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9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囑咐了姜丹兩句,姜丹總算是離開了。
    姜丹前腳走,我后腳就開始查線索。我在網上查了查姜丹公司,然后查了查姜丹去考察的縣城的名字。
    縣城叫葛楊縣,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縣城。夏淵說,葛楊縣的地氣很寡淡,長居的妖怪只有一種,是地底下靠吃草根生存的一種地精。這種地精生性其懶無比,所以基本都沒什么道行,不可能害人。
    既然不是本土妖怪害人,那必定是橫死的冤鬼。
    “可能真的是她同事,不甘心自個兒死了,所以拉她墊背。要不然就是她倒霉,碰上了冤死鬼,被冤死鬼纏上了。”我自言自語的琢磨著,“可為什么要弄掉她腳后跟呢?既然不是鬼墊腳,那沒必要讓她踮著腳走路啊?”
    夏淵跟人性化的百科全書似的,一邊給我科普,一邊給我出謀劃策,“或許,因為葛穎死的時候,穿的是高跟鞋?”
    我瞅了夏淵一眼,撐著桌子站起來,收拾了一下,決定去葛穎家里查查,看看能不能查到點兒什么。
    葛穎是單親媽媽,有個五歲大的兒子,還沒上小學。
    她媽媽一直和她住在一起,和她一起照顧她兒子。現在她死了,家里便只剩下一老一小兩個人。
    我裝成社區工作人員,拿著本,到她家進行家訪。
    她媽媽開了門,眼神兇狠的盤問了我好一會兒,才把我放了進去。
    葛穎家里非常雜亂,有股垃圾發酵后的酸臭味兒,熏的我鼻子有點兒難受。
    她媽媽語氣不善的沖我說:“家訪家訪,成天家訪,不是公安就是保險公司。你們再訪又有什么用?能把我閨女還給我么!”
    “我孫子才五歲,都得靠我一個老太婆來養!你們訪了又有什么用,能幫我養孫子么!”
    她噼里啪啦說了一大通,像是機關槍一樣,攻擊著我,就好似是我撞死了葛穎似的。
    “大姨,大姨,我理解你的苦處。”我做理解狀,順著她的毛摸,“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告訴我,我會反應到社區,幫你處理處理。”
    “我有什么不方便?我一點兒方便的地方都沒有。你看看我這個小房子,才一個睡覺的房間,我和我孫子兩個人,哪里夠住的。我閨女死了,就賠了我十來萬,夠干什么的。現在上學這么貴,吃飯也貴,還有水電費物業費,你說,我能方便么。你回去跟你們領導反應一下,說說我家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就我一個老婆子和一個五歲的小孫子,沒有勞動能力,只能靠組織發善心幫忙了。”
    她說來說去,一直擔心沒有人能養她和她小孫子。話里話外的,一點兒都沒有難過的意思。
    死的可是親閨女,她不表現出傷心,反而一勁兒強調自己和小孫子沒人養。
    她對葛穎的感情可真冷漠啊。我心里涼颼颼的,跟進了穿堂風似的。
    
    第218章 鬼墊腳二
    
    我一邊安撫著葛穎的媽媽,一邊用眼角余光四處觀察著。
    葛穎的媽媽特別能說,說來說去,無非就一個意思,讓我跟社區領導反應一下,讓社會替葛穎履行掙錢養家的義務。
    我連連應聲,說一定幫她向組織反應,一定把她的要求落到實處。
    離開葛穎家,我深深呼出一口濁氣,忍不住沖夏淵說:“葛穎她那個媽,一點兒都不像親媽。她不為閨女死的事兒難受,光惦記著沒人繼續贍養她這個事兒。”
    不等夏淵回答,我自顧自的說:“我也沒臉說別人,我爸還不如她媽媽呢。”
    本來我想說不如她媽,但是話出口的時候,加了個疊聲,這樣就不像是罵人的話了。
    邊走,我邊在心里分析著剛才觀察到的情況。
    進門右側的鞋架上,凌亂放著老年婦女穿的軟腳鞋,小孩兒的鞋子,還有年輕女人穿的皮鞋。那些年輕款式的皮鞋,鞋碼比老年婦女那款小好幾號,應該是葛穎生前穿過的。
    年輕款式的皮鞋里,鞋跟最高的,也只不過三四厘米而已。從此可以看出,葛穎并不喜歡穿高跟鞋,甚至可能根本沒穿過高跟鞋。
    以此可以推測,即使葛穎死了,也不可能是穿著高跟鞋死掉。
    所以,夏淵提出的,因為葛穎穿高跟鞋被撞死,所以害姜丹腳跟骨消失的觀點,是不成立的。
    她家客廳非常亂,不像是居家過日子的女人住的地方,而像是年輕邋遢男人住的地方。
    沙發,茶幾,地上,散落著衣服還有垃圾,像是很久沒有打掃過似的。
    我在聽葛穎媽媽說話的時候,眼光掃到沙發邊角縫那里,看到一個紅色的半透明蕾絲布料。據我猜測,這布料應該是個蕾絲內褲,很騷情的一款內褲。
    葛穎是個單親媽媽,每天除了上班掙錢就是回家忙著照顧老人和孩子,應該沒有那個時間穿這種內褲亂搞。即使她有這種內褲,也不可能這么隨便的放到沙發縫里,肯定是躲避著她媽媽,偷偷藏起來。
    我在心里算了算葛穎死的時間,又想了想那條內褲的成色,不由的搖了搖頭。
    葛穎死去很久了,而那條內褲,一點兒灰塵都沒有,應該是剛塞進去不久。
    這肯定不是葛穎的內褲,更不可能是她五歲兒子的。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內褲是葛穎媽媽穿的。
    我無法想象,一個滿臉橫肉,肥碩雄壯的五十多歲婦女,穿蕾絲半透明紅色內褲的情景。那肯定特別震撼人心,能直接讓人的心臟從胃里吐出來。
    內褲這事兒,跟姜丹沒關系。但我這人八卦,所以就順便分析了一下。
    去了葛穎家一趟,雖然沒感覺到葛穎靈魂存在的痕跡,但讓我很深刻的了解了葛穎家成員之間的情況。葛穎媽媽是個刻薄自私兇狠的婦女,親情單薄,并且不甘寂寞。
    這么一想,葛穎可真挺不幸的。
    夏淵問我:“想到什么了?”
    我回他一句,“關你屁事。”他又不是我領導,我沒必要跟他匯報我得出的結論。
    夏淵也不生氣,在我耳邊嘀咕,“葛穎死了以后,應該沒回去過,她家里沒有靈魂出現過的痕跡。”
    “不用你說,我知道。”感情他還當我和以前一樣,什么都不懂。我在山外山專攻陰陽八卦咒,主要就是驅鬼殺妖。雖說,我學的不咋地,但是該知道的,我都知道,只是施展起來,能力差點兒而已。
    我沒回家,直接坐車去了姜丹公司。
    姜丹公司的胖保安很熱情,是個八卦魂兒一直在燃燒的人物。我說我是想來應聘的,他立馬拉著我介紹公司的情況,比人事專員都專業。
    我問他認不認識姜丹,說姜丹是我親戚家閨女,是親戚介紹我來這個公司的。
    胖保安小眼兒瞬間锃亮锃亮,像是滴了會反光的潤滑油似的。
    他明明很想告訴我一些事兒,可卻又故作神秘,緊緊閉著嘴,搖腦袋嘆氣,擺出不能說的姿態來。
    我做出著急的樣子,問胖保安,“看大哥你的模樣,難道這家公司,不要介紹來的員工?”
    “不是。”胖保安拍了拍我的胳膊,讓我進去應聘。
    夏淵送我一個眼神,意思是他會從胖保安那里弄到所有消息,搞定一切。
    我在姜丹公司里轉悠了一圈,來回坐了三趟電梯,過了把電梯癮。從電梯里下來,我擺出沮喪的模樣,朝大門口走。
    夏淵和胖保安正在說著什么,等我走到近前,他們正好說完了,互相對了個你知我知的眼神。
    “我沒應聘上,說我學歷不行。”我沮喪的垂著腦袋。
    胖保安點點頭,“沒應聘上,也不一定是個壞事兒。”
    夏淵捏了下我肩膀上的肉,暗示我他已經把事兒問清楚了。
    既然消息到手,我就不耽誤時間,跟胖保安道了別,打車回了家。
    一到家,我立馬問夏淵,胖保安對他說了些什么。
    夏淵慢騰騰的走到沙發上,慢騰騰的坐下,慢騰騰的擺了個疊腿的姿勢。他明知道我著急,卻故意緩慢著動作,明顯是在吊我的胃口。
    在我急切不耐煩的目光下,夏淵開口了。
    “那個胖子說,自從葛穎死了,姜丹神經了,公司里就一直出怪事兒。有好幾個加晚班的,在公司里走廊里,遠遠看見過葛穎的背影。胖子說,你是姜丹的親戚,那就最好不要到這家公司上班。因為,姜丹的那個辦公桌,在姜丹走后的一個下午,突然四散開了,像是被重物劈過似的。”
    我打斷夏淵的話,“難道真的和葛穎有關?”
    皺眉瞅著夏淵,我說:“我不明白,葛穎如果想害姜丹,為什么不引誘她自殺,而只是弄掉她的腳后跟?難道,她嫉妒姜丹穿高跟鞋?”
    女人的嫉妒心,是非常可怕,并且不可理喻的。葛穎如果心靈扭曲,并且嫉妒心深重,還真有可能做出這種事兒來。
    夏淵說:“別亂猜了,晚上去親眼看看,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如果能看見,當然好,就怕去了看不見。”我冷瞅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所以我才費勁兒的到處查。如果能一眼看到,我用得著到處跑么。”
    夏淵眨眨眼睛,“我知道。”
    “知道,你還說風涼話。”我甩給他一個鄙夷的眼神,“當我不知道你在隱形的嘲諷我是不是?我知道,非常知道。”
    “我沒嘲諷你的意思,我也得晚上去了,才能看見啊。我就是隨口一說。”夏淵啼笑皆非的解釋著。
    我刺他,“我能隨口一說,你禽獸不如么?”
    “如果你這么說了,能感到興奮的話。說吧。”夏淵擺出歐美那種寬容范兒。
    我在心里呸了他一句,掉頭進了臥室。
    四點多,太陽還在山頭上嘚瑟呢,姜丹就來了電話,催我趕緊過去。
    她住的小區,在王海東那邊,離我雖然有點兒遠,但也不用這么早過去。我現在過去,還得等上好一會兒,天才能黑下來。
    去的早了沒用,只會打草驚蛇而已。
    雖說天黑去了,也避免不了打草驚蛇,但起碼我能看出點兒端倪來,不像白天,什么痕跡都看不到。
    夏淵跟在我身邊,我去哪兒,他去哪兒。如果他的氣勢能猥褻幾分該有多好,別人就會把他當成我的跟班。可他氣勢太強了,比我強多了,所以明明走在前頭的是我,人們第一眼注意的卻是他。
    我招手攔的車,司機卻問夏淵去哪兒,明顯把我給忽略了。
    我內心非常不滿,但是一會兒得用著夏淵,所以我就沒把不滿表現在臉上。
    憎惡歸憎惡,利用歸利用,我得把這個分清楚。我是個成年人,一個社會人,所以得油滑的活著,不能因為憎惡他,就放棄讓他幫助我的機會。
    這世界,不是黑白的,是灰色的,混沌的,像是烏沉沉顏色濃重的大海似的。我們就是大海里的石頭。
    剛開始,都很棱角分明,但在海水的摩擦下,漸漸變的圓滑。
    不想變圓滑的,就會被海水甩到岸上,和海里其他的石頭脫節。
    我圓滑的,生活在海水里,和所有滑溜石頭共處在海水里,這樣才能不脫節。
    當然,我也不排斥那種有棱角的,我覺得那是一種個性。但是,我自己沒有辦法持續這種個性,因為我不喜歡金雞獨立,我喜歡泯然與眾。
    一路到了姜丹住的小區,按照她說的樓號,找到了她家。
    我曲著指關節,敲了敲大門。
    剛敲了兩下,姜丹就一把拉開大門,大臉隨著大門拉開,驟然出現在我面前,嚇我一跳。
    她跟個烏龜似的,脖子使勁兒朝前抻,把臉抻到我面前,跟我來了個面對面。
    我咽了口唾沫,想跟她客套兩句。
    她比我嘴快,搶先一步,說:“大師,你總算是來了,我等了你大半天了。來來來,你們趕緊進來。”
    “用脫鞋么?”她家可真干凈。白色的瓷磚地板,纖塵不染,亮晶晶的都晃眼。
    姜丹說:“不用,不用,你們直接穿著鞋進來就行了。”她引導我們到沙發那里坐下,邊給我們倒水,邊說:“我爸媽去我二姑家里,家里現在就我一個人,所以我才敢讓你們過來。等明天他們回來,我就不敢讓你們來了。我爸媽很不喜歡裝神弄鬼的,不,我的意思不是裝神弄鬼,我的”
    我截斷她的話,理解的朝她微笑,“我明白你的意思。神鬼妖怪這些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
    “不好意思啊,大師。”姜丹給了我一個抱歉的笑容。
    “沒事兒。”我寬容的微笑著,學明生大師的慈善模樣。
    
    第219章 鬼墊腳三
    
    和姜丹說了兩句,我就站了起來,在她家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遍。
    她家根本沒有鬼,甚至連鬼怪來過的痕跡都沒有。
    我皺眉摸了摸耳垂兒,悄聲問夏淵,“你怎么看?”
    夏淵沖我搖搖頭,回答:“什么都沒有。”
    我從齒縫吸了口氣,然后從鼻子噴出去,轉過頭問姜丹,“你家還有沒有別的屋子?上面那個閣樓是不是你們家的?一樓有沒有草廈子?”
    姜丹墊著腳走過來,說:“樓上的閣樓是我們家的,一直做出租用。”
    “住的是什么人?”
    姜丹把杯子放到柜子上,回答:“住的是一對小情侶,今年年初住進來的,剛從大學畢業。”她揪著眉頭,擔心的問我:“難道我腳后跟消失,是他們弄的?”
    我搖搖頭,“這我不敢肯定,得親自去看看才知道。你能帶我上去看看么?方便吧?”
    “方便,方便。”姜丹有點兒著急,先一步朝外走,邊走邊說:“很方便的。他們五點多就下班了,現在應該已經吃完飯了。”
    我看了夏淵一眼,又環視了一遍客廳,跟在姜丹身后朝外走。
    上了閣樓,姜丹沖我笑了笑,屈著手指,敲響了閣樓大門。
    敲了十來聲,大門才緩緩打開,一個面色蒼白的男人出現在我們面前。
    男人露面的那一瞬間,我差點兒嚇的叫出聲來。
    他身上冒著烏突突的黑氣,左邊肩膀上掛著三只白色的腳,右邊肩膀掛了五只。那幾只腳都是從腳腕截斷的,斷口很不規則,厚厚涂蓋著腥黑色的污血。
    緊張的抓了把包里放著的鐮刀,我定了點神兒,給了男人一個友善的笑容。
    男人聲音很綿很輕,有氣無力的問姜丹:“丹姐,你找我有事兒么?”
    姜丹笑的很僵硬,努力擺出熱情的模樣,“小張啊,這位是樓大師,是專門給人驅鬼的師傅。我最近遇到點兒事兒,所以想讓樓大師幫我驅驅邪氣。大師說,想來閣樓看看。你看看,方便我們進去么?”
    小張把目光從姜丹的臉上移開,移到了我的臉上。他半睜著眼睛,上眼皮遮住了半個瞳孔,目光死氣沉沉,像是半只腳跨進棺材的垂垂老朽似的。
    “你是大師?”小張問我。
    我點點頭。
    小張肩膀上的腳丫子們,陡然躁動起來,腳趾頭像是豆蟲似的,飛快的竄動著,像是要從小張的肩膀竄過來攻擊我似的。
    “大師啊?”小張像是自言自語似的,輕綿綿重復了一句。
    姜丹問他,“小張,能進去看看么?”
    小張緩慢的點了點頭,側過身體,讓地方給我們進去。
    從他身邊擦過的時候,我身體瞬間冰冷了,像是陡然浸到冰水里似的,凍的我打了個寒顫。
    小張這里住的雖然是閣樓,但是裝修不比姜丹家差,收拾也很溫馨。從客廳里那些可愛的小擺件能看的出來,小張女朋友細致而又熱愛生活。
    客廳沒什么異樣的,沒有隱匿的黑氣。所有的黑氣,都聚集在小張身上。黑氣從他身上朝外蔓延,一股股的舞動著,像是美杜莎腦袋上的蛇發似的。
    廚房很干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