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我還沒活夠呢!
    狠狠白了他一眼,我站了起來。
    “去我公司坐坐?”夏回言不由衷的邀請著我。
    我很干脆的拒絕了他,“不去。”去也選他不在的時候,這樣我才能好好搜查一遍。
    下午我去買了個木頭雕刻的八卦牌子,晚上我要在監獄外頭畫八卦圖,得照著這個木頭牌子畫。
    在家里琢磨了一下午,半夜我提著指南針和八卦牌來到了監獄西頭,按照指南針找到的方位,畫好了八卦圖。
    十二點一到,我拿刀子劃了食指,把血滴到八卦圖中間,面對監獄念叨了三聲徐靜的名字,然后喊了一聲開。
    一陣夾雜著腥臭氣的陰風撲面而來。
    陰風過后,徐靜出現在我面前。她驚喜的要命,給我了一個熊抱之后,嘴就像是開閘的大壩口,話就跟泄洪一樣撲啦啦全沖了出來。
    我幾次想打斷她,可剛說一個字,她就把話頭搶了過去,跟幾輩子沒說過話似的“姐,想死我了,我以為以后都見不著你了呢。姐,這幾天我只能蹲在茅廁里頭,看人那啥那啥,一點兒意思都沒有。姐,你知道嗎,剛才我還以為牛頭馬面終于要帶我去投胎了呢,我心里還挺忐忑的。可沒想到,等在外面的是你。我心里頭炸開了花,就好像突然春天來了,牡丹和玫瑰都開了。我真的特別開心,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不知道怎么說,還說這么一大堆,要是知道怎么說,那我得被話給淹死。
    我帶著徐靜回了家。
    這一路上,她就沒停嘴。她嘟嘟囔囔的聲音,像是催眠曲兒一樣,把我催進了夢鄉。
    司機很不地道,看我睡著了,帶著我繞了不少路。原本到小區門口,頂多三十來塊錢,可我一覺醒來,卻發現車費已經八十多了。
    徐靜進我家,就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邊參觀邊驚呼。
    “別一驚一乍的。”我洗完澡,用毛巾擦著濕頭發,坐到沙發上。
    徐靜湊過來,“姐,你家真不錯,比我爸媽家大一倍。我還以為你住的是一室一廳的小房子呢,沒想到這么大。”她這語氣跟小孩子似的。
    我“嗯”了一聲,將擦頭發的毛巾放到茶幾上,指了指對面沙發,讓徐靜坐上去。
    我讓徐靜幫我個忙,幫我把夏淵找出來。我把夏淵的事情對徐靜說了,還有老和尚朝著東邊那神秘的一指。
    徐靜思考了一會兒,“姐,說不定夏淵就在東海里頭。”
    “我也是這么想的。”在劉福家老別墅挖洞盜珍珠的那天,我被水卷到東海,從東海冒了上來。我懷疑,夏淵也曾經到過東海,因為某種原因,現在又回到了東海。
    徐靜說:“姐,你要是想下東海,我有個辦法。”
    “什么辦法?”
    徐靜挪了挪屁股,聲音壓低了,神秘兮兮的對我說:“我在監獄里頭認識的那個家雀,是雜貨鋪的伙計,他那里什么都有的賣。”
    “家雀是雜貨鋪的伙計?”我難以置信的看著徐靜,轉而,我又平靜了。鬼都有了,有妖精那很正常。
    徐靜接著說:“嗯,開雜貨鋪的其實是只老鼠,黑皮老鼠,你要是見了他,叫他黑掌柜就行。他店里還有個收銀員,姓花,叫花紀年。家雀說他也不知道花紀年是個什么,真身一直籠罩在霧里頭,有時候像是鬼,有時候又像是妖,脾氣很壞,而且很喜歡宰客。”
    徐靜啰嗦了一堆,介紹著雜貨鋪的老板和伙計,像是撰寫聊齋志異似的。
    “我去他們那里買什么?有沒有探海神燈或者神瓢之類的東西?”神燈一照,海底十萬里所有的生物,都無所遁形。神瓢朝著東海一舀,水立馬就干了,所有的活物死物都癱在沙泥上,想找什么,都一目了然。
    徐靜說:“那是神仙才有的寶物,雜貨鋪里當然沒有。”她還給我舉了個形象生動的例子,“姐,你難道能從賣五金的雜貨鋪里買到鉆石嗎?一個道理。”
    我很不理解,“那我去干什么?”
    “你說的那些寶物沒有,但是有辟水珠啊。你含著辟水珠下海,想去哪兒就能去哪兒。”
    我覺得辟水珠和探海神燈是一樣的寶物,但徐靜說探海神燈是神仙手里的東西,妖鬼碰不得,碰了就跟碰到佛光一樣,輕了那得掉層皮,重了就得打回原型。而辟水珠是妖鬼都能碰的,并且很多妖鬼都有這個東西。
    就像一直在旱地里生活的狐貍精,要是想下水,那就得用辟水珠。有的鬼也是畏水的,拿著辟水珠,可以提膽子。
    我問徐靜,“買辟水珠用冥幣么?”
    徐靜說不用冥幣,雜貨鋪講究的是以物換物,物物等價交換。她說先帶我去看看,問問需要用什么交換辟水珠。
    我以為徐靜會帶我穿過陰陽界的大門,到一條繁華的街道,然后進一家古香古色的店鋪。我猜想,店鋪里面肯定散發著古檀香,有著精致的雕花桌椅,以及俊美如仙的老板和伙計。他們或許會殘留著尾巴或者耳朵,但是絕不會讓人感到害怕,反而有種特異的美感。
    徐靜狠狠打破了我的猜想,讓我的猜想,在夜風中碎成了渣渣。
    她帶我來了一處殘破的街道。這片街道年歲很久遠,外國人侵華的時候留下來的,都是些雜門建筑。西洋風和東洋風混合在一起,不倫不類的,說美不美說丑不丑的,看著很別扭。
    街道盡頭是個死胡同,墻壁右邊堆了不少爛木頭破鐵皮,還有一堆臟兮兮的破塑料袋包裝盒。
    墻壁左邊倒是干凈,除了斑駁的灰黑色墻壁,一張巨大的蜘蛛網,沒其他的臟東西。
    我等著徐靜發功,打開這堵墻壁,帶我進入妖鬼界。
    可徐靜卻拉著我蹲了下來,指了指隱蔽在左側墻根的一個洞,對我說:“這是門,咱們從這里進去。”
    洞只有壘球大小,洞口很不規則,像是不小心被石頭給砸出來的。洞口周圍散亂著一些灰黃色的沫沫,像是風化的木頭渣子。
    “從這兒進去?”我指了指那個洞口,吃驚的瞪著徐靜。這太難為我了,我這么大塊頭,鉆老鼠洞,這哪里能鉆的進去。
    這好比讓大象鉆狐貍窩,費死勁,也只能進個鼻子而已。
    
    ☆、第70章 魚鬼五
    
    徐靜說:“姐,你閉上眼睛,別睜眼,我把你拉進去。”她叮囑了我好幾遍,讓我進去的時候,千萬別睜眼,什么時候她讓我睜開,我才能睜開。
    她說,如果我半截睜眼了,就會卡在墻里頭。卡墻里頭,人的骨頭血肉就會和墻長在一起,就算大羅神仙下來,也分不開。
    我被她這話給嚇到了,跟她保證,在進去的時候,絕對不睜開眼睛。
    我閉上眼睛之后,徐靜拉著我的手,帶著我朝前走。眼睛閉著,身體別的感官就特別靈敏,肌膚敏感度倍增。被徐靜扯著進洞之后,就好像從夏天邁入了深秋,渾身的汗毛還有雞皮前仆后繼的鉆豎了起來。我打了個哆嗦,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里面有股濃重的苦香氣,像是某種植物根莖的味道,又像是某種中藥材。
    走了沒多久,溫度變了,周身暖融融一片,雞皮疙瘩消退,汗毛也偃旗息鼓,服貼在了肌膚上。
    鼻間絮繞的苦香氣退散,換成清甜的香味兒,像是進了花果圓子。
    “姐,睜開眼睛吧,我們到了。”徐靜讓我睜開眼睛。
    我睜開眼睛,打量了一下現在呆的地方。我現在在一個雜貨鋪里,雜貨鋪很逼仄,木頭大門半敞著,進來右邊是柜臺,左邊是空地,空地極窄,五六個人就能站滿。
    柜臺后面是一排排的木頭架子,上面亂七八糟堆疊了很多東西,灰蒙蒙臟乎乎一片。
    這里面唯一鮮艷的,就是柜臺后面那個女人身上穿的紅色長袍,長袍有點兒像印度女人穿的沙麗,也像索馬里女人穿的袍子,很有異國風情。她一直垂著頭,也看不清她的長相,烏黑的長發隨意的傾瀉在肩膀和后背。整個人像是灰色鉛筆畫里頭濃墨重彩的一筆,特別鮮麗。
    她肯定就是那個真身不明的收銀,花紀年。
    一個有點兒尖利的聲音刺破安靜,陡然響了起來,“想買什么?”這聲音一點兒都不友好。
    我隨著聲音看過去,發現柜臺后面第一排架子旁邊倚了個穿著長褂子的大老鼠。這老鼠直立站著,能有五六歲小孩那么高矮,胖墩墩的。灰黑色的毛皮,身上穿著灰色的長褂子。他左邊耳朵缺了一塊兒,兩眼睛也跟周圍的環境似的,灰突突的,一點兒光彩都沒有。
    這應該就是雜貨店的老板,黑老板。
    “黑老板。”我笑著沖黑老板打招呼。
    黑老板雙爪背在腰后,躲著四方步,來到我面前,仰著脖子盯著我。遠看的時候,只覺得他眼神沒光澤,像是得了近視眼,近看才發現,他兩眼球被灰色的絮狀物覆蓋著,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幸好他的瞳仁沒被灰色絮狀物蓋住,所以能看得見人。我忍不住,替他慶幸了一下。
    他這眼睛,違和感太強了,和徐靜臉上那兩黑窟窿,不相上下。
    盯著我看了一小會兒,黑老板抽了抽鼻子,“人?”
    花紀年抬起了頭,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的說:“老板,我說你得鼻竇炎了你還不信,她們進來這么久,你才發現她們是人。人老事兒就是多,你趕緊去治治鼻子吧。”
    花紀年的臉,很美,但美的很怪異。就像是弄了一張美女畫像貼在臉上似的,雖然美的過火,卻木板板的,也緊繃繃的。
    她的臉很僵硬,眼神卻極為靈活。
    “怎么了?我臉上這皮不好看么?”花紀年瞇眼瞪著我。
    我由衷贊嘆,“很美。”臉上的皮?難道是畫皮?
    黑老板搶話,尖著嗓子沖花紀年吼,“你趕緊去給我搬貨。我給你那么多工錢,不是讓你來睡覺的!”
    花紀年摸了摸鼻子,無可奈何的站起來,“真是老糊涂,昨天還讓我多睡睡,今天就讓我趕緊干活。老糊涂。”
    黑老板重重哼了一聲,花紀年嘟囔了一聲,腳底抹油,溜進了架子后面。架子后頭有道布簾,也是灰突突的,跟墻壁混色在了一起。花紀年撩起來的時候,我才恍然發現,那塊兒有個簾子。
    “說吧,想買什么。”黑老板這回的口氣更沖了。
    我看了徐靜一眼,對黑老板說:“我來買辟水珠。”
    黑老板繞著我轉了一圈,慢騰騰的說:“我開店有三百多年了,你是頭一個進來的活人。既然進來了,你應該知道我這里的規矩。”
    我點頭,“我知道黑老板做生意的規矩。”
    “好好好。”黑老板拍了拍手。
    黑老板說,讓我用三滴血來換辟水珠。真巧,之前我剛用血把徐靜召喚出來,血口子還沒愈合呢,連刀子都不用動,直接就能擠三滴出來。
    我剛想答應,徐靜就扯住了我的胳膊。
    她湊到我耳邊嘀咕,“姐,他要的三滴血,是你三年的壽命。”
    我愣了一下,考慮了幾秒鐘,側頭問徐靜:“我還有多少壽命?”
    徐靜搖搖頭,“這個我看不出來,姐。”
    黑老板轉到柜臺后頭,拿出一個算盤,噼里啪啦撥了起來,邊撥邊說:“你肩上兩把火沒滅之前,可以活到九十三,肩上火滅了,減十歲,可以活到八十三。肩上火滅了以后,跟著一個鬼,誤打誤撞做了幾件好事,加五歲,這是八十八歲。坐牢的時候,你讓一個鬼魂飛魄散,這減去三歲。你現在,能活到八十五歲,減去你現在的歲數,還有六十五年可以活。”
    就算少活三年,那還剩六十二年呢。
    我答應了黑老板的交換條件。
    黑老板取了一個鵪鶉蛋大小的珠子出來,珠子是白灰色,跟黑老板的眼睛一樣,一點兒光彩都沒有。
    他說這就是辟水珠,我把血滴給他之后,他就把珠子給我。
    他沖我伸出左爪,讓我把血滴到他的爪心。
    血滴上去之后,像是落入泥土的雨水似的,直接被吸收了,完全不留痕跡。
    我驚訝的看著這奇妙的景象,不小心多擠了一滴出來。
    雖說是我不小心滴出來的,但黑老板卻不沾這個便宜。他給了我辟水珠之后,又塞了把手掌長的小刀子給我,用來交換那一滴血。
    刀子烏黑的,刀把那里就是個鐵塊,連點兒花紋都沒有。刀子口也沒開刃,像是個未成品。
    徐靜也看不出來這刀子的玄妙,用黑老板給的都是好東西這句話來搪塞我。
    
    ☆、第71章 魚鬼六
    
    我本想一鼓作氣,直接沖到東海,把夏淵找出來。徐靜卻勸我回去休息休息,不要急在一時。她讓我白天再下海,白天妖鬼的法力弱,如果遇到妖鬼,我也容易逃走。
    其實我也有些疲累,折騰了一晚上了,一點兒都沒閑著。可躺到床上,卻一點兒都睡不著。
    疲累卻又亢奮,充滿睡意,神經卻又在激動著,這滋味很煎熬。
    好不容易睡著了,一覺醒來,已經十點多了。
    我匆匆吃了兩口飯,帶著徐靜急忙趕往東海。東海現在被規劃了,海邊被鐵皮圍了起來,里面有機器轟隆隆作響,正準備建設海景游樂園。
    繞了很遠的路,總算離開了海景建設區。穿過一片長勢不良的小松樹林,來到了東海岸。
    大海廣袤一片,藍的讓人心曠神怡。
    我不能直接進去,得找準方位,不能愣頭愣腦的朝東海里頭沖。
    找方位這事兒,得拜托徐靜。我讓徐靜努力感應一下,看看能不能感應到夏淵的氣息。
    我話音剛落,徐靜就搖頭了。
    她指了指遠處,說那地兒有很強的鬼氣,那塊的海里肯定有很兇的鬼。這鬼氣太濃郁了,把別的氣兒都遮掩了,所以她沒有辦法感受夏淵在不在東海。
    聽了她的話,我心里一動,盯著她指的方向,想了一會兒。
    我將辟水珠放進口袋里,然后按好萬能貼。萬能貼是我提前縫上去了,這樣就算我倒掛,口袋里的東西也不會掉出來。
    黑老板給的匕首我也帶著,我總覺得這個東西應該有些特殊的用處。匕首放在褲子口袋里面,褲子口袋也縫上了萬能貼。
    胳膊上的鋼絲手環很潤滑,輕輕一拉就可以出來,一松,又很快的彈回去,是很好的武器。
    我另外還拿了一把刀子,還用壓縮袋裝了一袋香灰,我想這個,也許會有用處。
    徐靜勸我,讓我不要冒險。那地方鬼氣太重,去那里,相當于去送命。
    她拗不過我,又擔心我的安全,只能隨著我一起下了海。
    辟水珠,像是傳說中一樣,玄妙到了極致。下水之后,上下左右的海水,都退離我十厘米之外,我像是被一個透明的長圓形氣泡包裹住了,沾不到丁點的海水。
    我走到海水中間,腳底下像是踏著棉花,軟綿綿的,又像是踏著落葉,發出沙拉沙拉的響聲。
    魚兒在海水里自由自在的徜徉著,偶有發現我的,立馬受驚的逃離。
    越往深處走,海水里的奇怪生物越多。有顏色鮮艷奇形怪狀的魚,有身上布滿奇怪花紋的水母,有長條狀黑色的生物,像是魚,又像是蛇,還有很多的浮游生物。
    到了徐靜所說的地方,我們停了下來。
    這里和別的地方不一樣,這里的水像是被大魚攪亂了泥沙,渾濁一片。沒有魚兒游向這里,魚兒游到這片水域的邊緣,就會折轉離開。這里也沒有浮游生物,像是海里的死地似的,沉寂黑暗。
    繞過一叢枯死的珊瑚,我和徐靜來到了一處開朗的谷地。
    谷地大約半個籃球場大小,正中間有一個半人高的泥堆,泥堆上有一個巨大的扇貝,扇貝是乳白色的,在渾濁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