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夏淵是將近中午才到的,和朱雀圣使一起,從半空落到祠堂院子里頭。
    為了等他們,我跟村民們從早晨站到現在。太陽實在太毒了,我渾身又虛叨叨的,根本不經曬。可每當我想偷懶或者找個陰涼地方的時候,苗叔總能適時的朝我笑笑,像是能看穿我的想法似的。他一笑,我就不敢動了。
    其實我知道,動了也沒什么的。
    可我就是不敢動,總覺得動了,就會被他看穿我來這兒的真實目的。
    我只能忍著,頂著大太陽,在院子里頭站著。
    站著就站著吧,有個人說說話,也行,起碼不乏味。可這么多個人湊一起,卻沒半個出聲的,都跟啞巴似的,緊緊閉著嘴巴。他們全都瞪著眼珠子朝門外看,不動不搖不出聲,表情也不變,像是木偶似的。
    
    ☆、第103章 死路三
    
    見到夏淵的時候,我心里踏實了不少。像是在敵軍里見到臥底的兄弟似的,有種后背有了依靠的踏實感。
    我挺想沖到他身邊的,可我又不敢亂動。
    從進了這個村子,我的膽子就一直在縮水,以往膽子跟牛似的,現在膽子縮的跟老鼠一樣,什么也不敢干。
    我總覺得有人在盯著我,很多很多的人在盯著我,我任何一個不恰當的舉動,都會引起他們的懷疑。可我看不到盯著我的人,這讓我想不出應對的方法。
    躲在暗處的敵人,才最讓人恐懼。我現在就挺恐懼的,從昨晚到現在,汗毛一直豎著,就沒躺平過。
    其實就算我想沖,估計也沖不過去。我現在看人有點兒重影,眼前昏突突的,別說跑了,估計一動就得倒下,跟大地來個親密接觸。我在心里頭跟夏淵說,夏淵啊,今天我肯定是要給你拖后腿了。
    我心里挺愧疚的,我是來打頭陣當前鋒的,這會兒卻成了拖后腿的殘兵。
    這事兒本來跟夏淵沒關系,他是被我硬扯進來的。假如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沒法投胎了,那我得愧疚死。
    不行,我得頂住了,今兒就算我暈成老花眼,我也得讓他好好的。
    我正在心里絮叨呢,夏淵沖我走了過來。
    他走到我面前,右手搭到我額頭上。一股冷氣從他手心穿透我的骨頭,穿進了我的腦袋里,從頭直接沖到了腳。
    等他把手收回去,我也恢復了正常。頭不暈了,眼不花了,身子不虛了,腸胃也沒疼痛的感覺了,腦袋和身子都清清爽爽的,特別舒服。
    朱雀圣使捂著嘴笑,“你對這姑娘還真不錯。”
    夏淵沒接他的話,看了我幾眼,把目光調向了祠堂里屋。
    朱雀圣使帶夏淵進去給雕像上香,我在外面等著他們兩個。本來我準備跟著進去的,但是臨到門口,被朱雀圣使攔住了,說我昨天已經拜過,今天就不用再拜了。
    趁著他們在里頭上香,我掉頭找苗阿生,想跟他說兩句,探探風。我一側頭,剛掀開上嘴皮,還沒來得及出聲呢,苗阿生突然把目光移到我臉上,笑瞇瞇的看向我。他這笑,讓我心里發怵。
    我沖他咧咧嘴,把目光調開,沒敢張嘴說話。
    剛才,夏淵把手搭我額頭上的時候,我渾身汗毛都服帖下來。可現在,它們又豎起來了,被監視的感覺也卷土重來。
    這感覺可真難受,就好像四面八方都圍著數不清的眼睛似的,都眨巴眨巴的盯著我。要是我能看見那些眼睛也好,可我看不見,這更加深了我的恐懼。
    一會兒功夫,夏淵和朱雀圣使出來了。
    朱雀圣使說,帶我們去見大教主還有另外兩個圣使。大教主和另外兩個圣使住在村西頭的宅子里,正在那兒等著我們。
    苗阿生和那些村民沒跟著我們,在我們離開祠堂的時候,他們就散了。他們散的特別有秩序,分兩排,整整齊齊的排隊朝外走,看著跟放學排隊回家的小學生似的。
    我跟著朱雀圣使和夏淵朝村西頭走。
    朱雀圣使一邊走一邊和夏淵說話,邊說還邊笑,笑的我渾身雞皮疙瘩猛勁兒朝外竄。他笑也沒個正經笑,嘻嘻嘻嘻的,又妖媚又鬼祟,聽的人想撿塊磚頭砸他一下,把他給砸正常了。
    他本體是個花鴇,鳥類里面最淫的一種,不管是禿頭老雕還是飛不起來的雞,只要想勾搭他,他都能滾一塊兒,來者不拒。
    他天生就這樣兒,祖祖輩輩都這樣兒,算是一種特性。
    所以別看他長的偏丑,但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帶著股天然的媚氣,特勾人。這媚氣,根治在他的骨子里,一般人想學,還學不來。
    路看著挺長,其實走起來也快,不一會兒,就到了大教主他們住的宅子。
    他們的宅子挺平常,和村里其他的房子一樣,紅瓦白墻黑門,嶄新的像是剛剛建成的新房。
    這大教主還挺會深入群眾的,一點兒都不搞特權階級。來的路上,我還以為會看見一座深宅大院呢,沒想到,房子就是普通平房,一點兒特殊的地方都沒有。
    朱雀圣使帶著夏淵先進去了,讓我在大門外等著。
    我左右看了看,周圍沒人,又仔細感覺了一下,沒有被窺視的感覺。
    “彭哥,彭哥。”我裝作咳嗽,小聲呼喚著彭揚河。
    呼了七八聲,彭揚河那邊也沒個回音。他們那邊出事兒了,還是這耳機是殘次品?怎么一點兒回聲都沒有?
    我特別困惑,很想把耳機拿出來看看,看看是不是壞了。
    我剛把手指頭伸到耳朵里,大門開了,朱雀圣使沖我招手,讓我進去,說大教主準備給我加持一下。
    是要加持妖氣在我身上么?
    朱雀圣使把爪子搭在我肩膀上,捏著嗓子,細聲細氣的說:“你跟著夏淵,可真是好福氣喲。”
    我咧嘴憨笑。
    “就會傻樂。”朱雀圣使不贊同的搖搖頭,一臉失望。
    進了大廳,我見到了大教主還有另外兩個圣使。他們三個人的特征很明顯,不用給我介紹,一打眼我就能分清楚。
    大教主又高又瘦,馬臉粗脖子,膚色發灰,像是好幾年沒洗澡似的,看著挺埋汰。高額頭,掃帚眉;眼睛跟牛似的,瞪的滴流圓;鷹鉤鼻子,鼻尖上一顆黑痣,黑痣邊緣不怎么規則,冷不丁一看,像是一只蒼蠅趴在上頭;嘴像蛤蟆嘴,很寬,嘴唇卻特別薄。他的五官,分開來看,很丑,組合起來,更丑。丑的絕了。
    大教主左手邊,第一個椅子上坐的肯定是青龍圣使,就是黑老板說的淹死鬼。他頭發一縷一縷的,看著跟剛洗完頭,還沒來得及吹干一樣。而且,有的地方長到肩膀,有的地方短的能看見頭皮,跟羊啃過的草地似的。
    他長了一張方臉,沒長眉毛,眉間有一道豎著的疤,像是多長了只眼睛似的;三角眼,瞳孔朝上吊,白眼珠比黑眼珠多,一看就心眼不正;短鼻子,老鼠嘴,嘴角下撇的厲害。這模樣,刻薄又陰險,看著極為不好相處。
    白虎圣使長相很喜慶,對比大主教和青龍圣使,他簡直可以稱得上美男子了。鵝蛋臉,長眉,桃花眼,鼻子長的也正點,又直又挺,特別好看,嘴唇粉嫩粉嫩的,跟剛開的桃花瓣兒似的,透著股鮮嫩氣兒。
    我正在心里贊美著白虎圣使的容貌呢,白虎圣使沖我咧嘴一笑。
    他一張嘴,容貌出現天差地別的變化。他嘴里呲出兩顆焦黃的大板牙,其他牙也參差不齊的,跟老玉米似的,特難看。
    
    ☆、第104章 死路四
    
    白虎圣使笑和不笑差別也太大了,嚇我一跳,笑差點兒僵在臉上。
    大教主雖說長的挺丑,但是渾身上下充斥著一種霸氣,就算他不說話,你也能感覺到他是老大。
    腦門上,跟刻著老大的標簽似的,一目了然的。
    我匆匆把幾個人打量了一遍,然后彎腰挨個問好。我這禮行的,正正經經九十度,絕對稱得上大禮。
    大教主抬起右手,沖我緩慢的招了招手。
    我走到大教主面前。
    朱雀圣使出聲:“跪著。”
    我膝蓋一軟,就跪下了。做臥底,就得講究個能屈能直,能縮能伸,遇到要下跪的場合,連思考都不用,膝蓋直接就能軟下來。
    大教主也不說話,右手食指直接戳到了我的額頭上。他這一戳,像是朝我腦子里面劈了一道閃電進去,整個腦殼都麻了,腦子里頭有種火辣辣的感覺。不過,雖然火辣,但是不疼。
    戳完這一下子,我就被安排到了夏淵身后,安分的行使跟班職責。
    我微垂著臉,豎著耳朵,聽著他們談話。
    大教主說,今晚上十二點,月亮高高掛的時候,給夏淵做法,讓夏淵從此以后能夠有實體。
    白虎圣使說,他在半山腰埋了一壇酒,埋了有七八十年了。給夏淵施法過后,他要去把酒挖出來,大家一起喝個痛快。
    大教主說,天道不公,他要自己做老天爺。他要重新建立一套新的秩序,讓妖鬼做人類的主人。
    白虎圣使說,他七十多年前,在一個池塘旁邊挖了個坑,坑里埋著一種萬年不壞的松子兒,等下半夜他一起挖出來,回來大家吃喝個痛快。
    大教主說來說去,都在激情的宣揚,他要帶領大家改變世界,改變秩序,他要建立新的王朝,稱王稱霸。
    白虎圣使說來說去,都是他埋的酒還有松子兒,三句話不離吃喝。
    朱雀圣使貼在大教主身邊,跟沒骨頭似的,偶爾來上幾句話,都是在諂媚贊揚大教主。
    青龍圣使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眼珠子朝上吊,眼神一直在屋頂上轉悠,也不知道他究竟看的什么。
    大教主和這幾個圣使,從表面來看,有點兒不怎么靠譜,像是烏合在一塊兒的。但我沒敢掉以輕心,我始終保持高度的警惕,并且在聽他們說話的時候,腦子里頭快速旋轉著,想著對付他們的方法。
    我挺想和夏淵探討一下的,可是我沒有和他獨處的機會,我和他也沒有心靈感應,不能把想法傳達給他。
    敵人眾多,敵強我弱,這種時候,就得挨個兒擊破了。
    如果敵人是人,那能打暈了捆著綁著,或者忽悠他到別的地兒去。可敵人不是人,都是妖怪,那我只能都給殺了,挨個殺了。
    我琢磨著挨個殺了的法子,仔仔細細的琢磨著。一邊琢磨,我一邊在腦袋里面模擬著現場,爭取萬無一失。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就譬如我這樣的。
    晚飯過后,來機會了。白虎圣使說要帶著我到處轉轉,說挺喜歡我的,覺得我特機靈,像他餓死的小妹兒。
    我跟他出了門,一邊走一邊算計著要用到布兜里哪些東西。我布兜里有香灰有大慈悲唱經,還有兩把匕首,都用紅紙包著。黑老板說,用紅紙包著,就不會被發現。
    一路上,白虎圣使還是三句話不離吃喝,說他最喜歡吃什么最喜歡喝什么,說以后如果統治了整個人類,他就教給人類不一樣的做飯法子。他說人類吃的飯太粗糙了,加料太多,掩蓋了食物本來的味道,說這樣不好。他以后一定要改變人類的飲食習慣,這樣還能延長人類的壽命。
    我這么聽著,忍不住就有點兒心軟。聽他說來說去的,總覺得他其實心眼不壞,有種好心辦壞事兒的感覺。
    可等他一腳踩死一只青蛙,還咧著嘴笑的時候,我的想法大逆轉了,心又重新硬了起來。
    他要是心眼好,就不會在踩死青蛙之后,笑的跟個變態狂似的。
    殺他挺輕松的。
    他壓根沒防備我,我也速度夠快。說說笑笑的,我突然就動手了。
    趁他在前面走,我掏出火月,一刀捅在他后心上。他凄厲叫了一聲,爪子陡然伸長,轉過身想來掐我。我窩腰一個閃身,躲開他的爪子,然后上前一步,竄到他側后方,揮舞著火月,把他脖子割開了。
    他收爪子捂向脖子的時候,我又一刀捅進了他前心,直接把他給捅死了。
    死了之后,他變成了一只半人大小的貍子。我掏出香灰撒到他身上,看著他身體被香灰溶化成了灰土,我才拍拍手,掉頭朝山下走。
    別看我跟職業殺手似的,殺的干凈利索。
    其實我手一直在抖,渾身也細細的抖著,根本停不下來。心臟里頭也跟擂鼓似的,耳朵里頭也嗡嗡嗡的響。
    不過,這些反應都是在殺了白虎圣使之后出現的,不影響我動手。
    下山途中,我琢磨著下一個對付誰。
    我選中了朱雀圣使,因為青龍圣使看起來很不好說話,我肯定叫不動。
    我跟朱雀圣使說,白虎圣使讓我叫他上山去抬酒壇子。
    朱雀圣使沒懷疑我的話,埋怨了一聲,“白虎圣使總干這種事兒,就不能等到下半夜。”他不情不愿的跟著我出來了。
    他問我白虎圣使在哪兒,我說在半山腰一個池塘旁邊。
    朱雀圣使“哦”了一聲,想帶我飛上去。
    我趕緊搖頭,說我恐高,不敢飛。
    “毛病。”朱雀圣使斜眼瞅我。
    “嘿嘿嘿。”我傻笑三聲,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后頭。
    他沒堅持飛,因為他想跟我說說話,一直問我夏淵的事兒。他問什么,我就添油加醋的回答什么,聽的他喜笑顏開。
    到了半山腰,我在朱雀圣使捂嘴笑的時候,用刀子捅了他后心。他和白虎圣使反應不一樣,他背上突然呼啦展出兩張大翅膀,扇呼起來,要朝天上竄。我當然不能讓他竄出去,他要是竄出去,我和夏淵就完了。
    我一個前撲,把刀子死死嵌在他背上,然后扯著他的翅膀,把刀子拔出來,撲到他身上,抹了他的脖子。
    朱雀圣使變成一只死鳥,死不瞑目的鳥兒。
    我用香灰化了他,又用香灰把身上的血擦沒了,然后拍掉身上的香灰,渾身上下整拾干凈,才邁開步子朝山下走。
    
    ☆、第105章 死路五
    
    沒動手之前,我心里挺慌,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擔心出錯,也擔心自己下不了手。可等殺了兩個之后,我心里突然就穩了,還有種蠢蠢欲動的興奮感。
    殺上癮的感覺。
    我琢磨著,得先處理了青龍圣使,然后趕在十二點之前,把大教主給處理了。
    可怎么把青龍圣使引出來,是個很大的難題。
    我要是用騙朱雀圣使一樣的理由騙他,直覺告訴我,肯定不好使。
    我邊走邊琢磨,想琢磨出一個完美無缺的好法子。
    走到門口,在我邁腳要進門的時候,大地突然抖了抖,接著冒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震的我耳朵都要聾了。吼聲過后,大地開始震動,晃蕩的厲害,根本站不穩腳。在摔倒之前,我趕緊扶住門框子。
    不等我站穩,夏淵突然從里頭竄了出來,一把扯住我的胳膊,帶著我朝外沖。我大聲問他:“怎么啦?”
    夏淵眼睛看著前頭,揚聲回答:“我殺大教主失敗了。”
    “青龍圣使呢?”我還沒殺青龍圣使呢,他怎么先惹大教主啊?怎么一點兒順序都沒有啊。
    夏淵喊:“死了。”
    被他殺了?我還沒來得及繼續問話,一股黃煙龍卷風似的沖到我倆前頭,擋住了我倆前進的路。
    夏淵腳步一停,接著伸出左胳膊,把我擋在他身后。我掏出火月還有黑色匕首,一只手拿一把,身子一閃,來到夏淵身邊,與他站一塊兒。
    夏淵又撩了下胳膊,把我再次擋在后頭。他頭一次這么維護我,我挺感動的。但是這種危險的情況下,我光感動沒用,我得跟他并肩作戰。
    大教主臉都黑了,黑的發綠,跟放久的老黃瓜一個色兒。他眼珠子血紅血紅的,怒哧哧的瞪著我們,兩個大鼻孔使勁扇呼著,看樣兒快要氣炸了。
    他沒直接沖上來,而是氣勢洶洶的質問:“你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