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名門俏新娘-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妳也是。」
    新人們相敬如賓,可旁觀者卻憂心忡忡。
    至于秦送兒的爺爺,據說在他們婚禮完成的剎那,病情突然好轉許多,是沖喜真的有效,抑或只是個巧合?沒人說個準。
    只知道,秦送兒結婚是事實,爺爺病情好轉也是事實。
    褪去婚紗后,秦送兒換上一件合身的T恤及牛仔褲,把她姣好的身材完全顯露出來,長發束成馬尾,整個人看起來十分俐落清爽。
    「你家在哪?」打理好自己的外表,秦送兒轉頭看著上官列恒,從他的眼中,她看見了他對她外表的贊賞,這大大的滿足了她女性的虛榮心。
    「新加坡。」他很老實的回答。
    「你不是臺灣人?」
    「不是,今天是我踏入臺灣的第一天。」他看了下手表,「事實上,我才剛抵達臺灣不到三小時。」
    「不會吧!」秦送兒訝異不已,「你來臺灣做什么?」
    「說好聽點是度假,說難聽點,我是離家出走。」他笑咪咪的回答。
    「啊?」她的下巴差點掉落,「你這么大一個人了,還學人離家出走?」她以為那是毛頭小子才會做的事。
    上官列恒低笑一聲,「可見我有赤子之心。」
    「你在開玩笑?」
    他的笑聲變大。
    「夠了你!」秦送兒送他一顆大白眼,「你的名字怎么寫?應該不會是東西裂掉的『裂痕』吧?」有人會笨到給自己孩子取如此不吉利的名字嗎?
    收起笑容,他道:「的確不是,是排列的列,永恒的恒,我爸爸希望我的成就能列于永恒的歲月之上,讓每個時代的每個人都知道我的存在。」
    「就像愛迪生?」
    「是的。」
    「你父親對你的期望真高,難怪你會離家出走。」從小在這么高的期望下生活,一定壓力很大,也很辛苦,幸好她父母只希望她能平安長大,然后嫁個好人家,一輩子過得快快樂樂就夠了。
    「這些事可以慢慢再談,現在我有個問題想問妳。」
    「說。」
    「我不了解臺灣的習俗是如何,現在我們結婚了,妳是要以我的住處為住處,還是妳的住處為住處?」
    「正常是你的。」
    「可是我短期間內不會回新加坡,這陣子我打算暫住在汽車旅館,或租房子,妳要和我一塊嗎?」
    盯了他三秒鐘,她決定了,「你來住我家吧!」
    「好主意。」
    留著小平頭,全身肌膚黝黑,體格健壯的男子,一踏入家門,就看見家里鬧烘烘的,不用大腦想,他也知道必定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你們怎么都在這?沒去男方那邊吃喜宴?」秦仲安環視一客廳的人,大聲的質問。
    今天是他姊結婚的大日子,由于他還在當兵,今早才放假,所以趕不及參加婚禮,他本以為回來時,至少還吃得到喜宴,可是照目前的情形看來,似乎沒有喜宴可吃。
    正在議論紛紛的人,聽見他的聲音,才曉得他回來了。
    秦母立刻迎上前,拉住她小兒子的手,開始哭訴。
    聽完她的敘述,秦仲安驚訝的下巴差點掉落。
    「她真的這么做了?!」
    「是啊,她真的這么做了。」
    「她真的嫁給一個陌生男人,而你們甚至只知道他的名字?」他再次確認。
    「對,沒錯。」
    「老天,她怎么能這么大膽?」
    「就是啊!所以我們好擔心她的將來。還有,剛才我聽見她說,她還想去蜜月旅行!」
    「不會吧……」
    「我們大家已經口水說盡,她連半句都聽不進去。仲安,換你去試試,說爺爺的病有好點了,叫她快跟那個陌生男人離婚,以免耽誤到她將來的幸福。」
    「你們那么多人都說服不了她了,我怎么可能說服得了她?」太看得起他了吧?
    「你就去說說嘛!順便瞧瞧那男的,如果你姊答應要離婚,而那男的不答應,你就想辦法逼他答應。」
    「妳叫我使用暴力?」他母親的暗示,讓秦仲安瞠大了眸子。
    秦母干笑一聲,「沒啦!我相信以你能讀到碩士的腦袋,應該能想到很多辦法,不一定要使用暴力。」
    搖搖頭,秦仲安一臉無奈,「萬一他們兩人都不同意離婚呢?」
    「那他們的蜜月旅行,你說什么也要跟去。一來,萬一新郎是壞人,你還可以保護你姊姊的安全;二來,你也能順便觀察新郎的為人如何,然后隨時跟我回報。」
    「我才放幾天假而已。」秦仲安大聲哀號。
    「能跟幾天是幾天!」
    「好啦好啦!不過,我不保證我能說服得了他們就是了,你們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我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
    這么大一頂帽子扣下,他不硬著頭皮上場也不行了。
    甫接近秦送兒的房間,就聽見里頭傳來開懷的大笑聲。
    秦仲安愣了愣,事情似乎不像大人們講的那么嚴重,否則他姊姊怎會笑得那么大聲?
    伸手輕敲著門,不一會兒,房門馬上被人開啟,是上官列恒開的門。
    兩個大男人就這么對看著,互相打量著對方,同時也在雙方眼中看到了贊許及認同。
    「是誰?」秦送兒揚聲問道。
    上官列恒高大的身影把門口完全堵住,她根本看不見來人是誰。
    秦仲安越過上官列恒的肩膀,望了過去,「姊,是我。」
    「咦!仲安?」聞聲,秦送兒馬上從床上跳了下來,奔到門口,「仲安,你回來了呀!」一看見她弟弟,她馬上露出好大的笑容。
    她很疼這個弟弟,因為她母親曾告訴她,之所以把她取名為送兒,就是希望能憑她的福氣,替秦家帶來一個男孩,沒想到沒多久后,她母親果然生下她弟弟,因此,她認定這個弟弟是她帶來的,所以她有義務去疼他、愛他。
    而她這個弟弟也從沒讓她泄氣過,任何一方面都優人一等,讓她感到十分的欣慰。
    「嗯,我要休到后天。你們在聊天?」
    「是啊!聊我們的蜜月旅行。」
    「去玩呀!這么好康,讓我跟個幾天行不行?自從去當兵后,我就沒再去玩了。」他涎著臉,順水推舟地問。
    「等下再說,先給你們介紹一下。列恒,這是我唯一的寶貝弟弟,他很厲害哦!考上博士班了,不過一考上就立刻辦休學,他覺得先去服兵役對自己比較有利,服完兵役再回去讀書都還來的及。對了,他再半年就要退伍了。」她這個弟弟可是相當讓她引以為傲呢!
    「仲安,這是你姊夫--上官列恒,快叫人。」
    上官列恒含笑的點頭,首先對秦仲安伸出手,「很高興認識你。」
    秦仲安馬上握住他伸出來的手,「姊夫,你好。」
    「你進來吧!我們一塊研究。」秦送兒將秦仲安拉進她的房里,開心的說道:「你姊夫是新加坡人,第一次來到臺灣,所以我決定我們的蜜月旅行不出國了,我要帶他環島一周,讓他看看臺灣的美麗。」
    「好主意,不過環島要花費不少錢。」秦仲安是故意這么說的,他想藉此知道上官列恒的經濟能力如何,是否養得起他姊姊。
    「這你不用擔心了,瞧。」秦送兒從枕頭下拿出兩大本旅行支票,「這些支票面額加起來有兩萬美金,是你姊夫剛才拿給我的,他說這些要讓我們仿蜜月旅行的費用。」
    「兩萬美金?!」秦仲安大愕,「姊夫,你隨身攜帶那么多錢?」六十幾萬臺幣耶!
    「我打算離開新加坡一段時間,錢當然要準備充足。」事實上,他身上還有好幾本旅行支票沒拿出來。
    「我能不能冒昧的請問一下,姊夫你是從事何種行業?家里又有什么人?為何會來臺灣?」
    「仲安,是媽派你上來問的嗎?」兩道質疑的目光馬上射了過去。
    秦仲安看向他姊姊,「不,他們派我來破壞你們的婚姻,要你們立刻去離婚,然后各走各的路。」他實話實說。
    上官列恒沒想到秦仲安會當他的面,把這些話說出來,對于眼前這對姊弟,他感到十分有興趣。
    「又來了,他們說不動我,改派你上場?」秦送兒受不了地直搖頭,「我自己做的事,我絕對會自己負責到底,就算未來過得再不堪,我也不會埋怨他們任何人,叫他們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拿自己一生的幸福來賭?值得嗎?」
    「你看他值不值得我賭?」指指上官列恒,秦送兒的眼里有抹異樣的光芒一閃而過。
    「看起來是還不錯,不過和他又不熟,誰曉得他實際上是怎樣的一個人。」
    秦送兒不在意地聳著肩,「沒關系,要是他的真面目讓人無法接受,那我也會想到法子解決他,不怕的。」
    「妳哦!太有自信了吧!世上有很多壞人手段之殘暴,是妳無法想象的。」
    「放心,你老姊我的運氣向來很好,而且我也常做善事,我相信老天不會對我這么殘忍,走了一個爛男人,還送個爛男人過來。」
    自從她沒和竹科的那個超級大爛人結婚成功之后,她就深信上天待她不薄,舍不得看她這朵鮮花插在一坨牛糞上,所以特地從新加坡挑了個好男人給她,她就有信心,她的未來從這一刻起,就會有無窮盡的好運,一切苦難都即將離她遠去。
    「妳未免太天真了。」對于她的那番論調,秦仲安非常不予茍同。
    「你才太杞人憂天。」
    兩姊弟就在上官列恒面前評論起他來,一點也不怕他聽了心里會怪怪的,舉止大方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上官列恒見了,忍不住搖頭失笑。
    他的直覺沒錯,和這家庭扯上關系,凡事都變有趣多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再吵了,我以為我們現在是要討論環島的行程,不是要吵架的。」見他們愈爭論愈兇,他急忙出聲阻止他們。
    「姊夫,你先不要打岔,等我們爭辯出一個結果后,自然會停下來。」真理是辯出來的。
    「呃……這樣不好吧!若要爭到最后,會破壞感情的。」
    「放心,這是我們姊弟增進感情的一種方法。」
    「……」真詭異的一種方法。
    不過,爭論歸爭論,秦仲安仍不忘母親的交代,硬逼著秦送兒答應蜜月旅行讓他同行,秦送兒拗不過他,只好同意。
    翌日,清晨六點。
    些許陽光迤邐進秦家,上官列恒在此刻醒過來,他的生理時間向來準時。
    看著身邊的人仍處于沉睡狀態,他小心翼翼地下床,進浴室盥洗一番再下樓。
    秦家的人好像都還在睡夢中,偌大的房子靜悄悄的,只有屋外鳥語聲斷斷續續的傳入。
    他打開大門,走到屋內伸了個大懶腰,深深吸口氣,清晨清新的空氣素來能讓他精神大振。
    秦家有個很漂亮的庭院,上頭有塊綠地及幾棵大樹,還有一堆叫不出名的植物,四季都有花開。
    據說,這是秦爸爸的興趣,他很喜歡園藝,所以才在自己家里種了這么多植物,只可惜他多年前病逝,所以現在秦家只剩三人。
    不過,為了不讓秦爸爸的心血付諸流水,他們三個人很用心的在呵護家里的庭院,讓它保持的跟秦爸爸過世前一模一樣。
    走到庭院,上官列恒照他平日的習慣,做起早操,一切原本都是那么美好,只是當定時的灑水器自動灑起水,讓他措手不及,全身被淋得濕透時,就有點美中不足了。
    甩著一頭濕漉漉的頭發,上官列恒無奈的笑了笑,轉身進入屋內,想上樓去換下被澆濕的衣服,卻在樓梯間遇上了秦母。
    頓了下,上官列恒立即揚起陽光般的笑容,輕輕地喊了聲:「媽,早。」
    秦母像見鬼般地直瞪著他,「你那么早干什么去了?」叫媽叫得那么好聽,她還沒認同他呢!
    「我在庭院做運動,沒想到灑水器自動灑起水來。」上官列恒解釋著,「我想上去換件衣服。」
    「你都那么早起床?」秦母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擔心他那么早起床是要做什么壞事。
    上官列恒當然看得出秦母在懷疑什么,他不在意地再度露出笑顏。
    「是的,我習慣每天六點就起床做晨運,七點吃早餐,八點上班。」
    「聽起來很規律。」像是有原則的人會做的事。
    笑意加深,「謝謝夸獎。」
    「算了,你快上去換衣服吧!雖然現在是夏天,但清晨還是有點涼意,你別感冒才好。」
    「謝謝媽的關心,那我上樓了。」越過秦母,上官列恒正要上樓去,秦母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急忙又喊住他。
    「等一下,你……」
    「媽,還有事?」回過頭,上官列恒很有耐心的等著一臉尷尬,不曉得如何啟齒的秦母。
    「昨晚你和送兒,你們……你們……」哎呀!床笫之間的事,叫她如何開口問呀!
    上官列恒懂秦母要問什么,不過他選擇裝傻,「媽,妳想問什么盡管問就是了。」他篤定秦母不敢把問題問出口。
    「我……那個……你們……哎呀!算了算了,不問了,你快上樓吧!」揮揮手,秦母邊嘆氣邊下樓。
    噙著得逞的笑容,上官列恒這次很快速的跑上樓,沒讓秦母再有機會喊住他。
    看著他跑得飛快的背影,秦母愈是擔心。
    她的寶貝女兒的未來不曉得會變怎樣?真叫人憂慮啊!
    彷佛感應到有人在房里走動,秦送兒慢慢的從睡夢中蘇醒過來。
    揉揉眼睛,她坐起身,有些茫然地盯著上官列恒換衣服的動作。
    「你要出門?」
    「我吵醒妳了?不好意思。」上官列恒加快穿衣服的動作,「我不小心弄濕衣服,所以要換件干的。」
    「哦!」她輕輕的點頭,捉過床頭柜上的鬧鐘瞄了一眼,「你都這么早起床?」
    「嗯哼!」
    「那你去對面叫我弟起來,你們兩個可以一塊到附近的公園做運動或慢跑,回來時,在巷口處那間早餐店,幫我買份早餐回來,我弟知道我都吃什么。」說著,她打了一個好大的呵欠,「我還好困,讓我再小玻б幌隆!?br />     「沒問題。」他微笑地盯著毫不造作的秦送兒,她自然的舉止看在他眼里,顯得十分可愛,他忍不住傾向她,伸手輕拍她粉嫩的臉頰,「好好睡,等我買早餐回來,再叫妳起床。」
    「嗯。」唇邊浮起一朵滿意的笑容,合上眼,秦送兒舒服的繼續夢周公去了。
    見她對他如此不設防,彷佛他們已認識許久般,一股前所未有的異樣感覺,在上官列恒的心頭蕩漾開來。
    雖然他的家人也很信任他,可秦送兒對他的信任帶給他的感覺特別不一樣,只因她已是他的妻?
    認真來講,他們還算是陌生人,稱不上有什么交情,她卻大膽的和他結婚,不怕此人是狼人而非良人?她也能安心的睡在他身旁,不怕他半夜會對她亂來?
    被一個不曉得會攜手走多久的「陌生妻子」信任,這種感覺出乎意料的……愉悅及感動。
    他喜歡這種感覺,當然,他相信他也會喜歡上有秦送兒陪伴的日子。
    第三章
    「姊夫,你在新加坡是從事什么樣的工作?」秦仲安和上官列恒兩人在公園內聊天。
    「我做生意。」上官列恒略為保守的回答。
    「哪方面的生意?」秦仲安鍥而不舍的追問,不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不罷休。
    「貿易。」
    「哦!現在做貿易好賺嗎?」
    「馬馬虎虎,至少讓我不愁吃穿,也養得起你姊姊。」他知道秦仲安在擔心什么。
    看得出來上官列恒想隱瞞一些事,秦仲安本想繼續追問下去,但,換個角度想,或許有些事讓他主動對他姊姊說,總比他逼問出來還好,因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