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他嘴唇很熱很燙,燙的我像是過電了似的,麻了半邊身子。
    彭揚河快速縮回去,紅著臉干咳一聲,“剛,剛沒注意,你別放心上。”
    “沒事兒,我不介意。”我摸了下嘴唇。只是碰了下嘴唇,又沒伸舌頭進去,沒什么大不了的。
    我覺得,我這樣的回答,顯的我豁達又開朗。
    但彭揚河卻不樂意了,“你別弄這么一副輕浮的模樣,端莊點。”
    我哪兒輕浮了,我挺端莊的啊。我這大汗衫大褲衩加上夾腳拖鞋,多么端莊樸素的打扮啊。
    彭揚河又說:“別丟兒丟兒的,穩重點兒。”
    
    ☆、第115章 狼心五
    
    “我挺穩重的啊。”我走路不蹦蹦跳跳,坐著不翹二郎腿,躺著不扭麻花,和人說話,都是平視別人眼睛。我覺得,我已經非常穩重了。
    彭揚河站起來,走了兩步,轉頭給了我一個眼神,讓我跟著他。
    我竄到他身邊,“彭哥,你還有別的事兒啊?”
    “怎么了?難道你有事兒?什么事兒?”彭揚河反問我。
    我打了個哈哈,“沒事兒啊,我特別閑,出來就是瞎逛的。”
    彭揚河抻了下眉毛,說:“正巧兒,我今天休假,也是出來瞎逛的。”
    彭揚河帶著我在街上亂晃蕩,從街頭走到街尾,然后沿著另一條街繼續走。他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我說著話,每句話看似不經心,其實都圍繞著馬蘭圣教打轉兒。我估摸著,他肯定認為我有事隱瞞著他。
    他的第六感可真靈敏,可再靈敏也沒用,我就是不告訴他真相。
    拐著拐著,來到了海邊算命一條街。街邊上,隔五步遠就有一個算命的,一般都是老頭兒和中年婦女。他們的裝備很簡陋也很統一,全都坐著馬扎,面前放著一張畫著八卦圖的紙,手里拿著本黃皮書,兜里或者腿上放著本和筆。也有個別高級點兒的,會帶著個羅盤。
    我在街口左側小賣店買了兩瓶冰水,遞給彭揚河一瓶。
    灌了半瓶水進肚子里,爽的我打了個顫。我擰緊蓋,側頭問彭揚河:“彭哥,你帶我來這兒干什么?”
    “閑逛啊。”彭揚河很坦然的回答。
    “咱換別的地兒逛吧。”我跟彭揚河打著商量。
    彭揚河掃了一圈街兩邊的算命大師們,“我覺著這里挺好的。”
    走到街尾,一個留著山羊胡的老頭突然站了起來,半瞇著眼睛,搖頭晃腦的沖彭揚河說:“同志,你印堂發紅,最近要走桃花運。”
    “嗯?”彭揚河停下了腳步。
    老頭右手拇指在食指中指無名指的兩個指節上快速掐動著,幾秒鐘之后,他看向我,“姑娘,你走的是爛桃花。”
    我吱聲,“大爺,我單身,沒戀愛。”
    老頭臉色一正,訓斥我,“我說的是以后要發生的事兒,你走的是爛桃花運。”
    他又對彭揚河說:“你已經遇到了桃花主,是正桃花。”
    老頭一共說了不到十句話,伸手就要十塊錢。不給他就擋著路,不讓走。而且四周那些算命的都站了起來,蠢蠢欲動的想上來圍住我倆。
    我不愿意給錢,這純屬訛詐,跟碰瓷兒沒區別。彭揚河倒是不計較這些,從兜里掏了十塊錢給老頭,拉著我朝海邊走。
    “彭哥,你干嘛給錢啊,他那純屬胡說八道。這用電視里的話說,就是強制消費。而且還跟賣切糕似的,團伙作案。”
    彭揚河說:“他歲數大。”
    “歲數大,也是碰瓷兒。再說了,現在碰瓷兒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歲數大的。”
    “你懂的還挺多。”彭揚河拍了下我的肩膀,帶我到堤壩上坐著。
    我沖他呲呲牙,“這種事兒,誰都知道。”
    彭揚河樂了,“你現在這模樣,挺像大壯的。”
    “大壯?”
    “我以前養的一條狼狗,叫大壯。去年死了,被車撞死了。”他擺了一副懷念的模樣,說我像他死去的愛狗。
    我沒吭聲。
    彭揚河把大壯的生平事跡給我講了一遍,一邊講一邊感嘆。
    我一點兒都不想聽,但是又不得不耐著性子聽他講完。
    講完大壯,他把話題撩到了馬蘭圣教上。我還是以前那些話,不多說半句。
    彭揚河說,馬蘭圣教跟以前的輪子教一個性質,所以在它蔓延之前,必須連根拔除。他說,他過幾天要再去古都一趟,看看能不能查出點兒線索。
    我說:“彭哥,你去古都辦案這個事兒,是你們內部機密吧?你把這些都說給我聽,真是太信任我了。”
    “不算是機密。”彭揚河把腿伸展開,搭在下面石梯上。
    說著說著,我陡然想起一件事。
    我跟彭揚河商量,讓他幫我一個忙。讓他去古都的時候,帶著蘇南山一起去,把蘇南山的身份證辦下來。
    彭揚河問了問蘇南山的情況,答應了這件事。
    和彭揚河分開之后,我去了梅香店里。
    只有蘇南山一個人在,梅香去外頭忙了,不在店里。我進去的時候,蘇南山正拿著涂料,一絲不茍的朝墻上抹,那認真的模樣,就像是在繪制一副畫似的。
    幾天不見,他壯了不少,個子好似也高了,笑容倒是沒變,還是帶著股靦腆勁兒。
    我跟他說,過幾天,讓他跟彭揚河回古都,去把身份證辦下來。
    “這五百你拿著。”我掏了五百塊錢放到桌子上,不等蘇南山推開,我繼續說:“給你你就拿著,別跟我見外。這也不是我的錢,是我從別人那里拿的。”
    蘇南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這么一說,他就知道這錢是我偷來的。
    他將錢壓在手下,緩慢拖到自己面前,然后緊緊的攥在手里。
    “小相,謝謝。”
    “行了,別客氣了。”
    “小相…”他欲言又止的,像是有什么重要的話對我說。
    “怎么啦?”我湊過去,等著他說話。
    好一會兒,他憋了三個字出來,“謝謝你。”
    我拍了下他的肩膀,站了起來,“就這樣吧。彭揚河要去的時候,會過來找你,你跟著去就行了。”我叮囑他,“你長點兒心眼,得病的事兒,別到處跟別人說。你也知道,普通人接受不了。行了,我走了。”
    “謝謝你,小相。”他又道謝了一句。
    我不懷好意的湊到他面前,盯著他的眼睛,嚇唬他,“你要是真想謝謝我。以后我要是被人欺負了,你就幫我殺了他,好不好?”
    蘇南山眼神躲閃了幾下,接著堅定的看向我,重重點了下腦袋,“好。”
    “我逗你玩的。”我用力拍了下他的胸口,“別冒傻氣兒了,也別成天想著感謝我。我幫你,是因為看你順眼。我要是看你不順眼,就算你死街邊,我也只會繞著道走。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我不是你想的那種好人。”
    “我知道。”蘇南山擺出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模樣。
    我撇撇嘴,沖他擺了擺手,跟他道別。
    
    ☆、第116章 狼心六
    
    夏淵在家里悠悠閑閑的等著我。
    我說今兒沒跟的成,因為半路碰見彭揚河了,陪著彭揚河逛街遛彎。
    夏淵神情略有不滿,“和彭揚河一起?”
    “對啊,路上碰見的。”我灌了口冰果汁,“我跟著何一茂到永寧橋的時候,碰上彭揚河在街邊攤上吃麻辣燙。”
    夏淵拉著一張臉,“他都說什么了?”
    “沒說什么,瞎聊。”我想起彭揚河說我像他養的那條狼狗,扯了扯臉皮,問夏淵:“你看我長的像狼狗么?”
    我這句問話有點兒跳躍,夏淵一時間沒跟的上我的步驟。
    他錯愣了一下,仔細觀察了一下我的臉,搖搖頭,“不像狼狗。”
    我憤憤不平,“彭揚河說我長的像他養的狼狗。因為他養的狼狗死了,所以我沒好意思反駁他。就我這模樣,狼狗能有我好看么。”
    我話音剛落,夏淵緊跟著來了一句,“像京巴。”
    “你故意的吧?!”我有點兒怒。京巴我見過,小區有個老太太養的就是京巴。扁扁臉,地包天,下牙呲出來,根本合不攏嘴;朝天鼻子;兩大眼珠子朝外凸,常常布滿紅血絲,像是要從從眼眶里迸射出來似的。
    “那你還想像什么?”夏淵斜眼瞅我。
    我怒哧哧的說:“我就是個人。”
    夏淵勾了嘴角,“你現在說了,我以后就知道了。”
    他這意思,合著以往都認為我是野獸呢。
    我沖他翻了個白眼兒。
    “你準備怎么接近何一茂?”夏淵問我。
    我早就想好了辦法,“我得找谷波一趟,讓他給我裝扮裝扮,然后給我制造機會,讓何一茂能注意到我。”
    偷摸進何一茂家,那太不現實。他家那個紅外線警報器,我根本躲不開,也不知道怎么拆。所以,我得另辟捷徑,從別的地方找突破口。
    附在貓身上的鬼說,何一茂家地下室有不能見人的東西,但是被密碼鎖鎖著。我得進去他家,打開密碼鎖,將里面的東西拿出來。
    我準備裝成歸國富二代,讓何一茂注意到我,追求我。這樣,我就有了進入他家的機會。
    去找谷波的那天,夏淵跟在了我身邊。
    谷波挺爽快的答應幫我的忙,當然是有條件的。條件是,以后得幫他一次。
    他幫我整了一身黑,黑色連衣短裙,黑色鞋,連包都是黑色的,跟黑客帝國似的。他把我頭發用發蠟整了整,弄成了略顯蓬亂的三七分,擦了黑紫色的眼影,深色口紅。
    我看著鏡子,完全認不出來里面那人是我。
    鏡子里頭的絕不是我,那是白雪公主她后媽,是黑寡婦,絕不是我。
    “我這打扮根本不是富二代,這跟死了老公的寡婦似的,還是心理扭曲那種的。”我非常不滿,讓谷波重新給我打扮打扮。
    谷波學外國人,攤手聳肩,一臉無辜樣兒,“你不適合當富二代,你沒那個氣質。你這樣的,要么打扮成寡婦,要么打扮成暴發戶的女兒,這兩樣才適合你。”
    “我怎么沒有富二代氣質了?我特別有氣質。”最近這幾天是怎么了?要么說我長的像狗,要么說我沒氣質,都拿我的外表做文章。
    “氣質是別人說的,不是自己夸的。”谷波跟教授似的,背著手,圍著我轉了一圈,說:“你要是想有氣質,就看看我,跟我多學學。”
    “你?你有什么氣質?”我別著嘴角,鄙視他。
    谷波眨巴幾下眼睛,沖我飛了個媚眼兒,“我有妖氣,有魅力。”
    有妖氣,我承認。也就他這樣的,能把妖氣當成褒義詞贊美自己。在別人那塊兒,都是貶義詞兒。
    至于有魅力?拉倒吧。
    谷波說什么都不給我換裝扮,說我現在這身打扮就很好,特有風韻。他給我一個塞了厚墊兒的胸罩,讓我換上,說這樣搭配,效果更好。
    換了胸罩以后,胸憑空大了一圈兒,跟兩個排球似的,衣服都包不住的感覺。
    谷波贊嘆著:“嘖嘖,好,好,很性感,有風韻,何一茂就喜歡這樣的。喜歡這種外表看著熟女,又帶點兒沒開苞的生澀勁兒的。”
    “我是去勾搭他追我,不是去當賣肉女公關的。”
    谷波說:“一樣一樣,首先都得讓他對你產生興趣兒。”
    可別說,何一茂還真就看上我這黑寡婦造型了。我進去俱樂部沒五分鐘,何一茂就提著杯酒過來了,殷勤的邀請我一起喝一杯。
    我沖他含蓄的笑,思考了一會兒,點了點腦袋。他眼睛騰的一亮,伸胳膊讓我走在前面。
    欲拒還迎這招兒,我用的挺不錯,他明顯對我更感興趣了。
    他聲音很低沉,很有磁性。他喜歡談野生動物,他常常去野外探險,他對我講探險途中遇到的那些野獸,聽的我都著迷了。
    我盯著他的臉,為他感到可惜。
    他長的不錯,說話迷人,渾身上下都閃著魅力的光點兒,完全可以當萬人迷。可惜,他偏偏要當殺人犯兒,還專殺自己人,這不純屬糟踐自己么。
    我給了他我的電話,但是沒讓他送我回家。給他留一點點甜頭,讓他越來越饞,才能更順利的達到我的目的。
    我沒回自己家,打車去了有名的富人區。我的住處得跟身份統一,所以要暫居在富人區里頭。
    房子是谷波暫借給我住的,富人區里邊一所小別墅,兩層的,裝修的挺雅致。浴室尤其舒服,里面有個按摩浴缸,躺進去之后,屁股底下亂顫顫的,顫的渾身酥麻麻舒服極了。
    泡了個按摩澡,換上汗衫褲衩,我找回了我自己。
    夏淵說:“你以后可以試試穿裙子。”
    “不方便爬墻。”穿衣服得講究實用,得和工作掛鉤。
    “平時穿裙子。”夏淵給我提建議。
    我別了下嘴角,“不愛穿,我就愛穿寬松褲子,舒服,方便。累了,想坐哪兒就坐哪兒,盤著腿兒也沒問題。”
    接著,我很語重心長的感嘆,“現在社會,像我一樣表里如一的人,不多了。”
    夏淵不置可否。
    “你看我,從來不裝大好人。”我昂著頭顱,展現我的高品節。
    “你也裝不來,沒那個氣質。”夏淵打擊我。
    都拿氣質說事兒了!
    我嗆夏淵,“我有小市民的火辣氣質,這就夠了。這氣質我很喜歡,我準備維持一輩子!”
    夏淵拍了拍手,沖我豎起大拇指,“加油。”
    
    ☆、第117章 狼心七
    
    我說:“夏淵,你可真膚淺,就喜歡表面看起來好看的東西。毒蘑菇都好看,吃了就是一個死,就算你不死,也弄你個殘廢。你要是女的,你準看上何一茂。別氣質來氣質去的了,氣質再好,能當飯吃?”
    我拉開話匣子,機關槍似的繼續說:“夏荷氣質好是吧,吸引你是吧。吸引的你不管不顧的把龍丹給吞了,吞了之后呢,得氣質不好的我來幫你辦事兒。她呢,她氣質高雅的在遠方,干凈的都不染灰塵了。何一茂的媳婦,就是你的前車之鑒,你趕緊改正自己的眼光吧。”
    “活的實惠點兒,別那么膚淺了。”我覺得我有點兒圣人氣質了,說話特有哲理。
    夏淵把左腿疊到右腿上,瞳仁跟深潭似的,葷黑一片。
    他問我:“小相,你喜歡我什么?”
    不等我回答,他繼續說:“夏荷長的好性格好,在我面前一直很乖順聽話,所以我喜歡她。我呢,我在你面前,是什么樣的?對你好過么?我對你都沒好過,你為什么喜歡我?”
    夏淵說:“你在說我的感情之前,先想想你自己的感情,小相。”
    我就不愛說自己,我就喜歡說別人,我是寬于律己嚴于律人的代表。
    對,我的感情就是那么莫名其妙,我就是那么欠虐。我要是不欠虐,我能缺心眼的幫你么。
    “谷波為什么喜歡他爸,我就為什么喜歡你!一樣的!”谷波是欠虐癥晚期,我是早期,但性質一樣!
    “不,你和谷波不一樣,你不變態,小相。”夏淵聲音特冷清,帶點兒金屬的冰冷感。
    夏淵說,其實我根本不喜歡他,我只是和他湊一塊兒久了,產生了依賴感。
    他試圖讓我相信他的謬論。
    “照你這么說,你喜歡夏荷,那也不是喜歡,那是天長日久產生的依賴感是吧?”我挑釁的看著他。
    夏淵搖搖頭,說:“我對夏荷,和你對我不一樣。”
    我不愛跟他繼續爭辯感情的問題,他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拿刀子劃我的心臟。
    “你就自欺欺人吧,就把我對你的喜歡當成毒蛇猛獸吧,你可勁兒的作吧。但是,你管不到我這塊兒,我就喜歡你,我樂意。你好好管著你的心臟吧,千萬別讓它把我裝進去。千萬別啊,記住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