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名門俏新娘-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上官舞苑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才開口發言:「哥不是為了要處理什么事,才去臺灣的。」
    看到所有上官家族成員都到齊,大家臉上均是對上官列恒這陣子失蹤的事感到憤怒及斥責,沒人真正關心他失蹤的原因,她終于能了解她哥哥堅持離去的想法。
    她不能再眼睜睜的看著她哥哥為大家做那么多事,卻落得不負責任的罪名,太不值得了。
    「不然呢?」一大龐上官家族的人的目光,霎時全集中在上官舞苑臉上。
    深吸口氣,她冷冷的環視眾人一眼,在場每個人都受過上官列恒的幫助,此時對他卻只剩埋怨及不諒解,看了直叫人心寒。
    「他只是希望你們能尊重他,不要一方面仰賴他的幫忙,一方面卻老愛插手管他的事,把他當傀儡一般!」她說得十分激動。
    上官誠低喝一聲:「舞苑,在場有許多長輩在,不許妳無禮!」
    上官家族最注重的是輩分及禮貌,尤其他們家已連任兩任主事者,這種禮節更需注意。
    上官舞苑頓了下,照理說,她是該忍下這口氣,同她父親以及大家道歉,說她錯了,但,這次她不想忍,為了她哥哥,她必須勇敢站出來說話。
    「爸!我說的全是真的,如果你還想哥回來的話,你最好叫大家改變態度,否則你不只會失去一個兒子,你也將會失去一個女兒。」倘若事情毫無轉圜、改變的余地,這種家庭她也不想待了。
    聞言,上官誠臉色丕變,正要怒斥她時,伍心連急忙上前安撫他的情緒。
    「你別氣,再氣等下血壓竄高就不好了。」
    上官誠不理會她的好意,繼續對上官舞苑大聲咆哮:「如果妳哥不想回來,就讓他不要回來!他不要這個家,我們也不需要他!」
    他的行事風格向來霸道、權威,在他觀念中,錯就是錯,沒有任何理由,他絕不容許有人挑戰他的威勢。
    「你或許可以不需要他,但上官家族能不要他嗎?!」上官舞苑第一次鼓足了勇氣頂撞父親。
    「妳以為列恒是神嗎?我們沒他不行嗎?!」
    「是,在大家心中,上官列恒就是神,沒他就不行,否則你們為何這么著急的想找回他?如果他在上官家族里,是可有可無的人,你們會在乎他的死活?」上官舞苑的話紛紛刺進在場每個人的心坎里,大家互覷了一眼,垂下了頭,不發一語。
    上官誠則被她頂撞的行為,氣到不行。
    「你先冷靜下來好嗎?聽聽舞苑的話,不要動不動就氣得半死,這樣對你身體有何好處?」伍心連嘆了口氣,一而再的勸他。
    「妳看看舞苑的態度,如果今天她擔心我會氣到心臟病發,她就不會這么頂撞我,她分明是不在乎我,才會這么做。」
    「夠了!爸!請你適可而止。」上官舞苑被她父親的言語激起了壓抑許久的脾氣。
    上官誠及伍心連沒料到她會突然發飆,全被她嚇祝「從小不管我和哥做得好或壞,所得到的都只是你對我們的責罵,你不曾稱贊過我們,也許我們還能做得更好,但,好歹你也能贊許我們一下,這樣我們會更賣力的往上爬。
    向來,你說的都是對的,就像皇帝頒下的圣旨,我們全都得遵循照做,不能有任何異議。我們擔心你的身體,所以不敢違逆,就算再怎么不悅或不愿,我們都硬忍下來。」
    上官誠冷哼一聲,「子女聽從父母的話,是天經地義!」
    「所以我們活該做到死,也不能有怨言?」
    他一怔。
    「撇開我不談,哥自從成為上官家族新任的主事者,他為大家做了多少的事,你們看見沒?他對這個家族付出了多少,有誰看見了?
    他忙到生病發燒,也要拖著虛弱的身子去工作,幫大家處理事情。做的好,大家認為理所當然,連句謝謝都沒有;做不好,就像犯了天大的錯誤,什么不堪的話全出籠。
    你們甚至還徑自決定他的結婚對象,不把他的幸福當一回事,你們真的不認為你們太過分了嗎?!」
    大家被她罵得頭愈垂愈低,再也抬不起來。
    上官誠則聽不進她的話,他氣到渾身發抖,「妳現在是在教訓我?我是妳爸,我看過的事比妳多,我做事自有分寸,還需要妳來教訓我?!」
    聽見他的話,上官舞苑失望透頂,「好吧!看來你根本不希罕有我和哥哥當你的子女。」
    「妳知道就好,像你們這樣,一個什么話都沒交代,把責任丟著就跑;一個只會頂撞父母的子女,我還要來做什么?!早知道會生出你們這么不孝、沒用的小孩,我就不要了!」
    伍心連聽了,無奈的直搖頭,她老伴的言行,無疑是將兩個孩子推得更遠罷了。
    只有她知道,在上官誠的內心深處,對兩個孩子的表現是很滿意的,可是他就是無法把這份滿意表達出來,他不懂如何對孩子展現他的父愛,所以他只好用他最會的斥責取代贊許,他唯一沒料到的足,兩個孩子可能會有反彈心理。
    現在搞到這么無法收拾的場面,該如何是好?
    就在此時,上官舞苑的手機突然響起,她快速接起。
    「舞苑,是我。」
    「哥!」
    大廳上的人聽見她喊出的稱呼,不約而同的拾起頭,再度把目光集向她。
    「哥,你現在人在哪?過得還好嗎?」
    「妳把電話給我,讓我跟他說。」上官誠喝聲命令,上官舞苑不理他,走到另一旁繼續講電話。
    從電話中上官列恒聽見了他父親的聲音,他挑了挑眉,「怎么?妳在爸身邊?」
    上官舞苑略顯無力的頹著雙肩,「我在大廳,大家都在。」
    「是嗎?這么大陣仗,是在討論如何對付我嗎?」上官列恒的語氣很是輕快,一點也不以為然。
    此刻他和秦送兒正舒服的窩在東部某知名溫泉飯店內,享受難得的逍遙日子。
    上官舞苑苦笑了下,「哥,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能說得這么輕松?」
    「難道不是?」
    她未語。
    「妳不說話,我當妳默認了。」秦送兒的口頭禪還真好用,「大家都在正好,我有事要告訴妳,妳跟大家宣布。」
    「什么?」
    「我結婚了。」
    一顆炸彈從天狠狠砸下,炸得上官舞苑頭昏腦脹。
    捉緊手機,上官舞苑懷疑她是否聽錯,「哥,你再說一遍,你說你結--」
    「是的,我結婚了,妳大嫂是個很漂亮,但脾氣有點壞的女生。」說到這時,上官列恒忽感覺腰部一記吃痛,他低頭,秦送兒正對他扮著鬼臉。
    他說她脾氣壞,活該被她捏,哼!
    悶笑一聲,他伸手揉揉她的頭,在她抗議之前,又把她攬向自己的懷里。
    秦送兒白了他一眼后,才安分的待在他懷中,臉頰貼著他的胸膛,聽著他規律有力的心跳,青蔥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戳著他的胸部,這才發現,他的胸膛相當結實,顯然他有運動健身的好習慣。
    這個認知讓她笑玻Я搜郟蕉酥撇蛔〉厴涎鎩?br />     她不喜歡全身上下只有贅肉,找不到一絲肌肉的男人,感覺好像手無縛雞之力,無法帶給她安全戚,萬一遇到事情,還得要她出面保護他。
    真好奇,不曉得他有沒有六塊肌?
    趁著他講電話分神之際,她偷偷的溜進被窩中,悄悄地拉起他的衣服一探究竟。
    「等。」上官列恒察覺她怪異的舉動,連忙暫停講電話,掀開被子,目光炯亮的看著趴在他腹前的女人。
    挑高了濃眉,他等著聽她解釋。
    被人捉包,秦送兒吐著舌頭,干笑數聲,連忙從他身上爬起,乖乖的坐在床的另一端,不再吵他。
    他用眼神詢問她,她卻直指著他的手機,要他先講電話。
    玻鷙隉故羌岢忠勸訓緇敖餐輳由系緇澳嵌瞬歡洗瓷瞎儻柙返暮羯旁菔畢確潘宦懟?br />     「妳不用急,我在。」上官舞苑的口吻有些緊張,他開口安撫。
    再度聽見他傳來聲音,上官舞苑松了口氣,「你剛才話講到一半,你怎么會突然結婚了?」這消息太驚人,任誰也無法接受。
    「列恒怎么可以結婚?!我們與陳董都談好了,只要列恒和他的千金結婚,那么我們兩大企業就能合作,創立更大的愿景,消息也放出去了,大家全在等著這場婚禮完成,他怎么可以未經家族的同意,就私自完成婚事?!我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一位長輩出聲抗議。
    「對,沒錯,列恒沒有決定自己婚事的權利,舞苑,叫他立刻離婚,回到新加坡來!」另一名長輩也附和。
    「妳告訴他,要是他不滿意陳氏千金,我們還能找到更多新娘人選供他挑,妳叫他回來,選一個結婚,那我們可以原諒他這次出走的行為,否則我們絕不原諒他!」
    「沒錯沒錯,他這次不說一聲就離去,害股票下滑,公司營運也受到影響,一連失去了好幾件大案子,損失數億元,這全要算在他的頭上,他必須全權負責。」
    「要是他結婚的事傳出去,和陳氏企業的合作關系必定不成,到時損失肯定很慘重。」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都是表達對上官列恒最近種種行為的不滿,先前的愧疚消失殆荊聞言,上官舞苑為她哥哥難過到流下淚水,「哥,你不要回來了,你永遠都不要回來了……」
    眾人的斥責聲透過手機,上官列恒聽得一清二楚,表情愈趨冷漠。
    秦送兒當然也聽見了,她重新挨向他,拍拍他的手,為他綻放一朵充滿安慰的美麗笑靨。
    她的貼心慰燙了上官列恒的心,他緊緊握住她的手。
    「舞苑……別哭,沒事的。」深吸了口氣,上官列恒才開口,競發現自己喉嚨突然沙啞得緊。
    秦送兒心疼地嘆息,索性跪坐在床上,將上官列恒的頭靠在她的肩上,并伸手把他整個摟進懷里。
    「哥,大家的嘴臉好難看,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們根本不管你的感受。你該在現場看看他們一張比一張還丑陋的嘴臉,相信你若看了,你會以『上官』這個姓氏為恥!」此時此刻,她真的痛恨自己生在這樣的家庭。
    「舞苑!」伍心連忙不迭的出聲制止女兒,避免她把話說得太難聽,到時場面會更難收拾,「妳把電話給我,讓我跟妳哥談。」
    上官舞苑噙著傷悲的淚珠,緊瞅著母親,失望痛心的眼神里寫滿控訴。
    被自己的女兒用這種眼光注視,伍心連的心像被針狠狠扎了下。
    「你們完全不懂我們的想法,你們也不想懂我們的想法,我該跟隨哥一塊離開的,甚至我當初不該還開口求他留下,現在我才知道我錯得有多徹底。」她難過到不能自已。
    伍心連接過她手中的手機,「列恒嗎?我是媽。」
    聞聲,上官列恒面無表情地按下結束通話鍵,他不是不想和他母親談,而是他不想讓他母親變成夾心餅干,里外不是人。
    大家截至目前為此,仍不懂檢討反省,看來離他重回新加坡的時間還很長。
    聽見手機傳來斷訊的聲音,伍心連終于了解到她的兒子有多么抗拒他們,他甚至連她的聲音都不想聽。
    抬起頭,她環視了眾人一眼,語重心長的道:「我覺得,我們是該好好檢討,不該一味的指責列恒,或許,錯的人,真的是我們。」
    可惜她的話得不到共鳴,正在氣頭上的上官家族人,沒半個聽得進去。
    第六章
    「小懶蟲,起床了。」上官列恒拉起秦送兒的一綹頭發,搔著她的鼻子。
    猶在睡夢中的秦送兒,懶懶地伸手撥開,咕噥幾聲,繼續睡她的。
    見狀,上官列恒有些失笑。
    秦送兒是標準的賴床族,要叫她起床跟登天一樣困難,得不時搖她、叫她或拉她,只差沒一腳把她踹到床底下。
    「親愛的老婆,起床了!我們昨天不是說好,今天要早點出發回家,以便趕上媽煮的晚餐嗎?現在都中午十二點了!」
    他們蜜月旅行總共歷時一個月,兩人玩遍全臺灣,樂不思蜀,要不是前幾天秦母打電話來催他們趕快回家,他們可能還計畫要到哪去玩。
    「@#$%……」秦送兒喃喃念著一堆聽不太清楚的話。
    上官列恒俯向她,「妳說什么?」
    「@#$%……」又是一陣含在嘴里的模糊話語。
    「親愛的老婆,麻煩妳有話用講的,不要用哼的,沒人聽得懂,OK?」他完全不曉得該拿這小妮子怎么辦,她有時精明到讓他心驚,有時卻像小孩子迷糊到讓他無力。
    她的行事作風經常出人意表,任何常理判斷均不能用在她身上,此點由她會突然捉他當新郎就可看出。
    因此,在她身上,他經常得到不一樣的感覺、心情……有時她突來的一句話,就能讓他省思許久;莫名其妙的一個動作,就讓他哈哈大笑,所有看似沒道理的一言一行,其實都涵蓋了她的智慧在里頭。
    這段時間和她相處下來,他摸熟了她的性子,知道她是個愛家、愛笑、愛玩,性子卻剛烈無比的小女人,只要認為值得的東西,她會勇往直前,就算受到挫折,她也在所不惜。
    她說,這是她的人生,她有權過任何她想過的生活,就算在人生的旅途上,她可能走得跌跌撞撞,滿身是傷,可,至少她有用心去過了。
    人可以不斷往前看,只是,人也必須懂得什么叫活在當下,當兩者取得平衡點時,那就是你要的生活型態。
    上官列恒懂她的意思,不過他只能說,那是因為她出生在能放手讓她盡情去飛的家庭,然而,他不同,他肩上的責任太沉重了。
    現在,他決定丟下包袱,振翅往前飛,他開始放松自己,好好享受生活,學著會笑、會鬧,這是他渴望許久的幸福,他不愿被破壞,也不愿被結束。
    「厚……不要吵啦!我好困!」這次秦送兒終于甘愿睜開一只眼,把抱怨的話大聲喊出。
    「妳打算今天要一直在床上度過?」
    頓了下,她把頭埋進枕頭里,發出挫敗的低鳴。
    「起來吧!」拍拍她的背,「快,別再拖了!」
    她爬起來,坐在床上瞪他。
    「乖,去梳洗完,我再幫妳梳頭,好嗎?」拍拍她的臉頰,給她一抹溫和的笑容。
    她不發一語,繼續瞅著他。
    「怎么?為什么這么看我?還是妳真的很想睡?妳到車上睡也一樣,車子我開。」他企圖抱她下床,卻反被她拉了回去。
    「剛才發生什么事?」
    「沒,什么事也沒。」
    「說謊,你的表情明明寫了『我有事』三個大字。」
    她察覺到了?
    「如果沒發生什么事,就是你想到了什么事,對吧?」她雖然睡意仍濃厚,但他眼底的落寞卻讓她忽略不了,也逼走不少瞌睡蟲。
    「妳想我怎么回答妳?」
    「如果你不想說,我不會勉強你。」她聳了聳肩,離開他的懷抱,下床,那一剎那,恍似有道電流從上官列恒腦中劈過。
    望著她進入浴室的背影,上官列恒思緒出了神,他有股不安的感覺。
    低頭望著方才仍擁著秦送兒的雙手,似乎她的離開,會讓他失去她般,是他多慮了?
    此時此刻,他和秦送兒正幸福,他們也有共識,打算繼續維持這樣的幸福。
    他的家人遠在新加坡,就算得知他在臺灣,以他這個月和秦送兒無目的的跑遍全臺灣,相信他們也查不到他真正的落腳處。
    至于秦送兒的家人,他們結婚至今也一個月,相信他們已從最初的不認同,到慢慢接受他的存在,他不認為他們會是拆散他及秦送兒的兇手,那么……是誰?
    但愿是他多慮了……壓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