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7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鳳凰精冷哼一聲,把我從美好的暢想里頭驚醒。
    他怎么又選在我泡溫泉的時候過來了?這讓我壓力特別大。
    早不來晚不來,專揀著我泡溫泉的時候過來泡,弄的我都有心理陰影了。
    他泡就泡吧,還總喜歡用冷冰冰的目光審視著我,就跟審視犯人似的,讓我特別不住在。
    再說了,男女授受不親的,我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呢,他一個雄性,根本不該跟我泡一塊兒。
    雖說他那下面是羽毛覆蓋的,跟我不一樣,但是他長了男人該長的玩意兒,那就是雄性,就該懂得男女有別。
    就因為他老是和我一起泡,弄的我泡溫泉還要穿著衣服泡,這就跟隔著套子****似的,缺了很多舒爽感。
    為了換衣服的時候,不被看光,我和黑毛猴子花了兩天時間,在溫泉邊上蓋了個小木頭房子。
    那本來是蓋給我自己的,為了防止被鳳凰精看光。可是,蓋好之后,每次我從溫泉出來,想進去換衣服,鳳凰精都搶先一步進去,在里面折騰好一段時間。
    我十分懷疑,他是故意在挑釁我。因為,鳳凰精根本不用換衣服,他只要抖抖身體,水就會消失。
    法力不如他,氣勢沒他強,所以我只能一直忍著。
    沒辦法,不忍也不行。
    他比軒轅紅還厲害著呢。
    洗完溫泉,我去找鯉魚精。
    鯉魚精說,他在水底下發現一個活泉眼,從活泉眼進去,應該能游到海里。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可以順著活泉眼,偷偷摸摸出山。
    上次說到半截,白鳥兒突然出現,我和鯉魚精趕緊打住了話題,我也跟著白鳥離開了。
    這回,白鳥被軒轅紅叫了過去,我正好可以去找鯉魚精,問問那個活泉眼的事兒。
    在深潭外頭喊了五六聲,鯉魚精從里面跳了出來,在半空旋轉了幾秒鐘,變化成人,穩站在水面上。
    我沖他擠眉弄眼,“你過來啊。”
    鯉魚精踏過水面,走到我面前。
    我伸長胳膊,攬過他的肩膀,帶著他腦袋朝下壓,悄悄問他:“活泉眼那事兒怎么樣了?”
    鯉魚精歪了歪腦袋,眼含著笑意,說:“我順著泉眼朝外游,出口是一口井,那口井在山腳下。”
    “山外山外頭的山腳下?”
    “恩。”鯉魚精點點頭。
    我收回胳膊,摸著下巴琢磨著。
    鯉魚精問我:“你想出去?”
    “恩,我有點兒事情想查查。你也知道,從山頂朝下走,我根本走不出去。所以,你明白的。”
    “我知道,我懂你。”鯉魚精聲音太溫柔了,弄的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真不適應他這種溫柔的調調兒,特膩歪人。說了好幾次,讓他改改說話的方式,他老是應聲說好好好,可答應都好幾個月了,也沒改一絲一毫。
    鯉魚精抬手拂去我腦門上的亂發,柔聲問我:“你想去找夏淵?”
    這話被他這么一說,味兒可真怪,就好似我要去找夏淵敘舊情似的。
    我加重音量,“我不是去找他,我是想看看他現在活的怎么樣。我現在沒能力打過他,等我能打得過他了,我再光明正大的去找他。”
    “你還是忘不掉他。”鯉魚精遠目高空,情圣附體似的。
    “我是想報仇,報仇,不是想跟他敘舊。”
    “我明白你。”鯉魚精溫和的笑著,摸了下我的肩膀,又拍了拍,像是給我鼓勁兒似的。
    我覺得他不明白,非常不明白。他肯定把我想成了那種勞模似的女人,被老公欺騙毆打之后,還兢兢業業如同老黃牛一樣伺候老公。老公出軌,她則等待老公回頭,不怨不恨。即使有點兒小怨恨,在老公回頭的那一剎那,也能完全消失。這種女人,太老黃牛了,完全不適合我。
    我做不來那種女人,我可以寬容,但是那種寬容是建立在對方同樣愛我的基礎之上的。不愛我,還想等著我寬容,那太扯淡。
    “你能帶我從泉眼出去么?”我問鯉魚精。
    鯉魚精微笑點頭,“恩,可以,只要你想,我就帶你出去。”
    “等幾天,等我有時間了,我過來找你啊。”
    現在我還不能出去,我要是出去了,軒轅紅保準發現。就算軒轅紅不發現,白鳥還有黑毛猴子也會發現,到時候肯定會打我的小報告。
    我可不想挨鞭子,那實在太疼了。
    鯉魚精在我思索的時候,詩興大發,對著高空抑揚頓挫的作詩。
    我腳底抹油,快速溜走,不給他叫住我的機會。
    他一作詩,我就頭疼。他自己作詩不要緊,還喜歡逼著我一起創作。我連古詩都不知道幾首,更別提創作了。
    所以,我能溜就趕緊溜,不能溜,就想方設法找藉口,跟他告別。
    
    第188章 山外山九
    
    鯉魚精這會兒眼尖,在后頭叫我,“小相,別走啊,作首詩再走。”
    我假裝聽不見他說話,撒腿就跑,生怕他追上來,逼著我作詩。
    鯉魚精這樣的,要是生存在古代,保準兒是個被大家閨秀小家碧玉憧憬戀慕的風流才子。他會作詩作詞,多情體貼,簡直就是古代風流才子的標準模板。
    可惜我是現代人,眼光和老輩子婦女天差地別,所以完全無法適應他這一套。
    回去途中,我美滋滋的琢磨著出山的事兒,悄悄在心里美,表面上不表現出來。
    要是表面上也美滋滋的,肯定會被白鳥懷疑,它保準兒會更緊的盯我的梢。只要我有丁點兒不對勁兒,它就會立馬去跟軒轅紅打小報告。
    白鳥就像小學時候的小班長一樣的討厭,眼睛成天看的都是別人的錯處,把向老師打小報告當成偉大的職責。
    我憋著美滋滋的勁兒回了家,進廚房和黑毛猴子一起做飯。
    黑毛猴子燒火,我炒菜。
    自從來了山上,我做飯的技術一日千里,比我修煉進步還快。
    進步這么快,一方面是因為我在這方面有那么點兒天賦,另一方面是因為軒轅紅太挑嘴了,在吃的方面,要求極為刁鉆。
    真不知道,在我上山之前,他是怎么過的。聽說都是黑毛猴子給他做飯,黑毛猴子做飯的味兒我知道的很清楚,因為它做過一次。那味兒,特別寡淡,就跟清水里撈出來的似的,非常不好吃。
    我一開始來做的飯,比黑毛猴子做的好吃多了,但軒轅紅就是不滿意,一勁兒的挑剔,抨擊我的廚藝。在他的抨擊和刁鉆的要求下,我進步了,進了巨大巨大的一步。
    我覺得,憑我現在的廚藝,下山到哪個飯店應聘大廚,是完全可以勝任的。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軒轅紅和其他妖精還有老和尚都完全不這么想。
    老和尚一直覺得他做飯比我好吃,在口頭上,我完全壓不住他。但我心知肚明,他廚藝奇差無比,比黑毛猴子還差。
    就他烤的那個野雞,烤的跟柴火似的,得用牙使勁兒撕,才能撕下肉來。烤的又老又柴,都黑的跟炭似的,竟然還有腥味兒,非常之不可思議。
    明明烤出來的野雞不咋地,老和尚偏要睜眼說瞎話,拿著烤成柴木的炭黑色野雞,理直氣壯的說自己廚藝比我好。
    狐貍精也是,廚藝更差,而且口味特別重。燉一鍋雞湯,里面能放一斤辣椒,舔一口湯,嗓子都能冒出火來。
    她認為她是山外山做飯最好吃的,而且味兒最地道的,最正宗的。
    我不屑一顧。
    我完全可以大言不慚的拿著大喇叭喊,我是山外山的廚神。
    就他們那些做的飯,簡直了,沒法吃。
    而我做的,吃了還想再吃,一吃就停不下來,絕頂的美味兒啊。
    誰吃誰知道,誰吃誰明白。
    事實勝于雄辯,我就是山外山廚界的無冕之王。我自個兒封的,但保準實至名歸。
    軒轅紅今兒吃了不少,胃口不錯。我悄悄瞄了他幾眼,看他那模樣,心情應該挺好的。
    自從跟了軒轅紅,我就練就了巨強的察言觀色的功夫。軒轅紅就是個土匪頭子,一個獨裁家,一個說話不容許反駁的大家長。
    為了能減少被鞭子教育的次數,我不得不彎曲著成長,學會察言觀色,時時警醒自己,不許反駁軒轅紅的任何話。
    在山外山,軒轅紅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是對的,軒轅紅就沒有錯的時候。
    他就算說樹上的知了,是長了殼的蝴蝶,我也會昧著良心鼓掌贊同。
    吃完飯,我給軒轅紅泡上一壺茶,然后屁顛屁顛的給他拿喝茶時候搭配的小點心。點心也是我做的,綠茶小棗糕,是我照著書學的。當然,不是我自個兒主動學著做的,而是軒轅紅要求我做的。
    在吩咐人做事這方面,軒轅紅是一頂一的好手。
    軒轅紅喝了一口茶,慢騰騰的對我說:“明天我要下山,你跟我一起下去。”
    我驚訝的瞪圓了眼睛,一時間有點兒難以置信。
    上山都快半年了,期間軒轅紅下山了好幾次,沒有一次說要帶上我。
    今兒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帶上我了?難道我出師啦?不對吧,我明明只學了個皮毛而已。就我現在的法力,只能短暫的困住白鳥幾分鐘,連十分鐘都堅持不到啊。
    “不愿意?”軒轅紅溫和笑著。
    我最怕他這樣。笑的春風拂面,話卻跟冬天的西北風似的,刀刀削我的膽子。
    “愿意,很愿意,特別愿意。”我夸張的用著語氣助詞,抒發著情感。
    軒轅紅說:“你要是不愿意,就留在山上。”
    “我愿意啊,很愿意啊。”我趕緊接話。
    軒轅紅拿著杯子,抿了口茶,然后用蓋子撩了撩茶煙,喝了小半杯,把杯子輕輕放到了桌子上。
    他喝茶一直都特別講究,又是扇風又是聞,就好像這樣弄了,茶就好喝了似的。
    我喝什么茶都一個味兒,不管貴的還是便宜的,都是苦的,跟中草藥一樣苦。
    軒轅紅直視著我,緩言溫語,慢騰騰的說:“我讓白鳥給你找了趁手的武器,你收著,就給你了。”
    “噯,好,好啊。”我一聽到有武器了,激動的心臟都要跳舞了。
    我還以為,我以后都得靠著咒語和符咒降妖除鬼呢,沒想到,我竟然還有武器。
    雖然不知道我這武器有什么用,但是有了總比沒有好。
    我懷著激動興奮的心情去找白鳥,要我的武器。
    白鳥讓我在原地等一會兒,它扇乎著翅膀上了天。
    幾分鐘之后,它從天上落了下來,爪子上抓了個鐮刀。
    它把鐮刀扔到我腳前,尖利著聲音說:“這是你的武器,軒轅給你的武器,這是你的武器,你的武器。”
    我看了看腳前的鐮刀,抬頭看看白鳥,再看看鐮刀,然后又看看白鳥,“你耍我玩呢吧,這就是個割麥子的鐮,怎么可能是武器。”
    地上躺著的鐮刀,木頭把手,灰黑色的鐮頭,刀刃還是細鋸齒的,分明就是割麥子的鐮刀。
    我揚聲,“你要是敢糊弄我,一會兒我燒掉你一身毛。”
    “這是軒轅給你的武器,就是鐮刀,就是鐮刀。”
    “不可能。”我威脅白鳥,“給你一分鐘,要是不把真的武器給我,我就讓你嘗嘗碳烤鳥是什么滋味。”
    “這是你的,軒轅給你的,真的真的真的。”白鳥說著,展開翅膀想溜走。
    我右手快速前伸,手掌向上,微微彎曲,嘴里念著束縛咒,束縛住白鳥,讓它沒有辦法展翅。
    
    第189章 山外山十
    
    軒轅紅打斷了我的咒術,“你的武器就是鐮刀,這是最適合你的。”
    我呆呆站著,看著軒轅紅,實在不敢相信,我的武器會是一把割麥子的鐮刀。
    軒轅紅輕聲問我:“不想要?”
    他一這么說話,我就肝顫兒。我趕緊搖頭,覺得搖頭不對,又快速點頭,說:“要啊,要。我就是有點兒意外,這武器哈,和割麥子的鐮長的太像了,我以為白鳥故意逗我玩呢。”
    軒轅紅說:“這就是鐮刀,割麥子用的。”
    我覺得我被歧視了,因為我修煉的不咋地,所以被他歧視了。他給我一把割麥子的鐮刀,就是在變相的歧視我。
    軒轅紅笑著問我,“不要?”
    “要。”我憋屈的應聲。
    彎腰撿起鐮刀,我把鐮刀掛別在腰帶上,心里特別難受。
    至于表現的這么明顯么,我不就是缺點兒慧根和悟性么,那就更應該給我個好武器才對啊,用來彌補我慧根方面的不足。
    我沒奢望能得到龍吟劍這類兵器,我就尋思著,給我把鋒利的劍或者刀就行,給我把長槍也行啊,不給這些,就算給個匕首也行。
    什么都比割麥子的鐮刀好。這怎么用?難道讓我揪著人家衣服,拿鐮刀割來割去么?
    我要是真那么做,再慘烈的場面,也能被我弄成爆笑喜劇。
    “你覺得委屈?覺得這鐮刀配不上你?”軒轅紅落井下石,估計調侃我。
    “沒有,我覺得這鐮刀和我很般配。”我笑都扯不出來。
    “我看你心情不好。”軒轅紅笑的很舒暢,明顯拿我的痛苦當做他的歡樂。
    我搖頭,“心情很好。”一點兒都不好,非常不好。我這樣的,應該拿一把寒光凜凜的鋒利寶劍才對。殺妖除鬼的時候,像是仙女一樣從天而降,舞劍的時候,就好似仙女兒跳舞一樣美麗。我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可現在,一切都破滅了。
    殺鬼除妖的時候,我拿著鐮刀登場了。
    一把鐮刀,割麥子的鐮刀,甚至還有小鋸齒,這多么可笑啊。
    軒轅紅說:“鐮以首,收魂。鐮以身,毀靈。”
    什么意思?我用眼神詢問軒轅紅。
    軒轅紅心情不錯,給我解釋了一下,“這把鐮刀,是收魂的利器。你用鐮刀割人的腦袋,就像是割麥子一樣,可以收人的靈魂。用鐮刀砍妖鬼的身體,可以破壞他們的修為,刺穿心臟,就可以毀了他們的道行。”
    我震驚的看著軒轅紅,然后看看腰間耷拉的鐮刀,“這么厲害?”
    “這把鐮刀,是冥間流出來的神器。天上地下人間,就此一把。你如果不要,我可以給你換別的。”
    “我要,我要啊,我很喜歡鐮刀,非常喜歡。”我還以為他給我鐮刀是歧視我呢,沒想到這把鐮刀這么厲害,竟然有這么大的效用。
    我美的呲牙咧嘴,嘿嘿嘿一勁兒樂。
    “你修為越大,鐮刀發揮的功用就越大。”軒轅紅提醒我,別盲目快樂,“以你現在的修為,這把鐮刀,也就只能割割麥子而已。”
    “我會努力修煉的。”我堅定的表明決心。
    軒轅紅笑著點點頭,轉身回了房間。
    我愛不釋手的摸著鐮刀,從把手摸到齒刃,覺得這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把鐮刀更美的武器了。
    寶劍算什么,哪有鐮刀這么美的造型。
    簡單古樸,外面那么普通,但是卻極為有內涵。
    寶劍雖然華麗,但是絕沒有鐮刀這么厲害。
    這把鐮刀確實很適合我,不張揚,但卻絕對鋒利。
    晚上,我抱著鐮刀睡的,翻身的時候,差點兒被鐮刀戳破臉。
    幸虧我即時醒了過來,要不然,我準得毀容,鼻頭上肯定會出現一個血坑。
    把鐮刀輕輕放在桌子上,我摸了一會兒,才滿足的上炕睡覺。
    一覺醒來,神清氣爽。
    因為今天要下山,所以不用跑步鍛煉,我在心里偷著樂了好一會兒。
    早飯是我自個兒做的,黑毛猴子被軒轅紅反派去干別的了,所以沒法給我燒火。
    吃完早飯,收拾了收拾,軒轅紅就帶著我上路了。
    以往,我自個兒朝山下走的時候,走到半山腰,再就下不去了。明明一直走一直走,但是就好像繞彎似的,又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