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7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嫡舛際羌俚模強嫘Φ摹?br />     我很慌很亂很痛苦,我的心里很空很疼。
    空氣都變的陰險,陰冷的舔著我的肌膚,讓我瑟瑟顫抖。
    “求你,讓時間倒流到你來之前吧。”我不想接受這些。
    我寧愿被蒙蔽在鼓里,我寧愿被欺騙,我不要知道真相。
    但愿我幸福而糊涂的去死,死在雷擊之中,永遠都不知道真相。
    “然后呢?然后一個月之后,天雷到來之時,你以身引雷,做夏淵的替死鬼?難道這樣,你就不痛苦了?”軒轅紅笑的有些嘲諷。
    “說不定你是騙我的,故意騙我離開,然后抓夏淵。”我像是抓住了黑暗中唯一的一點光似的,拼命的想把那點光扯大,奢求著,把這點光扯成一個明亮的太陽天。
    軒轅紅說:“不管你在或者不在,我想抓他,都輕而易舉。你難道能阻擋我么?”
    我不能,我阻擋不了他。我也知道,他給我看的影像都是真的,全都是真的。
    可是,我太想避開真相了,太想太想了。
    “跟我走吧。”軒轅紅再次向我拋出橄欖枝。
    我遲疑著,顫抖著,痛苦著,慌亂著,像是巨浪里的樹葉一樣,被水流狂猛的拍打撕扯著。
    軒轅紅把橄欖枝抵到我眼前,用溫和而帶著蠱惑氣息的聲音對我說:“跟我走吧。”
    “我想知道真相,親眼看看。”我閉上雙眼,狠狠呼了口氣出去。在睜開眼睛的瞬間,我又狠狠吸了一口氣,給自己鼓勁兒。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你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聽到的,鼻子聞到的,都可能是假的。真相就在你眼前,只是你不敢信而已。”軒轅紅殘忍的把真相攤出來,讓我沒法逃避,“夏淵從頭到尾都在騙你,即使曾經有過一絲后悔,也被他的貪念所淹沒了。自欺欺人,只會害了你自己而已。”
    他又說:“我因為與你有一段師徒的緣分,所以才從山上下來。如果你執迷不悟,那我只能強行帶你離開。如果你不離開,會被雷劈成怨靈,從此如同行尸走肉,懷揣著怨恨到處禍害蒼生。”
    “天命可違,但是違了,必將被惡果噬其身。”
    我茫然的看著他,大腦空白了,疼的麻木了。我覺得不用等到雷劈,我現在就跟行尸走肉差不多。聽他說話,像是隔了層膜兒似的,很不舒服。看他也像是隔了層紗似的,有點兒模糊。
    我整個人,像是進了一個密封的屏障里頭,接受任何訊息,都有點兒緩慢。
    “至少,至少我問問他。”我虛軟著聲音,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似的,渾身都沒有力氣。
    軒轅紅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我,看了好一會兒,說:“好,我晚上來接你。”
    他站起來,很干脆的走了。
    我也站了起來,去廚房找了一堆吃的出來,狠狠朝肚子里頭塞。
    心里慌,胃里也慌,所以我想把胃里填滿,這樣就能壓住一些慌亂。
    把胃里賽的滿滿的,我去洗洗刷刷,把自個兒收拾干凈之后,坐在沙發上,等著夏淵回來。
    痛苦到了極點,我都麻木了。
    或許,我早就意識到了這一切,只是我不敢朝深里想而已。
    如果,軒轅紅沒有出現。那么,我會糊涂著替夏淵去死,我也必定會心甘情愿的替他去死。死后我變成行尸走肉般的怨靈也無所謂,那會兒我都沒有意識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也就不會感到悔恨和痛苦。
    可現實總是喜歡突出意外,突然冒出的人,突然冒出的真相,突然襲來的痛苦,突然的分岔路。
    我在心里對自己說,我得做一個選擇。
    堅持愛情,傻乎乎的任由夏淵欺騙我,然后替他去死。
    亦或者,拋棄一切,跟著軒轅紅離開,由時間抹平難過。
    其實我根本不用再做選擇,因為在看到影像的那一刻,我已經做出了選擇。我是個對愛情很執著的人,同樣的,我也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我傾盡全力對他,我希望有所回報,如果給我的回報是有毒的,那我必定會報復。
    我總認為,人心是最善變,最狠毒的,比所有的妖魔鬼怪都要狠毒。我以為人變成了鬼,就有了定性,再好,也好不到哪兒去,再壞,也壞不到哪兒去,總不會有人類那么多的花花腸子。其實我錯了,鬼是由人衍生的,鬼和人一樣善變狠毒。
    所有人類能想出來的毒計,鬼都能想到,并且會設計的更完美無缺。
    
    第178章 五雷轟頂四
    
    夏淵一個多小時之后回來了,見我呆呆坐在沙發上,詫異的問我:“怎么了?怎么這么一副頹喪的模樣?誰欺負你了么?”
    “沒有,我只是有點兒累。”我看著他,仔仔細細看著他,看著他的五官,他的表情。
    他的眸色很深,像是一汪深潭,里面暗流洶涌。他的嘴角帶著柔韌的弧度,笑的時候,弧度會拉長,很迷人。
    他有時候會甜言蜜語,有時候會冷言冷語,有時候會說狠辣傷人的話。但,不管什么樣的語言,都不是真的。
    “怎么這么看我?”夏淵吸吸鼻子,眉頭皺了起來,問我:“今天有什么人來過?屋里有修行人的氣味。”
    “軒轅紅。”我扯出笑臉,癱靠在沙發背上,“他來了一趟。”
    “來干什么?”夏淵眼神忽閃了一下,極快。如果我不細心注意,根本不會發現他眼神的波動。
    我懶洋洋的回答,“來收我做徒弟,不過被我拒絕了。”
    “收你做徒弟?”夏淵不信我的話,用眼神示意我說出真相。
    “恩,收我做徒弟。他說他和我有一段師徒的緣分,所以才下山來找我。”我慢慢直起后背,陰測測的盯著夏淵,沉聲說:“他還說,你一直跟著我,是因為想利用我凈化妖鬼,還要利用我擋天雷。天雷劈下來的時候,我就會變成你的替死鬼,被劈成行尸走肉一樣的怨靈。他說,你吞噬龍內丹,是想加快修煉,走個捷徑。你的野心很大,并且一直在利用我,對我沒有任何的感情,甚至想要我的命。”
    夏淵眉心跳了跳,神色慍怒,“他滿口胡言亂語!你要是信他的話,那我現在就走,立刻就走。就算我被契約反噬,我也不會留在你身邊。”
    “我本來不信,可他說的跟真的似的,我就有點兒懷疑了。”我拉著他的衣袖,沖他眨眨眼睛,擺出無辜的模樣,“你沒騙我吧?我都開始懷疑,咱們的契約是假的了。要不然,你怎么一點兒都沒有愛上我的跡象啊。”
    “契約是黑老板盯著立下的,你就算不信我,也得信黑老板。”夏淵很生氣,語氣中充滿了憤怒。
    “我信你,我當然信你。”我扯著他袖子,向他求饒,“你是我最親近的人,你肯定不會害我的。我錯了,我真不該信軒轅紅的話。他連符咒都能作假,更何況說出的話呢,保準都是騙我的。”
    “夏淵,你別生氣,我道歉,誠懇的向你道歉。”
    夏淵嘆了口氣,把我摟到懷里,摸著我的頭發,低聲說:“我很在乎你,小相。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但是你是我心里最在乎的人。我說過,我不會再利用你的,小相。如果真的有天雷,我會把你護在身下。寧愿我自己被炸的魂飛魄散,我也不會讓你出事。”
    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太好聽了,好聽的就像是拿刀子一點點割我心臟上的肉似的。
    把我心臟削的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終,整個消失了。胸腔里頭空了,啥也沒有了。就算痛,也痛不到實處了。
    有人說,被嫉妒,其實是一種幸福,這說明自己有高人一截的才能財富或者美貌。那么,被利用,也許也是一種變相的幸福,起碼,我還有被利用的價值。
    如果我沒有被利用的價值,那他也不會掩埋本性跟在我身邊。
    “夏淵,你別騙我,我是個長情的人,別讓我短情了,我不喜歡這樣。”我重復著以前曾說過的話。
    夏淵的身體僵了短促的一剎那,那瞬間的僵硬,如同曇花一現。
    他說:“我不會讓你變成短情的人。”
    是啊,他不會讓我變成短情的人,他會讓我直接去死。我要是死了,成了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怨靈,那我的感情,就會被遺棄在過去的時光里,長長久久的梗在那里。
    我緊緊貼著他的身體,低聲說:“如果你騙了我,我會報復你的。”
    “不會騙你。”夏淵拍著我的肩膀。
    “我信你。”我抬頭沖他笑。
    夏淵也勾起了嘴角,情深意切的看著我。
    我信你,我信你,你說的所有的話我都信你,我信你的虛情假意。
    你信我說的話么?
    你信么?
    你在騙我,就如同我現在在騙你一樣。
    在夏淵回來之前,我奢望夏淵能說出真相,告訴我,其實他原本是打算利用我的,但是在相處之中,對我產生了感情,所以決定不繼續這么做下去。
    可是他沒有,還是繼續著欺騙。
    我的感情,可真不值錢啊。
    我把自個兒的感情當成重要的寶貝,當成千斤重的黃金。可在他面前,卻是不值一提的垃圾,甚至不到一輛輕。
    人心叵測,鬼心更是叵測。
    我和平時一樣和夏淵聊著天,說著話,靜靜等待著夜晚到來,等著軒轅紅。
    夏淵時而淺笑,時而諷笑,鮮活而美好,完全看不出他內心藏著狠毒的心思。
    如果他是一個會說會笑的木偶該有多好啊,就不會有欺騙和利用,就不會帶給我任何的傷害。
    我不后悔走上這一條絕路,我只后悔,沒在路途中看清夏淵的真面目。
    誰都得在感情上栽一跤,栽跤之前都會義無反顧。栽一跤也未嘗不好,起碼能產生一些抗體,并且會讓自己警惕,以后不可以這么瞎眼盲目。
    我這一跤,栽的太狠了,狠的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負面的感情都不知道藏到哪兒去了。我腦袋有些空白,茫茫然的,脫力的像是進了外太空似的。
    我這人,真的不適合多情。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都不適合我。我該孤獨一個人的,假如我身邊有可以讓我獲取這些種感情的人,那人的感情必定是假的。
    “夏淵,如果你是騙我的,就算過了千百年,我也會找你報仇。”我盯著夏淵的眼睛,笑著對夏淵說。
    夏淵拍拍我的臉頰,“沒有假的,都是真的。”
    軒轅紅來帶我走的時候,夏淵愣在原地。
    他似乎是想留下我的,眼神里有著想留下我的渴望。我知道,他這種渴望,是擔心天雷掉下來的時候,沒有替死鬼替他抵擋。可我寧愿把它曲解成對我的不舍得,牽強的自我撫慰著。
    “夏淵,記著我說的話。”我沖他笑了笑,然后跟著軒轅紅離開。
    沒有絲毫留戀的,離開夏淵,以及這個伴隨我無數歲月的房子。
    
    第179章 五雷轟頂五
    
    夏淵在后頭叫了我一聲,“小相。”
    我回頭,“你再找個給你擋天雷的吧,我就不奉陪了。我這種天生就該修煉成仙的人,你用不起的。”
    “記著我說過的話,別被天雷劈的魂飛魄散了。等我修煉好了,我會去找你。”我付出多少,就得千百倍的給我還多少回來。
    “小相。”夏淵又喊我一聲,但是并沒有解釋。
    他的眼神很痛苦,像是有什么說不出來的苦衷似的。
    既然說不出來,那就永遠都不要說了,反正我也不想聽。
    軒轅紅帶我走出小區,朝外走,走啊走,走啊走,一直走。
    剛開始,我沉浸在痛苦里頭,忽略了一直在走路這回事兒。可一直走啊走的,身體的痛苦壓倒了心里的難受。
    我忍不住問軒轅紅,“軒轅紅,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修煉啊?要是去山上,咱們要不要打個車?”
    接著,我問:“你的車呢?”
    “車是我借的,用來蒙蔽黎強勝。”軒轅紅說完,加了一句,“和你借錢一樣的借法。”
    “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啊?”可累死我了。
    我抬頭看了眼月亮,月亮都到頭頂了。剛出來那會兒,天還透著亮呢,現在都半夜了。
    軒轅紅說:“到山里。”
    “東山還是西山啊?”不管東山西山南山還是北山,都得繼續走好幾個小時。
    “山外山,你沒去過的山。”軒轅紅回過頭,朝我笑了笑,沖我伸出右手。
    我緊緊抓著他的手,借著他的手勁兒,走到他身邊,“咱還是打個車去吧。雖說我是要去修煉的,但是我現在還是肉體凡胎,受不了這個折騰。而且我剛剛遭遇了巨大的打擊,內心痛苦萬分,你就讓我的肉體少受點兒折騰吧。”
    “肉疼了,心就不會那么痛。你自己選,希望肉疼,還是希望心痛。”軒轅紅扔了個選擇題給我。
    我想了想,“還是繼續走路吧。”心痛讓我生不如死,而腿痛,只會讓我想早點兒到達目的地而已。
    “情愛就是水中月,鏡中花,是修煉途中的魔障,是成仙途中的劫難。”軒轅紅說著寓言一樣的句子。
    這些句子,說出來多么的簡單,可親身經歷才知道其中艱難,比上刀山下火海還要痛苦煎熬。
    “我知道你強大你透徹,你什么都看的清楚明白,你是得道高人,對感情不屑一顧。但是吧,我是個大俗人,我還在感情的溝里煎熬著呢。我剛剛才遭受了超級巨大的感情創傷,能這么活躍的跟你說話,已經很不容易了。我非常了解那些句子的深刻含義,所以,我真不需要別人再說一遍。求你了,你別站在圈外用高人的話指點我,行嗎?”
    我呼呼喘了幾口氣,繼續說:“你這樣,對我來說,跟說風涼話沒區別。我本來心里就難受,被你風涼話一說,更難受了。”
    軒轅紅溫聲說:“我就是在說風涼話。”
    我下巴砸到地上。
    “我還可以落井下石。”軒轅紅沖我溫和笑著,“松開你的手,把你扔在半路。”
    我趕緊死死抓住他的手,“別,別啊。”
    他要是把我扔在半路,那我就得灰溜溜的返回家。
    我那么淡定瀟灑的離開,忍著心里的劇痛,并且口出狂言。這要是灰溜溜的回去,那不僅丟人,關鍵得繼續受痛苦煎熬,而且還是加倍的痛苦。
    這什么世道啊!連得道高人都開始忽悠人了!
    “你該不會真的是騙我的吧?那個鏡書是假的?”我開始深刻懷疑軒轅紅說過的那些話的真實性。難道夏淵是被冤枉的,而軒轅紅是個大騙子?
    軒轅紅搖搖頭,“事實就在你的心里。”
    是啊,盡管就跟意外橫禍一樣,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你別落井下石行嗎。”我用力抓著他的手,“咱們繼續走路吧。”
    軒轅紅抽了下手,我趕緊加了幾成力量。
    想從我手里溜走,把我撇下,沒門!
    我心里痛,腿疼,還提心吊膽的怕被軒轅紅這個大忽悠給撇下。我活的可真悲慘,真落魄,連只茅廁里的小蛆兒都不如。
    “別在心里罵我,我能聽見。”軒轅紅似笑非笑的瞅了我一眼,警告我。
    我憋著氣,停了心中對他的咒罵。
    遇到軒轅紅,我可真倒霉。
    被揭穿了虛假的感情,心痛的要死要活。選擇跟他走,以為能走上明朗的大路,卻像是跟錯了主子的奴才似的,被他完完全全的壓制住了。不僅如此,甚至連偷偷咒罵都不能,因為他能聽到人心里的話。
    “別胡思亂想。既然你跟著我走了,那就不能反悔。只有我丟掉你的份兒,沒有你反悔的份兒。”
    我甕聲甕氣的“恩”了一聲。
    剛從狼嘴里逃出來,我以為逃出生天了。沒想到,卻掉進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