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玩鬼-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徐靜將臉湊過來,我趕緊別過臉,不想眼睛和大腦受到刺激。
    “姐,人活著,重要的不是外表,是內在。我內在美啊,真的,特別美。其實我外表也美,可惜摔殘了。等我學會修煉的法子,把我以前那模樣給你看看,絕對了,你肯定得夸我兩句。”
    她可真自戀,也真是想得開,活潑的有點兒過頭了。
    我問她,那歐陽萍被她丟哪兒去了。
    徐靜說,歐陽萍剛才被她甩到墻上,然后就溜了。
    接著她又說,她特佩服我剛才那些話,她決定當我的保鏢,貼身保護我。我很想拒絕她,就她那臉,半夜要是冷不丁看見,準能嚇掉我的魂兒。
    可歐陽萍是鬼,神出鬼沒的,說不定就藏在哪個犄角旮旯等著害我。有個徐靜跟在身邊,確實能安全一些。
    
    ☆、第57章 坐牢七
    
    徐靜用兩個大黑窟窿看著我,“姐,讓我保護你吧。我跟著你,對你是百利而無一害,保管好處一大堆,壞處一點兒都沒有。”
    我快速掃了一眼她的臉,“你那臉,能不能找東西遮遮?”
    徐靜說:“這個不能,真不能。姐,真的,我之前找布遮過一次,可那快布貼到我臉上就成灰沫沫了。我估計因為我這臉吧,長時間沒恢復,所以有點兒毒性了。但是你別擔心,我肯定不能讓你中毒。我這人仔細,絕對不會把臉貼你身上。”
    “姐,讓我跟著你吧。我都在這里頭呆了兩年多了,平常除了看人拉屎拉尿,別的什么也干不了。偶爾外面家雀會跟我說兩句,但是那么多家雀,就一個會說話的,那個會說話的,一個月才來兩三次。姐,讓我去跟著你,做些有意義的事兒吧。”
    為了我的安全著想,我同意讓她跟著我。
    徐靜很開心,“姐,你人可真好。”
    回去的時候,我被獄警狠狠批評了一通。
    她訓斥我,說我是不是掉進坑里了,說我這是準備在廁所過年么,說了一大堆,一句好聽的也沒有。
    這獄警真能說,跟徐靜兩人二重唱似的,獄警噼里啪啦的批評我,徐靜嘰里呱啦的說這個獄警怎么怎么樣。她們就像飛在我耳朵邊的一窩蜜蜂似的,吵的我很煩躁。
    我連連點頭,恨不能舉三根手指頭發誓,說我再也不蹲這么長時間廁所了。
    獄警說夠了,也到了午飯時間了。
    吃飯的時候,徐靜站在我旁邊。她臉上那兩黑洞里的血水,跟我盤子里面的豆腐乳似的,弄的我太反胃了,一點兒都吃不下去。我用眼神暗示她站遠一點,別影響我進食。
    徐靜連連擺手,“姐,你自己吃就行了,你太客氣了,我不吃,我不吃,我吃不了這些東西。我現在這樣吧,不吃飯都能飽,怎么說呢,就是跟天地空氣差不多合成一體了,根本不用吃飯。你自己吃吧,別管我了。姐,你真的對我太好了。”
    她信號接受明顯不良,我用眼神暗示她站遠點,她卻以為我想邀請她一起吃飯。
    我低下頭,把豆腐乳舀給胖姨,悶頭吃青椒炒土豆絲。
    下午到晚上,歐陽萍都沒出現,估計藏在哪個角落里窺伺著我,等待機會呢。
    徐靜貼身跟著我,一會兒走在我左邊一會兒站在我右邊,一會兒有轉悠到我身后,反正不管她站在哪兒,都離的我特別近,近到我朝她邁一步,就能跟她貼到一起。
    她不停的說著話,我制止了好幾次。制止之后,她沉默幾分鐘,不一會兒,她就又歡悅起來,嘰嘰喳喳一勁兒的說。
    誰誰誰上廁所不擦屁股,誰誰誰在廁所搞同性戀,誰誰誰一直便秘,還有那個誰誰誰在內褲里藏了煙,經常跑廁所悄悄抽煙…
    她說的這些,我一點兒都不想聽。我知道誰誰誰便秘有什么用?完全沒用!誰誰誰不擦屁股,跟我也沒關系,我又不和她住一起,不可能吃到她的東西,臟不到我身上來。
    呆了兩年廁所,她的見識也局限在廁所了,這些小屁事兒都能讓她說的津津有味兒。
    晚上呆床上,她坐床頭,還是不停的說著。
    我把她的聲音當催眠曲,迷瞪著眼睛睡覺,她問我話的時候,我才點點腦袋。
    在我快睡著的時候,她感嘆了一聲,“謝謝你哈,姐,真的,要是沒有你,我也出不了廁所。幸虧你這體質好,我才能跟著你出來。姐,真謝謝你。”
    我想睜開眼睛,可是睡意太濃了,眼皮子用力抻了抻,卻怎么也抻不開。上眼皮和下眼皮黏糊到了一起,我費力的動了動眼珠子,沒抵抗住睡意,進了黑甜鄉。
    感覺剛閉上眼睛,就天亮了似的,被徐靜弄醒的時候,我還迷糊著呢。
    我欠身看了看胖姨,胖姨還沒起床。
    搓了搓眼睛,我無聲的問徐靜,“這才幾點,你把我弄醒干什么?”
    “快到點兒了。”徐靜說。她聲音里頭帶著笑意,但是表情看不出來,因為滿臉都糊著血,嘴都被血渣渣蓋住了,根本看不出形狀來。
    過了不到五分鐘,梅香下床了,拿著牙缸毛巾去洗刷。胖姨嘟囔了一句,迷迷蹬蹬的爬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拿著牙缸和毛巾,跟在了梅香身后。
    我醒的最早,卻是最后爬起來的。
    梅香和胖姨洗漱完之后,我才拿著牙缸毛巾進了小廁所。
    跑操過后,吃早飯。
    早飯里頭又有豆腐乳,我把它舀給了胖姨。
    胖姨納悶的問我:“你以前不是挺愛吃豆腐乳的么,怎么最近都舀給我了?吃夠了?”
    我點點頭,“嗯,吃夠了。”
    胖姨教育我,“你這一看就是沒挨過餓,要是挨過餓,別說豆腐乳,就算給你塊酸豆腐,你也能吞下去。”
    我笑瞇瞇的點了點頭,不跟胖姨爭辯。
    好幾天了,歐陽萍一直沒再出現。我估摸著,肯定是因為徐靜跟著我,所以她不敢出來。
    徐靜說,歐陽萍還在這監獄里頭。歐陽萍執念深,牛頭馬面在她執念未消之前,是不可能來抓她的,所以她肯定還在監獄里。
    眨眼間,探監的日子又到來了。
    只要探監的日子,王海東就會帶著老太太還有凌曉荷來看我,風吹雨打不動搖。我能認識這家人,這肯定是我上輩子積德了。
    每次來,都一堆好吃的,還有老太太和凌曉荷親手包的餃子。
    等王海東他們走了,夏回才過來跟我說話。
    夏回走到我面前的時候,眼神在我身邊掃了一下。
    之前,我和老太太說話的時候,用眼角余光掃過夏回幾眼。有兩次,夏回的目光都落在徐靜那里。
    我懷疑他能看見徐靜。
    如果他看不見,就不會一而再的瞄向徐靜。
    即使他的目光在掃過我身邊的時候,神情像是一掠而過一樣自然。
    我看了眼徐靜,直接問夏回,“你能看見是不是?”
    “看見什么?”夏回裝傻。
    身后有獄警,我不好明說,暗示性的說了三個字,“我身邊。”
    夏回朝我身邊看了幾眼,看完左邊看右邊,就好像真的什么也看不到似的,問我:“看什么?”
    
    ☆、第58章 坐牢八
    
    我盯著他,“別裝了。”
    夏回彎下腰,湊到我面前,“裝什么?”
    沖他呲了呲牙,我側臉看了眼徐靜,用眼神示意徐靜過去貼夏回臉上。我就不信了,徐靜這么恐怖的一張臉貼過去,他能不變臉色。即使他心理承受能力很強大,臉色能保持平靜,眼神也絕對會產生一點兒波動。
    徐靜信號接收不良,我讓她貼夏回臉上,她卻“嗖”一下,貼我面前了。我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下,忘了屁股還在椅子上,連著椅子一起,摔了個四腳朝天。
    我趕緊扯著椅子爬起來,端正坐好了。斜眼瞄了瞄獄警,獄警皺眉看著我,朝這邊走了兩步,又退了回去。我稍稍松了空氣,回頭瞪了徐靜一眼。
    夏回還是板著模特臉,眼里卻藏不住笑兒,“別激動。”
    “我沒激動。”我硬著聲音回家。
    徐靜絮絮叨叨的在我耳邊道歉,一邊道歉,一邊花癡的贊美著夏回。
    夏回又掃了徐靜那里一眼,輕飄飄的來了一句,“我走了。”
    “別,別走啊,你才剛來就要走,別著急啊。”我著急的站了起來,“你告訴我吧,到底是誰讓你來的。你要是不想告訴我全名,你告訴我一半就行,剩下那一半我自己猜。”
    夏回停住了,瞇了下眼睛,這瞇眼的表情跟夏淵特別像,眼神也像,弄的我一陣恍惚,冷不丁腦袋里竄進了一個念頭,他該不會是被夏淵附體了吧?。
    “a”夏回說了個字母,“我給你了提示了,剩下就靠你自己猜了。”
    “a是什么意思啊,我說。你說個中國字行不行,別弄外國字母。”眼看著他掉頭要走,我更著急了。
    夏回沒搭理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有點兒懊喪的提著東西回了牢房,看著大家分吃東西,我卻一點兒食欲都沒有。
    徐靜在我耳邊絮叨著,“姐,剛才那個人是明星吧。姐,你認識的人可真多,真好。”
    我掉了個頭,面朝墻壁躺著,猜測著夏回說的那個字母的意思。猜來猜去,我也才不明白。
    晚上,趁著胖姨和梅香都睡著了,我悄悄問徐靜,“你在夏回身上,有沒有聞到什么味兒?有沒有你們同類的那種感覺?”
    “沒味兒啊。感覺倒是有,挺帥的,很有氣質,還很酷,我要是活著,肯定會追他。我以前那相貌,和他站一起其實挺般配的。姐,等我修煉好了,我一定要給你看看我之前的模樣,保準你會覺得漂亮。”
    我每次問她話,她都能扯一堆沒用的。
    “你有沒有覺得,他身上跟著什么東西,譬如鬼什么的?”
    徐靜歪著腦袋想了想,“沒有啊,他干干凈凈的,身上還飄著點兒香味,挺好聞的。”接著,她問我:“姐,怎么啦?”
    我皺眉思索了一會兒,說:“我覺得他能看見你。”
    徐靜驚喜的問:“是嗎?真的嗎?我沒感覺到啊。可惜我現在這模樣不好看,真是太可惜了。”
    我問徐靜,“夏回說的那個a是什么意思?你覺得是不是外國人名里面的字母?”
    “不知道。”徐靜很干脆的回答。
    她還想跟我說些別的,我掉轉身,留給她一個屁股。
    閉上眼睛,我正準備睡覺,梅香突然叫了我一聲,“小相。”
    我驚了一下,沒回答梅香。隨后,我咂咂嘴兒,嗯哼了一聲,翻了個身,放緩了呼吸,假裝一直在睡夢中。
    梅香再沒出聲,估計以為我剛才說的是夢話。
    歐陽萍一直不出現,我漸漸放松了警惕,覺得她可能不會再出來了。徐靜還是成天跟著我,絮絮叨叨的,我也聽習慣了,哪天她要是不絮叨了,我反而不適應。
    轉眼間,九月就跟流水似的,一流而過。十月披著金黃色的衣裳,帶著濃濃的稻谷香,席卷了整片大地。
    十月是鬼月,十月初三,家家戶戶都要給死去的親人燒紙錢。
    九月底的時候,徐靜跟我提過,說十月鬼門關開,很多鬼會上來尋親訪友,讓我小心一些,別被惡鬼蒙了眼侵了身子。
    我肩頭兩把火滅了,在鬼的眼里,算是他們半個同類。而在惡鬼的眼里,我就是個很好的肉皮囊。
    徐靜說,她會保護好我的,會讓我在牢里平平安安的度過剩下的時光。
    說實話,我很感激她,并且很喜歡她。但是,直到現在,我還是接受不了她那張臉。
    那兩黑窟窿,總是血潤潤的,看著特別不舒服。
    我問徐靜,有沒有什么速成的修煉法子,能讓她的臉恢復以前的模樣。
    徐靜說有,但是她不知道。
    她這話說了跟沒說一樣。
    十月初三晚上熄燈之后,徐靜跟我招呼了一聲,說今晚天地間所有的大門都會打開,她想回去看看她家里的人。
    每年只有這么一天,她能離開牢房,能見見家人,要是今天晚上不去看看,就得等到明年。
    她很想回去看看,卻又擔心我的安全。她擔心她一走,歐陽萍就會出來害我,還擔心有惡鬼過來搶我的身子。
    我讓她放心,讓她趕緊回家看看去。
    徐靜一走,歐陽萍絕對會出來,這我知道。但是,我不希望徐靜為了幫我,而失去見家人的機會。
    要是從前,我絕不會為別人著想,只會一門心思想自己的事兒。但是現在不一樣,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的心越來越軟和了,常常會換位思考為對方想一想。
    果不其然,徐靜前腳走,歐陽萍后腳就出來了。她垂著腦袋,耷拉著胳膊,像是一個關節損壞的木偶似的,掀開小廁所的簾子,從里面僵硬的走了出來。她一邊朝我這里走,一邊發出桀桀的慘笑聲,渲染恐怖的氣氛。
    我從床上蹦了下來,抓著提前放在枕頭下面的牙刷,準備在她撲過來的時候,插到她的身上。
    歐陽萍走到半路,突然站住了,眼睛斜掃到了梅香床上。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梅香坐了起來,眼神從我身上掠過,滑到了歐陽萍的身上。
    
    ☆、第59章 坐牢九
    
    梅香問我:“小相,你在干什么?”
    我來不及回答她,因為歐陽萍朝我撲了過來。她的速度很快,爪子插點兒就掐到了我的脖子上。
    撲空之后,她連個停頓都沒有,腰一扭,又朝我撲了過來。
    我朝左一閃,接著將手里的牙刷插進了她肚子里頭。牙刷柄整個兒沒了進去,她卻一點兒都感覺不到疼痛,伸爪子朝我身上狠撓。
    我躲的快,沒讓她撓到我,但唯一的武器卻沒了,插在她肚子里頭。
    梅香這會兒也跳了下來,我閃躲的時候,正好碰在了她身上。
    “屋里還有誰?”梅香問我。
    我匆忙回答:“歐陽萍在這里。”回答完,趕緊朝一邊閃。
    歐陽萍從梅香身體穿過,梅香短促的哼了一聲,打了個寒顫。
    打也打不過,我只能左閃右跳的躲。
    我的體力是有限的,而歐陽萍的體力卻是無窮的,在我累的腿腳酸軟的時候,她卻依舊兇猛無比。
    一個不慎,我被她掐著脖子壓倒在地上。
    梅香上前來,拉著我的胳膊,想把我拉出來。我被歐陽萍壓著,她根本拉不動。
    上回有徐靜救我,這會兒沒人能救我了。
    我完了,估計要把命給交代了。
    脖子越來越難受,呼吸生生被截斷,憋的腦袋嗡嗡嗡亂響,像是掉了個轟炸機進去。
    我用最后的力氣,沖歐陽萍喊,“我死了,死了也會變成鬼!你,你等著我!”
    歐陽萍手松了一下,隨后掐的更緊了,一副不把我脖子擰斷不罷休的架勢。
    胖姨這會兒也起來了,大著嗓門吆喝著。我耳朵里面嗡嗡嗡亂響,光聽她吆喝,吆喝的內容,卻聽不清楚。
    我與歐陽萍對著眼,歐陽萍笑的很得意,舌頭耷拉在我臉上頭,像是凍壞了的豬口條。我剛開始看東西還是很清晰的,后來越來越模糊,知道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小相,小相,快醒醒,醒醒。”
    有人在叫我,拍我的臉。
    我費力的睜開眼睛,眼前由模糊變的清晰。
    咦?夏淵?夏淵怎么進來了?
    我呆愣的盯著夏淵看了一會兒,在夏淵的攙扶下,坐了起來,朝四周溜看了一圈。四周白蒙蒙一片,頭頂上是白的,屁股下面也是白的,我和夏淵像是掉進了云彩里頭。
    我摸了摸屁股下面白色的東西,涼絲絲軟綿綿,真的跟云彩似的。
    我問夏淵,“這是哪兒?我們上天堂了?”難道我被歐陽萍掐死了?直接上天堂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哈尔滨十一选五34期开奖结果