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名門俏新娘-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倭⒆閬氯ィ?br />     「那,女人該有的我就沒有嗎?」她言詞犀利的立刻回話。
    秦母見場面愈來愈火爆,有愈來愈不可收拾的現象后,她急忙跳出來安撫兩人的情緒。
    「好了好了,大家有話好好說就好,何必動怒呢?」她擠進兩人中間,硬把兩人分開,「我知道要舉辦一個婚禮很費神,大家都很累,才會容易動怒,事情過了就算了,以后要同睡一張床的,別計較太多。」
    同睡一張床?一想到那個情景,秦送兒就受不了的猛跳腳。
    「我要回房了。」沒好氣地丟出話,她邊翻白眼邊掉頭走人,再在這多逗留一分鐘,她絕對會氣到爆腦血管。
    本來,她是不愿意披白紗的。
    為了那種男人穿上女孩子一生中最期待的一件衣服,她覺得超不值得,所以她拒絕穿上。
    不過,她母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她期待了二十幾年,終于等到她長大,要嫁人了,可以穿上婚紗給她看,誰曉得她卻不穿,讓她二十多年來的期待瞬間成空,這叫她如何能不傷心、不難過。
    拗不過她母親,她再次妥協,答應穿上美美的婚紗,成為一位美美的新娘。
    「別苦著一張臉,笑一個給媽看,快。」
    秦送兒動也不動。
    「送兒,結婚應該要快快樂樂的,妳連大喜之日都笑不出來,更別提以后的日子了,肯定會過得相當辛苦,媽媽會舍不得的,所以,笑一個給媽看好嗎?」
    「媽,不是我不想笑,而是嫁給那種爛男人,誰笑的出來?」她不哭,她媽媽就要偷笑了,還想她笑?拜托……「送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以后妳是人家的媳婦,身分不同了,性子得收斂一下,別讓對方家長回頭斥責我不會教小孩,也別把妳的幸福不當回事的罵走了。」
    聽見母親語重心長交代的話,秦送兒怔了怔,忽感一陣鼻酸,「媽,我真的不想嫁。」
    聞言,秦母怔了怔,「送兒……我知道妳委屈了,為了爺爺,犧牲了妳,我真的很抱歉。」天下父母心,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有個好歸宿?
    可是,當她還得面臨自己的父母時,被夾在中間的她,該如何擇一呢?
    「我知道妳也無可奈何,今天會演變到這種局面,沒一個人預料的到,大家都是被迫的。」所以她怨不得,她也不能怨……「對不起……」除了這三個字,她實在不曉得還能說什么。
    閉上眼,努力平撫內心的哀戚,深深吸口氣,待秦送兒再度睜開眼時,眸中已不復見任何悲傷。
    「算了,反正事到如今,說什么也于事無補,別說了。婚禮什么時候要開始?」不是在新娘休息室里等很久,婚禮就不用進行了,早死早超生啦!
    「送兒……」
    「媽,妳出去看一下好嗎?我想一個人靜一下。」勉強擠出一朵笑花,這已是她的極限。
    緊緊瞅了她一眼,秦母才點點頭,離去。
    「那婚禮要開始時,我再進來叫妳。」
    「嗯。」唇角的笑容在她母親關上休息室的門的同時,瞬間凍結。
    她好煩,她真的好煩!
    彷佛有一張無形的網緊緊纏住她,掙脫不了,她好難受、好痛苦、好想逃離這個地方,躲避任何人加諸在她身上的壓力……可惜,她不能。
    強忍哽咽,她走到窗戶邊,想打開窗戶,呼吸一下新鮮口氣時,窗戶窸窣的說話聲,打斷了她的動作。
    這聲音有點熟,對話內容又有點曖昧……最詭異的是,她聽到的,應該是兩個男人的聲音……壓下難過的情緒,她小心翼翼地把窗戶拉出一條小縫,從縫中看出去,是兩個大男人相擁的景象,她瞪大眼。
    雖然新娘休息室外頭是教堂較偏僻地帶,可,兩個大男人在這談情說愛,未免太大膽了些!?真佩服他們的勇氣,完全不怕被人瞧見。
    她本想關上窗戶,不想做出偷窺他人之事,只是背對她的那個男人,身形有些熟悉,讓她不得不繼續偷聽下去——「安,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背對她的男子如此說道。
    「我了解,你今天會結婚,有你的苦衷。」
    「我不會愛上女人的,你放心,我愛的永遠只有你一個人。」
    「我明白,你會結婚的理由我也很清楚,但是,要我不難過,我辦不到,天曉得我多希望我們兩人能愛的光明正大一點,不要躲躲藏藏,不用再在乎世人的目光。」
    「我懂我懂,只是……我家人丟不起這個臉,他們逼我要用結婚來掩飾我真正性向的事實……我……」背對秦送兒的男子無奈的轉身,離開另一個男人的懷抱,「我真的無可奈何。」
    當秦送兒看清他的臉時,她倒抽口氣,是那個竹科新貴,她的準新郎!
    見鬼了,她的未來丈夫原來是個同性戀!?
    老天!這樣的婚姻,她怎么可能還結的下去?
    不成,說什么她也不能嫁他,她寧可隨便捉一個未婚的男人結婚,也不能和一個同性戀者結婚!
    臺灣高雄小港國際機場
    一個高挺俊爾的身影出現在入境處,一身全白的運動休閑服裝、一雙白色慢跑鞋、頭上戴著一頂白色鴨舌帽,鼻梁上則是一副時尚及運動感十足的墨鏡。
    他看起來是如此隨性,舉手投足卻都散發著優雅的氣息,大家紛紛猜測他是哪位達官子弟,抑或是哪位明星?否則怎會如此亮眼,彷佛早習慣眾人的注目。
    上官列恒推著行李箱,踏上臺灣的土地。
    他來自新加坡,是華裔,所以英語、華語都說得很流利,來臺灣唯一比較吃虧的是,他聽不懂臺語。
    嘴唇揚著自信的笑容,他推著行李走出機場,伸手招輛計程車,準備先找間汽車旅館下榻。
    他事前有做過功課,知道臺灣有許多汽車旅館隱密性十足,且設備甚至比五星級飯店更豪華、舒適,他同時知道他一旦投宿于飯店,一下子就會被他的家人查到行蹤,因此,汽車旅館是他最佳的選擇。
    上了計程車,他告訴司機一間汽車旅館的名字,要他前往那里。
    途中,經過了一間教堂,以外頭的裝飾及人群來看,里頭應該正在舉辦婚禮。
    照理說,他不會無聊到去觀望人家的婚禮,但,他現在是以度假的心情來到這兒,他好奇臺灣的婚禮和新加坡有何不同,因此,他在這兒下車。
    拖著行李,他進入教堂內,婚禮正要開始,新娘被人請出新娘休息室,要走到神父面前時,從他身邊經過,不曉得是他眼花還是如何,他覺得新娘好像多看了他一眼……或許是看到他身邊有她認識的朋友吧!他自我解釋著。
    神父念了一些祝福的詞,就在他問新娘愿不愿意嫁給新郎時,她居然說「不愿意」。此舉嚇壞了底下觀禮的雙方親朋好友,新郎臉色更是晦暗。
    「我不結婚,自然有我的理由,親愛的新郎,你該懂的,不是嗎?」堅定的眼神緊緊鎖住新郎的,她的話,相信他會懂。
    新郎神色一凜,眼底閃過一絲驚慌,下意識的朝他愛人所站之處看去。
    她發現了?她怎么可能會發現的?他惶恐地想著。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秦送兒果然看見了方才和新郎抱在一塊的男人,紅唇冷冷的勾起。
    但,她不是個壞心的人,她不會戳破別人的隱私,她只希望他自己會知難而退,親口宣布取消這個婚禮。
    「親愛的新郎,你在看哪里?」
    被她這么一問,新郎嚇得立刻調回目光,對上她。
    困難地咽下口水,他艱澀的開口:「我不懂妳在說什么。」
    「不懂?我給你面子,你自己卻不要面子?那休怪我道出事實——」
    「妳到底知道什么!?」新郎慌得朝她大吼,打斷她的話。
    「我知道你也知道的事。」
    他的臉緩緩褪去了血色。
    「我不愿意嫁你,如果你有良心,就不該耽誤到我的幸福,我這么說,夠清楚了吧!」
    「我……」她知道了,她真的知道了,她怎會知道的?怎么會……「我給你三秒鐘考慮,一、二、三,你——」
    「我放棄和妳結婚,我自動放棄和妳結婚!」新郎在秦送兒扯開喉嚨的那一剎那,急得大聲喊著。
    男方家人似乎察覺到新郎是同性戀的秘密已泄露出去,新娘說不嫁,他們也無可奈何。
    只是處在狀況外的女方親族則亂成一片。
    好好一個婚禮怎會搞成這樣?新郎不結了,這個婚禮就無法完成,也就達不到沖喜的目的,這可怎么辦才好?
    「送兒,妳到底在搞什么?妳怎能在這節骨眼不結婚?那爺爺怎么辦?妳怎么這么不孝呢?」秦母很不諒解秦送兒的行為,方才在新娘休息室,她以為她已經認命了,怎么突然又——唉!
    「我沒說不結婚,我只是不和他結婚而已。」面對自己親人們紛紛投來的斥責目光,秦送兒的下巴昂得很高。
    她才不在乎他們怎么看她,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夠了。
    「是什么理由讓妳在這時間才說不和他結婚?」
    「反正我有我的理由,總之,我絕對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你們放心好了。」
    方才在新娘休息室內,被她撞見準新郎會情郎的事,她就決定不要這個婚姻了。只是她知道今天的婚禮勢在必行,所以她必須立刻找到一個對象,和她踏上紅毯另一端。
    可惜,今天來觀禮的親朋好友中,沒一個能讓她當丈夫的,就在她快要絕望之際,老天眷顧了她,讓她瞥見了一個看起來很不錯的男人……她沒看過那男人,或許是新郎那方的親屬,不過是誰都無妨,只要他能夠和她結婚就夠了。
    「送兒,別鬧了,爺爺的病不能再拖了,他沒時間讓妳再去相親。」
    「我也沒說我要再相親,今天這個婚禮會完成的。」
    眾人面面相覷,沒人懂她的意思。
    上官列恒混在觀禮的人群里,看著已成鬧劇的婚禮,有些啼笑皆非。
    這個應該是例外的婚禮吧?臺灣的婚禮應該不是這樣吧?
    就在他好奇新娘接下來要如何做之際,新娘突然拉著曳地的白紗裙襬,朝他大步走了過來,不只緊緊瞅著他不放,還大聲的對在場所有的人宣布,她要嫁他。
    上官列恒瞠目結舌地低頭盯著新娘,很是錯愕。
    頓了下,他緩緩的開口:「小姐,妳說……」
    「我想嫁給你,就是現在!」秦送兒語氣堅定的說道。
    「呃——」這是什么情形?他只是路過的觀禮人。
    大家也全被她的驚人之舉給嚇呆。
    第二章
    「送兒,妳先冷靜下來,不要沖動。」秦母很是擔心,怕送兒真的會和這個不曉得打哪出現的陌生男子結婚。
    「冷靜?我很冷靜。」
    「妳看起來一點也不冷靜。」無故被卷入風波的上官列恒,說出大家的內心話。
    「閉嘴。」秦送兒轉頭斥喝一聲,「我問你,你結過婚沒?」
    上官列恒搖頭。
    「沒結婚最好。」老天保佑,幸好他沒結婚,不然她就沒轍了。
    「送兒,我不曉得妳是怎么了,但,妳該知道,這個男人只是個陌生人,沒人知道他是誰,妳不能嫁給一個陌生人啊!」秦母緊張地道。
    從上官列恒身上拉回視線,移向眾人,「難道你們不希望今天完成婚禮?」她冷靜地反問他們。
    「我們是希望可以完成婚禮,但是,妳怎會臨時想換新郎?就算妳要換,妳也換個大家都認識的人,至少大家了解那人為人如何,可妳偏偏換個陌生人,他的一切沒人曉得,我們擔心妳……」
    「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就是要他。」竹科新貴對她而言,也是個陌生人,眼前這男人也是陌生人,既然都是陌生人,那嫁他又何妨?
    怪了,怎么沒人來問問他,他有沒有意愿和她結婚呢?為什么大家表現出來的態度,好像他已經決定娶她似的?上官列恒在心底好笑地忖著。
    「送兒,有事好商量,真的,婚姻是終身大事,輕忽不得的。」
    「如果你們希望婚禮能順利完成,就別再阻止我。」冰冷的嗓音一吐出,試圖勸阻她的親戚們,瞬間全閉上了嘴巴,盡管眼神中透露著濃濃的憂慮,但沒半個人敢再出聲勸她。
    嘖!真強勢的女子。上官列恒像是在看戲似的,還在心中評論一番。
    不過,話說回來,他看得出這名長得十分亮麗,個性卻強悍無比的新娘子,是個思想很獨立,也很有能力處理自己事情的女人,這樣的女子向來是他欣賞的對象。
    一道大膽的想法突然在他腦中浮起。倘若……他真的順了她的愿,和她結婚的話,不知會在他的家族里掀起多大的風波?
    這肯定比他離家出走還要更驚人、更讓人措手不及吧?
    如此一來,家族里肖想逼他企業聯姻的人,一定會很嘔很嘔……呵呵呵!愈想愈有趣,也愈想去嘗試。
    秦母難過地嘆了口氣,「大家都是為妳好……」
    「我知道,我自己作的決定,我會自己負責。」
    「只要我身旁的男士同意,他就是我的新郎,如果你們真的想要有一個婚禮,就不要再有意見,可以接受嗎?」平靜的目光慢慢掃過在場的親朋好友,大家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明明很有意見,卻不敢說出口。
    「送兒,妳--」
    「媽,妳不接受?那我就不結婚了哦!一旦有什么后果,妳要扛起這責任?」
    「呃……」秦母被她反問的話,給逼到完全反駁不了。
    明眸大眼里透露著堅定,秦送兒一旦決定的事就不易更改,這是大家都曉得的事。
    看來……她是執意要嫁給眼前這名陌生男子了。
    秦母無奈的深深喟嘆了口氣,不得不退讓,「好,妳要嫁就嫁吧!這是妳自己的婚姻,妳有權利決定妳要的對象。」
    「很好,現在問題剩下你了。」秦送兒轉向上官列恒,「你要不要娶我?」
    上官列恒莞爾一笑,他怎會遇到如此烏龍的事?
    堂堂上官家族的主事者,竟然被架著逼婚?這事若傳出去,上官家族的每個人肯定顏面掃地。
    「你的回答?」他光是笑,算是哪門子的回答?
    上官列恒牽起她的手,帶著她走到神父面前,這舉動說明了他的答案。
    「我正式宣布你們成為一對合法的夫妻,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神父雖然親眼目睹這荒唐的婚禮,不過他還是祝福這對新人真能白首到老。
    上官列恒掀起秦送兒的婚紗,噙著高深莫測的笑容緊睇著她。
    「妳很漂亮。」是個很強悍的美女。
    秦送兒也老實不客氣的將他打量一遍,「謝謝,你也不錯。」這是衷心的稱贊。
    不論他的外表,還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在在都比她以前相親過的任何一個男人,都來的優秀,要是她第一個相親的對象就是他,那她早就點頭嫁了。
    「謝謝,那我現在可以親妳了嗎?」
    「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我希望你不會太唐突。」她的暗示希望他會懂。
    他們才第一次見面,要是他敢吻上她的唇,她可能會當場就賞他一拳,再拖著他去戶政事務所辦離婚。
    上官列恒當然聽得出來,他微微一笑,傾身只在她臉頰上印下輕輕的一個細吻。
    他的舉動讓秦送兒滿意極了,看來她誤打誤撞,卻找到一個目前看來都還算不錯的對象。
    「以后請多多指教。」
    「妳也是。」
    新人們相敬如賓,可旁觀者卻憂心忡忡。
    至于秦送兒的爺爺,據說在他們婚禮完成的剎那,病情突然好轉許多,是沖喜真的有效,抑或只是個巧合?沒人說個準。
    只知道,秦送兒?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