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名門俏新娘-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椿購茫虼耍闋靼鍘?br />     「對了,姊夫,你跟我姊閃電結婚,你家人知不知道?」他轉移話題道。
    「我還沒通知他們。」
    「不敢通知,還是不想通知?」秦仲安的問題真是題題犀利。
    上官列恒深深的睇了他一眼,「小弟,有時做人太聰明,對自己很不利。」
    秦仲安對他咧開一抹好大的笑容,「姊夫,聰明的人知道何時何地,該說什么話。」言下之意,他自有分寸。
    聞言,上官列恒搖頭失笑,對他豎起大拇指,「好樣的,你有前途。」
    「謝謝夸獎,那你的答案呢?」他還真不懂得什么叫死心啊!
    聰明、膽量大、有毅力,這不只有前途,更有「錢」途,若能好好栽培,秦仲安的未來將不可限量。
    納才之心猛地浮起,上官列恒再次打量秦仲安一眼,然后開口:「小弟,服完兵役后,你有何打算?」
    「完成學業是必要的。」老狐貍一只,到頭來還是把他的話閃避掉了。
    「然后呢?有沒有想從事哪一行?」
    「姊夫,你想納才是吧?」
    上官列恒大笑,「你說話都這么直接嗎?」
    秦仲安聳聳肩,「我們家的人都這樣,不喜歡拐彎抹角,我姊說話比我還直接。」
    「這樣不太好,容易得罪人。」
    「所以我姊只能躲在家里寫稿,無法出去和人相處。」也算她有認清自己的缺點。
    「寫稿?原來送兒是作者?她寫哪方面的書?」
    「小說。」
    「大談風花雪月,贊嘆愛情到無病呻吟地步的那種言情小說?」真看不出來以秦送兒那么剛烈、倔強的性子,能坐在那里,想著一堆愛得死去活來的故事情節。
    秦仲安聽完他的描述,禁不住仰頭狂笑。
    「如果你還想和我姊走下去,勸你不要在她面前這么形容她的工作,否則她會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跟你說一堆她那行的辛苦及困難,絕非外人所想輕松簡單及好笑之類的話。」他好心的提醒他。
    「你該不會受過這種待遇吧?」上官列恒的黑眸里布滿同情。
    攤著手,秦仲安一臉無奈及怨嘆,「是啊!我整整被架了三個小時,她還不許我去上廁所,我連吞口水都不敢太大力吞,就怕一個不小心,脖子會斷成兩截。」那真是場惡夢!光想起他就皮皮挫。
    「老天!」這會兒換上官列恒爆笑出聲。
    天哪!他多久沒這么開心的笑過了?
    臺灣之行,真是值得!
    「對了,不論我和你姊將來會走得如何,你服完兵役,記得到新加坡找我。」這是重點,他可不會忘。
    「嘿嘿!聽起來,姊夫你的生意應該做的不小吧?」
    上官列恒笑得比他還賊,「你想呢?」
    「哇!」
    「呵呵呵!」有趣有趣,他更期待未來的日子了。
    睡夢中的秦送兒,被一陣交響樂聲嚇醒,她倏地彈開眼皮,反應很大的從床上一躍而起,驚慌失措地左右張望著,瞌睡蟲逃竄無蹤,美麗的臉龐上寫滿錯愕。
    見鬼了,她房內又沒音響,怎么會有音樂聲傳出?!
    她的鬧鐘不是這種聲音,她的手機也不是這種音樂,那……這音樂到底從哪跑來的?
    音樂響了一下子便停住,兩秒后又響起。
    這感覺有點像……手機在響?
    可是,她房間只有她一個人住,她的手機又沒響,那會是誰的在響,難道是鬼?!
    就在她如此想的瞬間,腦海里突然閃進一張英俊的臉孔,她霍然瞠大美眸。
    她忘了從昨天起,上官列恒就住進她房里了,這一定是他的手機在響。
    思及此,她終能寬下心,開始循聲東翻西找,終于在上官列恒的行李中,找出一支最新款的手機。
    來電顯示是上官舞苑,蹙了下眉宇,秦送兒還在考慮接不接時,鈴聲又斷了。
    斷的好,這樣她就不用煩惱了,正想把手機放下,它再度響起,還是上官舞苑打來的。
    這人和上官列恒同姓,可能是他親人,但,他的電話她不能亂接,這是禮貌,可,這個上官舞苑又好像有什么急事,一通打過一通,不接起來,好像又不是……猶豫了三秒鐘,秦送兒才按下通話鍵,她嘴巴都還沒來得及開,對方就急急地開口了:「哥,你人在哪?」
    原來是上官列恒的妹妹。秦送兒挑了挑秀眉,清了清嗓子,才緩緩的開口:「妳找上官列恒?他不在。」
    上官舞苑沒想到會聽見女人的聲音,她像見鬼似的瞪著自己的手機半晌,才再度拿回耳邊。
    「妳是誰?」她警覺地質問。
    秦送兒選擇忽略她的問題,另道:「妳要找上官列恒對不對?他出去做運動,還沒回來,妳可以等一下再打來,或許那時他已經回來了。」
    「妳到底是誰?怎么會接我哥的電話?」
    「妳不用急,我想,等他回來,他自會告訴妳我是誰。」
    「妳為何不自己說?妳有那么見不得人嗎?」
    真尖銳的問題,聽在秦送兒耳里,有些不快,不過她還沒沒氣度到,這樣就發火。
    她不怒反笑,「我沒有見不得人,只是我怕由我來介紹自己的身分太唐突,所以才希望讓上官列恒親口對妳說,妳不用對我那么兇,我不會吃了他。」
    被她這么一戲謔,上官舞苑不禁因自己的失態感到羞赧。
    咬著下唇,她訥訥地道歉:「對不起,我只是太急了,所以口氣差了些,希望妳別介意。」對一個陌生人發脾氣,這不是上官家的人應有的教養。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很好。
    「沒關系,待會兒上官列恒回來,我會跟他說妳有打電話來找他。」
    「謝謝。」頓了下,上官舞苑又接著說下去,「如果他不肯回我電話,麻煩妳再轉告他一聲,我爸爸因他的事,心臟病發住院了,如果可以,希望他能回來一趟。」
    聞言,秦送兒微微一驚,「住院了?!要不要緊?」
    上官舞苑遲疑了三秒鐘才回答:「這是我爸的老毛病,平常都控制得很好,但是這回我哥的事讓他情緒很不穩定,病情可能會加重。」她不愛說謊,但,她能撿字來講,把話說得模棱兩可。
    以她寫了七十幾本小說的經驗聽來,覺得這其中彷佛有陰謀……秦送兒邊聽著上官舞苑解釋的話,邊暗忖。
    「就先這樣,麻煩妳了,再見。」
    「再見。」結束和上官舞苑通話的同時,上官列恒剛好開門進入房內。
    看見她已起床,他自然的露出笑容,「妳醒了,我們買了一堆妳愛吃的早餐,在樓下,妳趕快去吃。」
    「哦!謝謝。」
    眼角瞥見她手里的手機,上官列恒的眸色倏地下沉,「有人打電話找我?」
    「嗯,應該是你妹吧!她一開口就喊哥。」她把手機遞給他。
    上官列恒查了下來電顯示,點頭,「她說了什么?」
    「他說你爸心臟病發,住院了。」
    聽見她的話,上官列恒輕嗤一聲,「又搞這套。」
    「怎么?看你的反應,你爸好像常拿他的病來壓制你?」
    上官列恒沒有回答。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那我心里猜測的事,應該八九不離十,你妹打這通電話來,果然有陰謀,幸好我沒傻傻的報上我的身分。」幸虧她聰明,呵呵!
    「妳應該跟她說妳的身分。」這樣他家鐵定更亂!
    「咦!怎么說?你想害你爸病情加重?」
    「不,我只是希望我家能天下大亂。」
    「……」搞半天,他就是為了這個和她結婚。
    不過無妨,他們各取所需。
    見她默然不語,上官列恒以為她生氣了,趕緊補充道:「妳放心,我既然和妳結婚了,就不會隨便離婚。」
    秦送兒勾起一抹笑靨,「那我就等著看你表現了。我話也幫你妹傳到了,你要怎么做隨你,我先去梳洗一下。」拋下話,她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走進浴室。
    上官列恒會緊張她的心情,這表示雖然他們結婚的過程有點可笑,不過他是認真的,感覺自己被重視,當然心情大好啰1照秦仲安的說法,他認為新加坡是都會型國家,和臺灣的城市差不多,因此,要先帶上官列恒到東部去玩,再慢慢玩回西部,這樣比較有意思,秦送兒及上官列恒都同意他的說法。
    加上秦仲安在花蓮服兵役,明天早上收假,他和他們一塊去東部玩,到時要回花蓮也比較近,如此一兼二顧,讓大家不再有異議,就這樣,三個人開著車,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姊,我要吃乖乖。」開車的秦仲安,才一上車就吵著要吃零食。
    坐在副座的秦送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沒搞錯吧!十分鐘前你才剛吃完早餐耶!」
    「開車就是要吃東西。」秦仲安說得理直氣壯。
    「呿!」懶得和他吵,秦送兒只好請后座的上官列恒從一大袋的零食里,找出一包乖乖。
    「希望你吃了就會『乖乖』。」上官列恒意有所指地笑道。
    「聽見沒?你姊夫也要你乖乖,你最好就給我乖乖的。」
    「拜托!我開車很辛苦耶!不過要包餅干來吃,就引起眾怒?」
    「啰嗦,張大你的嘴巴。」秦送兒拿兩個乖乖塊丟進秦仲安嘴里。
    秦仲安邊嚼邊抗議,「我想,今天是因為開車的人是我,妳才服侍得不甘不愿,要是換成姊夫,妳就不會有那么多怨言。」
    「你想太多,我是這樣的人嗎?」
    極度質疑的目光在她身上掃了幾下,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想表達的意思。
    「不專心開車,你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把整包乖乖都往你嘴里倒。」秦送兒被看得有些惱怒,兇巴巴的撂下狠話。
    「我在開車,妳最好不要拿你們的性命來開玩笑。」
    「你知道你在開車就好,眼睛不看前方的路,還敢亂瞟?找死呀你!」
    「呿呿呿!」
    「我還嗟嗟嗟咧!」
    「靠!妳很無聊耶!」
    「你比我還無聊。」
    送了顆衛生眼給她,「懶得理妳。」
    看著他們這對姊弟你一言我一語地斗嘴,上官列恒好生羨慕,他和上官舞苑似乎不曾這么輕松的對談過。
    礙于嚴格的家教,他們之間永遠保持禮貌,就算對對方有何不快,也會壓抑下來,用最完美的態度應對。
    或許這樣少了很多紛爭,但,相對的,感情也就這么少掉了。
    不是說他和上官舞苑的感情不好,而是他們之間似乎隔了什么,他不會跨過去,她更不敢跨過來,兩人就像兩條平行線。
    如果他們家能和秦家一樣,或許今天不會演變到這種局面。
    「你在發呆?」秦送兒轉過身,伸手在上官列恒眼前揮了揮,企圖引起他的注意。
    快速地斂起深思的黑眸,他看向她,「有事?」
    「你打電話給你妹妹沒?」
    他搖頭。
    「你真的不打電話回去問一下你爸爸的病情?」
    「如果我爸的病真的很嚴重,我妹一定會再打來。」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他畢竟是你爸爸,于情于理,你都該打回去問候一下吧!再不然打回去報個平安也好,讓他們知道你在臺灣很好、很安全。」
    「我以前走遍全世界,都不曾打電話回家報備過。」他的父親只擔心他每次代表公司出去開會,會不會有好結果回來。
    為了不讓他失望,他很努力的替公司爭取最大的利益,他以為只要這么做,他就會開心,就會多關心他一下,可惜他錯了。
    他只丟下一句話:一次要比一次好。
    所以他只能不斷進步,不能停止不動,更不能退步,否則他看他的眼光就充滿失望及鄙視。
    當然,心高氣傲的他,也不容許別人如此看待他,所以凡事他力求最好。
    不過,即便如此,他還是很期盼能得到父親的一聲贊許。
    「嘿!這種事要是發生在我們家,肯定會被打死。」秦仲安專心開車之余,抽空回了一句。
    「就是說,我爸和我媽從小就教我們,要去哪、和誰去、幾時回來,都要跟他們報備,若到外地過夜,更要打電話回來報平安,免得他們在家擔心。」秦送兒附和他的話。
    「你們的父母關心你們。」
    「你父母不關心你?」
    上官列恒的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的父母不關心他?認真講起來,他母親和他的感情還不錯,只可惜她太傳統,凡事皆以他父親為主,縱使有再多的意見,她最多也只是提個幾句,并不會盡力去爭取認同。
    真正的問題是落在他那喜歡一意孤行,從不在乎他人想法的父親上官誠身上。
    雖然上官列恒極欲掩飾他真正的想法,但從他的眼里,秦送兒仍看見一絲落寞。
    偏著頭,細思了會兒,她得到一個結論,「看來你家境應該不錯。」
    暗中訝于她的敏銳,表面上他故作不懂,「怎么說?妳猜的?」
    「不,這是經過我大腦詳細分析后,所得出來的結論。」
    停了三秒,上官列恒爆出笑聲。
    秦送兒沒好氣地戳著秦仲安的手,「喂!他那是什么反應?」
    秦仲安笑著聳聳肩。
    「怎么?你們男人都把女人當傻子,我們沒腦袋可以思考的嗎?」連續送了兩顆白眼出去。
    「我絕對不敢小看女人。」上官列恒澄清。
    「那你還笑。」
    「呃……」笑是自然反應,要他不笑,實在挺強人所難的。
    「言行不一,哇!」撇撇唇,「要不然你可以說我的結論是錯的,那時你再來笑也不遲吧!」
    上官列恒沒有回答。
    「不說我就當你默認了。」
    呃……她好像很喜歡來這套。
    「怎么?你那是什么眼光?有異議?」
    他搖手,「沒。」
    「這還差不多!」
    第四章
    前往臺東的一路上,大家有說有笑,上官列恒更是生平第一次像瘋了一樣,拋開以往的矜持,隨著車上播放的歌曲,引吭高歌,可惜五音不全的歌聲笑壞了秦送兒及秦仲安,不過不減游興,大家仍玩得不亦樂乎。
    「沒想到從臺灣西部到臺灣東部,要花費那么久的時間,我從新加坡來還沒那么久。」唱到渴了,上官列恒這才甘愿稍作休息,拿起礦泉水猛灌。
    「其實還好,繞過幾座山就到了,正常不用如此之久,只是今天遇見幾只烏龜,開車開得好慢好慢,山上又無法超車,時間才會延宕許多。」秦仲安已經很有耐性,沒按下窗戶罵人,今天要是換作脾氣較不佳的駕駛,國罵可能早就丟了出來。
    「這么遜啊!來來,拿一罐雞精送他們,給他們補一補,叫他們喝了再上!這樣開車技術就會好很多。」上官列恒從零食袋里找出幾罐雞精。
    「雞精?哪來的雞精?」秦送兒一臉驚訝。
    「出門前媽塞給我的,她說我在軍中吃不好,所以拿雞精給我補身子。」秦仲安說道。
    「別說那么多了,丟一罐到對方車上,送他們喝吧!」上官列恒探出天窗,作勢要把雞精丟向那輛開很慢的車,此舉嚇壞了秦送兒。
    「喂喂!你又沒喝酒,怎么像在發酒瘋啊!」秦送兒忙不迭的扯著他的褲管,「上官列恒,你給我坐下,聽見沒?!快坐下!」
    上官列恒根本不管她,她一急,連忙拔下安全帶,跟著擠上天窗,想要在他做出蠢事之前阻止他。
    見她也采上來,上官列恒笑得可開懷了。
    「哈哈哈!妳以為我真的會丟出去嗎?我哪有那么沒水準。」他只是敞開雙臂,用力的吸著山上充滿芬多精的新鮮空氣,感覺既舒服又享受。
    見狀,秦送兒才知道被他唬了,沒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