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名門俏新娘-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更多更新請關注。abada
名門俏新娘 作者:柯怡 
  嗯……這男人看起來不錯,
  臉蛋優、身材上等,
  是有足夠條件當她的新郎,
  那,就他了!
  他絕對強過她那個同性戀未婚夫,
  不過,不知道她想在婚禮上換新郎的舉動,
  會不會嚇壞他--
  嗄?他同意跟她結婚,
  還名正言順的住進她家,
  更進一步讓他們的婚姻變得「有名有實」!﹖
  而且,她還意外得知一個天大的秘密--
  她的丈夫竟是新加坡的商業名人!?
  這下嚇壞的人好像是她耶…… 






    序
    志愿柯怡
    相信每個人從小都有志愿吧?小時候寫作文,總有個題目叫「我的志愿」,大家天馬行空的想著,以后我要當醫生、科學家、鋼琴家……每一個愿望都很宏大。
    然后隨著年紀愈長,志愿愈來愈小,從醫生、科學家……變成公司主管、職員,到有個穩定的工作即可……人的愿望愈來愈渺小,也愈來愈可悲。
    大家回想一下,你們的志愿曾經有多大呢?現在又變多小呢?
    以前,我很想當明星啰!可惜沒那個本事(誰叫我長得平凡普通,還是個音癡,星探根本不可能找我去當歌星、演員),后來就想,我要當軍官、警官,無奈國中沒認真讀書,考上高職,離軍、警官愈來愈遠,只好放棄,高職畢業時,沒考上四技二專,心想,或許我一輩子就要混沌過了。
    但后來又考上二專,在家當了一陣子的米蟲,每天抱著小說、漫畫一直啃,被我妹嚴重取笑了好長的時間,直到后來,我看了一本很地雷的小說,心想,這樣的小說也會出版,那……我相信我也行。(很狂妄吧?哈!)所以我下定決心將小說寫完去投稿,卻被退稿,我再接再厲,當我過稿后,樂不可支,從此踏上文字工作者一途。
    那天,和一個國中好友聊到,我國中時很喜歡畫漫畫及寫一些很俗的小說,都是被我這個朋友帶起,那時她都畫傾國怨伶(不知道?它以前可是紅透半邊天,還紅到日本去呢!是游素蘭小姐所畫),我朋友畫得很像,很漂亮,還影印了一份送我,我有收藏起來哦!只是時代久遠,一時間要找出頗有困難度。
    那時的我,并沒很期盼我能成為漫畫家或小說家,誰曉得現在我卻是朋友中,唯一走上這一途的人,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人生真的好奇怪,從一個讀者變成一名作者,心境有差嗎?好像沒有,因為現在我也是某些作者的忠實讀者,呵!
    好啦!這次暫時寫到這,下回再寫個作者心酸史好了,當作者的優缺點,下回告訴你。
    楔子
    他瞪著父親帶進辦公室的女子,黑眸掠過一抹不悅。
    「爸,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帶你的未婚妻來見你啊!」上官誠自以為是的笑呵呵。
    「未婚妻?」幽深的眸子掃向那名兩眼不斷對他大送秋波的女子,眉宇間隱藏著怒氣。
    「我和陳氏企業談好了,只要你和陳董的千金結婚,那他將會投資我們旗下的公司,如此一來,我們公司絕對更固若金湯……」
    「夠了!」冷冷的斥喝,打斷他父親的話,「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
    「這件事是經過所有家人同意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不得不從,否則等于和整個家族為敵。
    男子的臉色倏地沉下,黑眸危險的玻穡雜謁蓋椎幕案械椒吲?br />     「我再重申一次——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
    上官誠板起臉孔,還想開口說什么,男子手一揮,阻止他再發言。
    「爸,現在是我的上班時間,私事請等我下班再談。」
    逐客意味濃厚,上官誠豈會聽不出來。
    撇撇唇,上官誠不死心的還想開口,只見男子朝電話按下一鍵——「林秘書,送客。」
    一直被冷落在旁的陳美麗,不甘心話還沒說到半句就被攆走,急忙挨向男子,可惜她聲音都還來不及發出,林秘書已進入將他們請走。
    「哥,我堅決反對你選在這時間離開。」一名外表俏麗,穿著充滿時尚感的女子沖上前,將男人手中的行李搶下。
    公司最近剛接下幾件大Case,大家忙得焦頭爛額,倘若他選擇這時間離去,無疑是在公司投下一顆大炸彈,制造更大的紛亂。
    尤其,家族的長輩們還打算幫他決定一樁企業聯姻,再怎樣,他都不宜在此刻離去。
    「別耍小孩子脾氣,把行李還我。」他是故意選這時間離去,這樣才能掀起軒然大波,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結果。
    「我才沒耍小孩子脾氣,是你,耍小孩子脾氣的人是你,不是我!」
    男子面無表情地瞅著她。
    「哥,公司和家族的人都需要你。」
    斂下黑眸,男子淡淡的開口:「我不走,爸他不會看清事實。」
    為了讓大家看清事實,他勢必要暫時離開一陣子。
    他更希望他的離去,能讓他父親知道他已經長大,能自己做主,不再是個只能聽從別人意見行事的小孩了。
    此時的他,把上官企業管理得很好,業績蒸蒸日上,屢創上官企業創立以來的新高峰,他所作的每個決策,都能帶給公司最好的利潤,這還不能夠證明他的能力嗎?也不能夠讓他父親認同,讓他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而他也受夠了他父親及家族長輩,老愛在旁插手管事,替他制造一堆麻煩事。
    如果他們能安分點養老,那么,他的生活一定可以過的非常愜意、悠閑。
    「我知道你的苦衷,我會叫大家改的。」
    「不,我已經給過他們太多機會,這次我一定要離開。」
    女子無力的頹下雙肩,她哥哥的話,她半句都反駁不了。
    「他們荒唐到連我的婚姻都要控制,我離開,也算是給他們一個警告,讓他們知道,我絕非可任人擺布的男人。」
    他們未經他同意就擅自對外宣布,他與陳氏企業的千金陳美麗準備攜手共進禮堂,更夸張的是,連婚期都訂好了,就在三個月后!
    「這個……」
    「妳不要再企圖挽留我,妳也該知道,我這么做是對的。」
    「我……」女子為之語塞。
    她知道是對的,只是……她不敢想象一旦他離去后,家族里會掀起何種軒然大波。
    男子勾起一抹冷笑,「要有非常建設,就先要有非常破壞,妳只要記住我這句話就行了。」
    女子輕嘆了口氣,像是妥協了。
    男子目光飄遠,「等我離開后,妳等著看家里或公司會變成何等模樣,看大家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的模樣,告訴妳,會很有趣。」他說話的語氣,帶了點譏誚意味,似乎有種等好戲上場的感覺。
    「是啊,我可以想象得到……」女子苦笑著。
    男子走到電話旁,抽起筆,在電話旁的紙條上寫下一支電話號碼,撕下,遞給女子。
    「收著,這是我新申請的手機號碼,只有妳一個人有,如果真遇到妳無法解決的事,妳可以打來問我。」在女子伸手要接下那張紙條時,他又把紙條收回去,「我先言明,妳若不時就打電話來吵我,或把號碼泄露出去,讓其他人查到我的行蹤,屆時休怪我把妳和其他人一樣,全都列為拒絕往來戶。」
    女子收下那張紙,看了一眼,再抬頭看向男子,「那你會在哪落腳?」
    男子微微一笑,「秘密。」
    第一章
    「送兒,今天的那個對象如何?合不合妳意?」秦母在相親宴結束后,將秦送兒拉到一旁,小聲地詢問。
    秦送兒一臉無聊地撇撇唇,懶得回答。
    「我在問妳話,妳沒聽見嗎?今天這男的,長得很英俊,又是竹科新貴,年收入數百萬,是每個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重點是,妳看到他的屁股沒?多翹啊!這個贊。」看得她手都癢了起來,很想在那男的屁股上拍個幾下。
    秦送兒轉頭,沒好氣地瞪了她母親一眼,不敢相信上了年紀的歐巴桑,想法居然如此詭異。
    「媽,妳到底有沒有看人的眼光?那男的長得是很英俊沒錯,但他是個娘娘腔,一點男人氣概也沒有!」她眼睛揉到都快花掉,依然看不出那男人的任何優點。
    「會嗎?我看他一派斯文,感覺很不錯呀!」很中規中矩的男人,她真的看不出有哪里不好。
    「拜托!」秦送兒好想跳腳,「反正我看他不順眼啦!」
    「送兒,我真的覺得,是妳太挑了,對方根本很優秀,我不曉得妳究竟嫌他哪里。」
    「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總之,我就是不想和他在一起,那是一種Feeling、一種直覺,哎呀,我不會形容啦!」
    「妳知不知道妳好難伺候?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這一個月以來,妳已經相了一百五十二次親。妳相到別人都在懷疑,是不是妳出了什么問題。」
    「誰敢懷疑我有問題?」秦送兒瞪大了瞳眸,握緊拳頭,大有誰敢說她一句壞話,就要沖去找人理論的態勢。
    「大家都認為妳有問題。」
    「大家?夠了哦!有問題的是大家,而不是我,」不說不氣,愈說愈氣,「我也才二十八歲耶!」
    秦母被她咄咄逼人的模樣,給逼到節節退后。
    「我才二十八歲,現在有多少女孩子二十八歲就想踏入婚姻的墳墓里?你們說,爺爺生病了,好久都不見起色,甚至更糟,你們只好求助于神明,然后不論是廟宇的乩童,還是算命師,都說需要沖喜,才能讓爺爺康復。
    現在所有親戚里頭,該結婚的早結了,還沒結的普遍太小,仲安又在當兵,只剩我可以結婚,為了不背負不孝的罪名,所以我委屈的打斷我的人生計畫,答應相親、結婚。可是呢?你們介紹的男人,沒一個象樣的,妳叫我怎么點頭!?」她氣呼呼的大吼,瀕臨捉狂邊緣。
    爺爺的病情惡化,所以她這個月來不斷的相親,有時一餐還要趕二場,忙得像條狗,她的工作全都拋在一邊,換來的,卻是大家的異樣眼光?說她有問題!?
    大家就無法體諒她,要在那么短的時間作好嫁人的心理準備,是件多么困難的事?她已經很努力了,為什么大家都看不見?還要責備她?
    「可是,那些人我們真的都覺得不錯……」秦母小小聲的辯駁,她還是認為是秦送兒太挑。
    「不錯!?媽,妳再說一次,妳真的覺得他們都不錯!?」她真不敢相信,她母親的眼光會爛到這種地步。
    「對啊!」大家介紹給她的,不是醫生,就是律師,再不然就是教授,一個比一個優秀,哪像她所言,一個比一個差?
    秦送兒氣到無力,全身發軟,「我已經不曉得該說什么了。」
    「送兒,這個竹科新貴真的不錯,相信媽的眼光好嗎?妳看,我當初就選上妳爸爸,他很棒對不對?所以我挑的男人鐵定不會太差,妳放心好了。」
    她懶得回應。
    「再說,妳爺爺的病也愈來愈嚴重了,他無法再讓妳這么一拖再拖,妳就答應嫁吧!」
    「我——」
    她其實很不想跟著大人們迷信,以為沖喜真的能治病,但,不論中西醫,他們跑遍北中南各大醫院、診所,也無法讓爺爺的病好轉。
    于是,他們只好開始祈求神明的幫助,最詭異的是,跑了二十間大小廟宇,問了各種神明,以及去找了三十間各式各樣的算命師卜算,所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沖喜。
    在親情的壓力下,她能不扛起這個責任嗎?她能不拿自己的終身幸福來賭爺爺的健康嗎?除非她想成為眾矢之的,否則,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深深的嘆了口氣,罷了,或許真如大家所言,是她太挑剔;也或許真如她母親所講,她當年都能挑上她爸爸了,這表示她挑人的眼光還不賴,因此她可以信任她選擇的男人。
    婚姻不就是一場賭博,有人交往十年,結婚半年就離婚;有人閃電結婚,卻也能共同攜手一輩子。如果她夠好運,或許就會嫁到一個令人生羨的好老公,倘若自己命不好,那就無法埋怨任何人事物了。
    「媽,一切讓妳決定就好,我沒意見了。」秦送兒顯得意興闌珊,垂下雙肩,踏出去的腳步有如千斤重,怎么也輕松不起來。
    秦母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放心,妳會幸福的。」
    抬起頭,望著湛藍的天空……怎么她在一片蔚藍的天空里,好像看見了幾朵烏云正在攏聚?
    是她眼花了嗎?
    還是連云兒都在為她默哀?
    唉……
    秦送兒的婚禮如火如荼的展開,男方雖是竹科新貴,但很小氣,他說他們家是信基督教的,所以婚禮要照他們的方式進行,臺灣習俗舉凡下聘、合八字、看日子等等,一概省略,而且婚禮必須在教堂舉行。
    秦母雖然有意見,但礙于秦家正需要一場婚禮,她只好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至于準新娘則從頭到尾都擺著一副臭臉,在她四周彷佛正在刮強風下大雨般,陰鷙的氣氛令人膽懼,因此大伙兒下意識的離她老遠,沒人敢接近她。
    「我來妳家那么久了,妳完全沒想到要替我倒杯水嗎?我以為替客人倒茶是禮貌。」準新郎轉頭對著送兒問道,口氣雖平和,但隱含濃濃的不悅。
    聽見他的話,秦送兒秀眉緊緊蹙起,「你在和誰說話?」
    「妳。」手指毫不客氣地指向她。
    瞪著他的手指,秦送兒拚命的捺著氣,壓抑著要沖過去把那只手指折斷的欲望。
    她對這樁婚姻已經很不爽,男方提出的意見也讓她想捉狂,因為他們搞到好像她是巴著他們不放,求他娶她似的,她已經拚了命的在壓抑自己的火氣,而他竟然還敢暗指她沒家教、沒禮貌!?
    「你是客人嗎!?我們不是要結婚了?你應該算是我的家人了吧!廚房在那里,你可以自己去倒!」玻鵜理懿豢推牡泵嬙濾郟鬧芏偈比擦訟呂矗蠡锏哪抗餿性謁橇餃松砩稀?br />     準新郎想不到她會兇巴巴的反駁,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回不出半句話。
    「搞清楚,你來我家,站在我的地盤上,說話還這么不客氣?你腦袋放在家里沒帶出來是不是?看不清眼前對你有多不利嗎?」
    開玩笑,要是惹到她發飆,叫人大門關起來,把他痛扁一頓,到時保證讓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妳……妳怎么那么粗魯!妳像不像女人呀!妳搞清楚,我也是被迫要和妳結婚的耶!」他也是面臨家人龐大的壓力,才決定隨便找個女人就結婚,以便掩飾他是個同性戀的事實,否則他根本不想結這個婚。
    秦送兒霍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準新郎面前,挺起胸膛,指著自己胸部,目光冷冽地怒道:「看來,你真的沒長眼,我胸前偉大,你居然看不見,還懷疑我是不是女人?」
    她突然伸手把他鼻梁上的眼鏡抽走,然后隨意的往后一拋,某個親戚想閃過那副眼鏡,卻不小心踩個正著——「呃……我不是故意的……」那親戚一臉尷尬。
    「沒關系,反正那副眼鏡的度數肯定不夠,踩壞了正好,可以讓咱們準新郎換副新的,看看視力會不會因此清楚點。」
    「妳妳妳——妳一點都不像女孩子,妳說話太粗魯,動作也低俗,就像個沒家教的女孩,妳根本配不上我!」準新郎氣到全身直發抖。
    「我不像女人,你也不像男人啊!」
    準新郎怔了下,忽地漲紅了臉,「誰說我不是男人,男人該有的我都有!」他絕對不能讓女方的人發現他是同性戀的事實,否則他怎么有臉再立足下去?
    「那,女人該有的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