卜白菜往上招呼,打!),兩人怒目而視,狠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兩雙美目都快噴出火來,在各自的馬夫陪同下準備離開。
  這時兩人有同時想起自己本來的來意,縱身去搶那匹綢緞,蓮月率先拿到,但還沒抱在懷里,另一端被美芳死死拽住,兩人也故不上下面春光大瀉,又開始了拔河比賽,這綢緞畢竟不是麻繩,在兩人全力拉扯下,從中間撕裂開來,兩人一陣踉蹌后退幾步,坐在了地上,弄的再次大瀉春光,兩邊有的已經流鼻血過多而暈厥了。
  兩位美女飛速站了起來,用各自那半匹絲綢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對著對方啐了一口,飛快的鉆進馬車,各自駛去。


  第二章 初會
  貂禪焦急地在客廳里轉來轉去,只是拿匹布而已,美芳卻久久未回,怎能不讓貂禪心焦,就在這時,門口傳來美芳回來了!的聲音,緊接著是一聲驚叫,似乎還夾雜著慌亂之聲,貂禪急忙迎了出來,只見美芳身上幾乎衣不掩體,裸陋在外面的肌膚有明顯的傷痕,美麗的臉龐腫得老高,上面的五個手指印清晰可見,眼角還掛著淚痕,正抱著被撕破那半匹綢緞,貂禪心里咯噔一跳,莫非被哪個紈绔子弟給美芳見了貂禪,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委屈,撲進貂禪懷里放聲大哭,貂禪一邊安慰美芳,一邊吩咐下人去拿衣物藥物,自己領著美芳回到了香閨,關緊房門,先將美芳的情緒穩定住,然后逼問事情的來龍去脈。
  美芳哭了一陣,便將自己的遭遇一一道來,當聽到美芳并非被人非禮,貂禪大大地松了一口氣,聽到對方無故辱罵自己,也是怒火中燒。
  聽完了事情的始末,正好衣藥也送了進來,貂禪命其他人等退了出去,親自為美芳上藥梳理,美芳道:姐姐(兩人私下里都是姐妹相稱,甄宓與蓮月亦如此),咱們可不能就這么算了,人家都騎到你的頭上來了。
  貂禪一邊細心地為美芳上藥一邊回道:你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怎么找人家算帳,不過美芳急道:不過什么?不過既然他們如此囂張,連個小小的婢女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沒準明天一大早就會來興師問罪。
  貂禪意味深長地一笑,咱們可得做點準備才行。
  說著,目不轉睛地看著美芳,美芳不明所以,不解地問:做什么準備?貂禪又曖昧地笑了笑:女人之間可不能用拳頭解決問題,還有一種方法遠比拳頭有效,今天晚上姐姐就教你幾招。
  話分兩頭,甄宓這邊也在安慰蓮月,看著蓮月身上的傷痕,甄宓也不禁惱怒起來,對蓮月說:你呀,以前教你全忘了,對付女人怎么能用武力。
  蓮月覺得委屈,說道:可是是她先動手的,姐姐。
  誰讓你辱罵人家主人,剛到許都就給我惹事。
  蓮月雖然心理不服,但也只好默不做聲,忽聽甄宓又道:不過也不能就這么算了,明天我就帶你去靜溢園找那賤人算帳,到時該怎么教訓那賤人不用姐姐教你了吧?蓮月大喜,忙道:這個自然,姐姐放心。
  說著,臉上忍不住出現了一絲淫褻的表情,似乎看到了美芳在自己胯下呻吟的情景第二天卯時(太陽剛露臉,冉冉初升那段時間,為古代官署開始辦公的時間),甄宓帶著蓮月坐上華麗的鸞架,向著靜溢園駛去。
  蓮月是滿臉的興奮,似乎自己是勝利在望,完全沒把對方放在眼里,反觀甄宓,似乎在思索些什么,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讓人難以揣摩她的心思,但從那雙閃動的美瞳中透出的一絲期待,我們不妨發揮自己的智慧去大膽地猜想。
  大約半個時辰后,鸞架停在了靜溢園的大門前,光從大門的裝飾便顯示了靜溢園的奢華程度,看得出曹操可是為了貂禪下了血本,而靜溢園后面便是金碧輝煌的銅雀臺,咋看之下還以為靜溢園便是銅雀臺的一部分。
  蓮月看得心生暗嫉,嘟囔道:不過是個賣弄風騷的賤人,居然住在這樣的地方,怪不得天下大亂!甄宓嗔怪道:不得胡言!還不快去通報。
  貂禪萬萬沒有想到到來居然是世子妃,連忙叫下人將甄宓請進來,自己帶著美芳出迎。
  當貂禪見到甄宓的時候,當甄宓見到貂禪的時候,那年那月那日,那時那分那秒,連天上的太陽似乎也顯得黯然失色,靜溢園的華美景色,銅雀臺的金碧輝煌,在兩位絕世美女面前顯得猶如白紙一般。
  貂禪的美,美在妖艷惑人,傾倒眾生,而妖艷中又不失高貴之美,正如后世有詩曰: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反之,甄宓的美,美在高貴典雅,端莊秀麗,而高雅中又不失妖艷之美,正如曹子建在《洛神賦》中所寫: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出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延頸秀項,皓質呈露。
  芳澤無加,鉛華弗御。
  云髻峨峨,修眉聯娟。
  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瑰姿艷逸,儀靜體閑。
  柔情綽態,媚于語言。
  這是何等的美麗,自有后人評說。
  兩人相互對視,仿佛天地之間只剩下她們倆個一般,震驚于對方的美貌,失神地對望著,天地間竟然還有這樣的尤物!?倆人同時冒出這樣的想法。
  第一個回過神兒來的是美芳,她雖然也被甄宓的美貌所震驚,震驚于天下竟然還有在美貌上能和貂禪一爭高下的女人,但她很快便發現另一個女人,雖然遠比不上貂禪甄宓,但對于美芳來說,就算她化成灰也認得出來——蓮月,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名字,但美芳和她之間已經到了仇恨的地步,是她,?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