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名門俏新娘-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哈哈哈!妳以為我真的會丟出去嗎?我哪有那么沒水準。」他只是敞開雙臂,用力的吸著山上充滿芬多精的新鮮空氣,感覺既舒服又享受。
    見狀,秦送兒才知道被他唬了,沒好氣地哼了聲,白他一眼,想坐回座位,上官列恒卻拉住她。
    「陪陪我,好嗎?」注視著她的黑眸閃著一抹復雜難解的光芒,出口的嗓音隱藏了一絲只有他才懂的希冀,秦送兒原本不想理他,但,他眼神里無意中流露的情感,彷佛挾帶了某種程度的電力,穿透她的身體,一下又一下地電在她的心臟上,惹得她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渾身發燙,她談過戀愛,她也寫了很多小說,所以她一定曉得那是什么樣的感覺,是心的悸動,是被電到了的感覺。
    對一個陌生男人心動?挺愚蠢的。
    對自己的丈夫心動?似乎理所當然。
    那……對一個陌生的丈夫心動?無解。
    「妳發呆了。這問題有那么難回答嗎?」他用手指輕輕彈了她的額頭一記。
    蹙著秀眉,撫撫被他彈到的地方,睞了他一眼,撇撇紅唇,「你想干嘛?」
    「沒干嘛!就想讓我的新娘妻子陪陪我,如此罷了。」他承認他很喜歡她的陪伴,即便他們才相處不久。
    人對人的感覺很奇妙,有人相處了幾十年仍不對盤,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可,有些人才剛認識,就似相識恨晚,他認為他和秦送兒是屬于后者。
    他喜歡看見她生動活潑的表情,也喜歡聽她偶爾神來一筆,令人發噱的話,更喜歡她對他的信任。
    他無法完整形容出自己內心的感覺,他只能很確定一點,他想更深一步的認識秦送兒。
    秦送兒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還是留下了。
    「妳知道嗎?從我有記憶以來,現在是我覺得最幸福也最平靜的日子。」興奮之情漲滿他整個心胸,放眼望去,不管是何事,在他眼中都成了最新奇的東西,即便未來的路上會有許多荊棘,他亦無懼。
    「所以你就露出本性?」秦送兒冷哼一聲,完全不以為然。
    他大笑,渾厚的笑聲震蕩著他的胸膛,秦送兒的嘲諷,他不在乎,因為他知道她無惡意。
    「送兒,妳該懂的,妳知道我父母對我的期望有多大,想必妳一定能了解我有多辛苦。」他的言語中挾帶了多少的心酸苦澀,堅信秦送兒一定聽得出來。
    沒有理由,他就知道秦送兒會懂他。
    「我當然了解,能者多勞嘛!這是小時候大人最愛講的一句話。」
    以前的她,被這句話騙得不曉得做了多少事。
    上官列恒訕笑一聲,「是啊!能者多勞。」出口的語氣多了一絲自嘲。
    為了博得父母的贊賞,他非常地努力,在旁人眼里,他是個天才,幾乎無所不能,因此任何事都找上他。
    家族內的爭執、公司的繁務……大大小小的事,他都必須出面處理。
    他忙到除了睡覺時間之外,其他時間他都貢獻給上官家族,但,他得到了什么?
    做了,是應該的;不做,就是錯的!
    秦送兒拍拍他的肩膀,將他自沉思中拉回,抬起頭,映入眼里的是抹真切關懷的微笑,剎那間,壓在心頭的石塊,彷佛被一道溫柔的光芒從中劈開,直接射進他心里,將黑暗驅逐。
    倏地,他握緊秦送兒的手,平靜的心湖掀起層層波瀾,深深的撼動著他的胸口。
    「怎么了?」她納悶地回望著他,不了解他為何突然變得這么激動。
    「我--」
    秦送兒偏著頭,專心地注視著他,等著他的話。
    可惜上官列恒欲言又止,半晌,他笑了笑,決定不說了,只是握住秦送兒的手,絲毫沒有想放開的跡象。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兩人的腦海里不約而同的竄過這句話,心田里泛過淡淡的甜蜜及幸福。
    秦仲安的目光偷偷往上瞄一眼。看來,他不用擔心他們這一對了,他們之間的互動比他想象中的還好,他得找個時間打電話回去跟他母親報告一聲,叫她別再為姊姊的婚姻操煩了,她的婚姻會很美滿很美滿……就在他這么想時,上官列恒突來的喊話,破壞了原有浪漫的氣氛。
    「喂喂喂!前面車號GY…5X78的車主,開車快一點,油門用力踩,別害怕,加油!」
    他的大喊聲,驚壞了秦仲安及秦送兒,
    GY…5X78?!
    呃……上官列恒在罵人嗎?!
    他們急忙正視前方那臺烏龜車,發現車號真的就像上官列恒所念的那樣,不禁大笑出聲。
    「拜托!怎會有人領那種牌啊!老天!」秦仲安拍了自己額頭一響,啼笑皆非。
    秦送兒早抱著肚子笑到不行。
    至于前方的車主似乎聽見了上官列恒的喊聲,被嚇了一大跳,方向盤有些失控,車子蛇行了下才恢復。
    見狀,上官列恒他們的笑聲更大了。
    看著剛經過的地名,秦送兒剛喝下去的那口水霎時全噴了出來。
    「喂喂!妳干嘛?!沒衛生的小孩!」秦仲安大叫。
    上官列恒則快速的抽了張面紙遞給她,關心地問:「妳怎么了?嗆到嗎?」
    「不是。」接過他的面紙,道了謝,連忙擦去水漬,「我看到一塊看板,上面寫著這里的地名。」
    「我剛才也有看見,叫『都蘭』,對吧?」不懂臺語的他,根本不懂「都蘭」有何諧音在。
    秦仲安哈哈大笑,用很婉轉的意思解釋那兩個字,念成臺語的意思是為何,聽完,上官列恒傻眼。
    「來來,我突然想到一個笑話,我說給你們聽,假設現在有兩個陌生人,一個是甲,一個是乙,他們見面了,寒喧個幾句。
    甲問乙:『你哪人?』
    乙回答:『別問啦!」
    甲拍拍乙的肩膀:『你哪人有什么好不講的?說來聽聽。』
    乙直搖頭:『叫你別問你就別問。』
    甲有些生氣:『喂!你很不夠意思哦!說一下會掉肉嗎?說!』
    乙很是無奈:『唉!就都蘭。』
    甲發火了:『你這個人怎么這樣,我只問你是哪人,你干嘛罵人呀!』
    乙非常無辜:『我沒啊,我早叫你別問了,是你自己要問的,我是臺東都蘭人。』」
    聽完秦送兒自編自導自演的笑話,上官列恒和秦仲安只感到一陣冷。
    「姊,好冷……一點都不好笑。」秦仲安還故意抖了抖身子,表示他所言不假。
    上官列恒則在旁偷笑。
    「呿!搞冷是我專門的,你有意見?」尷尬地紅了臉,秦送兒啐一聲。
    「我是不敢有意見啦,只是妳有侮辱『都蘭』人的嫌疑哦!小心被當地人聽見,會扁妳一頓。」
    「亂講,我沒其他想法,就純粹聯想到這笑話。」她急撇清。
    「最好是這樣。」
    就在秦送兒還打算抗議時,車子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響,像有東西卡住的感覺。
    大家互覷了一眼,正擔心車子是否出了毛病的那一刻,車子大力地頓了幾下,接著便熄火了。
    秦仲安第一時間轉頭看著秦送兒,「妳平時沒保養車子嗎?」
    「有。」
    「先下車瞧瞧。」上官列恒率先開門下車,要秦仲安打開引擎蓋。
    秦仲安依言照做,跟著下車,只是嘴里不忘抱怨,「姊,一定是妳剛才那番話侮辱到都蘭的祖先們,所以他們讓我們車壞掉,以示警告,這是妳的報應!」
    「去你的,小孩子有耳沒嘴,不要胡亂講話。」她對他吐舌頭扮鬼臉,走到彎腰在引擎蓋下東看西看的上官列恒身旁,學他探頭進去,「你會修車?」
    「會一點,你們車上有沒有什么修理工具?」
    「有個千斤頂,還有一些螺絲起子之類的,用的到嗎?」
    「嗯,拿來吧!」上官列恒挽起袖子,一副準備和車子大戰一場的感覺。
    「姊夫,你行不行?要是不行,不要勉強。」趁著秦送兒在后車箱拿工具時,秦仲安好心地問了聲。
    「不試一試怎么知道?再說,我看這里這么偏僻,一時間恐怕找不到修車廠吧?難道我們就要在這里坐以待斃?」
    秦仲安環顧四周一眼,他們剛好開到人煙稀少的地段,看不到半問房子,他無奈的喟嘆一聲。
    「好吧!你加油,我精神上支持你。」讀書他行,動腦他也行,至于修車……他只能舉雙手投降。
    「拿來了,仲安,快來幫忙,把車頂起來。」把千斤頂放在車子下,秦送兒馬上叫秦仲安來壓,她再把工具遞給上官列恒,待頂起車子后,上官列恒鉆進車底下這里敲敲那里打打,一會兒要這個工具,一會兒要那個工具,看起來很有架式,只是修車功夫究竟如何,還沒人知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秦送兒及秦仲安只能蹲在一旁,不斷的祈禱車子能發動,至少讓他們開到市區再壞掉也不遲。
    約莫半個小時后,上官列恒終于出聲了:「仲安,去發動車子看看。」
    「好的。」秦仲安馬上照做,車子果真能發動,他興奮的想大呼時,車子再度傳來叩叩叩的聲音,接著又熄火。
    見狀,秦送兒對上官列恒失去了信心,垮下小臉,她開始唉聲嘆氣。
    「在這里不曉得叫不叫得到計程車?」
    「保證妳叫不到。」秦仲安想也沒想就潑她冷水。
    「仲安,你在花蓮當兵,你同連的朋友呢?有沒有住這附近的,快叫出來救命。」
    「我想,我們再給姊夫一次機會吧!也許他會成功。」至少上官列恒遇到問題二話不說就主動去解決,單憑他這種氣魄,就該得到鼓勵,更別提只是再給他一次機會。
    上官列恒鉆出車底,臉上、手上、衣服上均沾滿了油漬及灰塵,秦送兒下意識的從車上拿出面紙盒,一張抽給他自己擦手,一張她拿來幫他擦臉。
    見她細心的擦著他的臉,遇到頑強的油漬擦不起來時,秀眉會蹙在一起,紅唇也會癟起,看得出來她很想用力搓,可是礙于是他的臉,所以她一直放輕力道,深怕擦痛他。
    一抹暖流滑過心田,上官列恒握住她擦拭的手,望著她的黑眸溢著深深的柔情。
    「我自己來就好,仲安,再發動一次,這次應該可以了。」
    「OK。」轉動鑰匙,車子果然順利的發動了,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跑出來。
    「哇!車好了,車好了耶!」秦送兒樂得抱住上官列恒又叫又跳,「我們能繼續玩了,耶耶耶!」
    「我身上臟--」上官列恒本想阻止她的,可惜她太高興了,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話。
    見到她身上的衣服也沾上污漬,他又好氣又好笑。
    「沒想到你會修車耶!你好厲害,要是我一個人車子壞在荒郊野外,我可能會哭死。」光想到那種情形,她就忍不住打顫。
    「傻瓜。」輕點了下她的鼻頭,「這只是小事。」
    「不,這是大事,你救了我們的蜜月旅行,來,給你一個獎勵。」秦送兒不由分說,踮起腳尖,無預警的就在上官列恒臉頰上大大地啵了一下。
    上官列恒受寵若驚,撫著被她親吻過的臉頰,心中再度泛起一陣漣漪。
    秦仲安則在旁竊笑,還開口損他姊,「姊!妳小心一點,別太主動,等會兒把這么優秀的姊夫嚇跑,妳會難過死。」
    秦送兒羞紅了臉,剛才只是一時的沖動,她也不曉得她怎么突然會想親上官列恒……反正在她意會自己行為之前,她就已經做下了這件事,想后悔都不行。
    「你閉嘴啦!啰嗦。」氣她弟弟沒事扯那些話做什么,害她現在眼睛都不敢直視上官列恒,「快上車,我們在這耗掉太多時間了。」
    「等等。」上官列恒喊住她,走到她面前,在她納悶他意欲為何時,他突然伸手緊緊的抱住她,秦送兒嚇得僵硬如石塊,動也不敢動。
    秦仲安則笑到嘴巴咧得好遠,只差沒吹口哨助興。
    「讓我們成為一對真正的夫妻吧!」上官列恒如此說道。
    「啊?」秦送兒有些莫名其妙,「你是指……上床?」她的表情有點怪。
    聞言,上官列恒迸出一記笑聲,惹得秦送兒更是一頭霧水。
    「你干嘛?你剛才的意思不是這樣嗎?」她微窘地瞪他。
    他邊笑邊搖頭。
    「不然呢?」真正的決妻,指的不就是有名有實?他們現在有名,只是沒實罷了,別怪她這會朝這方向去想,實在是上官列恒的話,太容易引人遐想。
    「其實在某方面,妳的答案沒錯,只是,我真正想表達的是--」他執起她的手,用很專注、很認真、很嚴肅的眼神,深深地凝視著她,「別管我們是如何成為夫妻的,總之,我們已是夫妻,這是個事實。」
    她點頭。
    「那,讓我們成為一對真正心貼心、共患難共享福,彼此扶持到老的夫妻,好嗎?」
    秦送兒怔住了,心微微發燙著。
    「你……真的這么想?」
    他很肯定的點頭,「我想擁有妳。」
    粉頰染上一抹嫣紅,唇邊的笑容慢慢漾開。
    「我脾氣很差哦!」她故意提醒他這點,「我在某種情況,脾氣也不好,大家得互相包容一下對方。」他在公司時,是出了名的冷冽,人見人懼,和此時完全不同。
    紅著臉,秦送兒懷著滿腔的歡喜,高高興興的用擁抱代替她的回答。
    秦仲安靜靜地看著這一幕。母親交代的任務,他應該已順利達成,同時,他也該反過來勸他母親,敞開心胸接受他這個姊夫,他真的是個不錯的對象。
    第五章
    新加坡
    在高樓大廈四處林立的都市叢林里,有一幢非常清幽的瓦厝古宅,這宅子歷史非常悠久,從清末民初至今。
    最初屋主是上海有權有勢的布商,當清朝漸趨式微,他眼見情勢不對,便毅然決定舉家遷移至此,在這落地生根,這宅子也是請人依照上海的房子打造而成。
    經過歷任屋主細心的呵護維持,它至今仍保有原來風貌。
    宅子是三合院式,里頭房間多達四十間,幾乎所有親戚都住在一起,遇見什么事,都是大家一塊處理完成。
    只可惜物換星移,這種情形在上一代逐漸改變,陸續有人遷移出這幢宅子,大家都各自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現在宅子只住著主事者一家人。
    不過,唯一不變的是,發生了事,大家都會回來這,找主事者研究討論。只是現任主事者能力太強,養成了眾人依賴的心理,把原本應該是大家合力完成的事,全丟給主事者一人去解決。
    「還沒列恒的消息?」上官列恒的父親上官誠,被人攙扶到宅子大廳的椅子上。
    他是上任的主事者,多年前,他的身體狀況愈來愈差,因此卸下職務,把擔子移交給大家推選出的下一任主事者,也就是他的兒子--上官列恒。
    上官列恒從小就表現出他優異的一面,處理事情有紊不亂,在他的帶領下,上官家族成為新加坡最顯赫的大家族,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上官家族名下的企業,也歷經多次世界金融風暴,仍屹立不遙不過,當傳出主事者失蹤后,上官企業的股票開始有下滑的跡象,大家紛紛揣測,主事者是否出了意外?眾多謠言因此甚囂塵上,搞得人心惶惶。
    「在出境處查出他目前人在臺灣。」有人上前一步,回答上官誠的問題。
    「臺灣?他去臺灣做什么?最近有什么事,讓他必須親自前往臺灣嗎?就算要去,也不需要一聲不響的走人,也不跟任何人知會一聲,他在搞什么?!」上官誠皺眉,語氣里皆是對上官列恒的斥責。
    上官舞苑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才開口發言:「哥不是為了要處理什么事,才去臺灣的。」
    看到所有上官家族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